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一十六章 难道她是……(1 / 2)

  “各位,不用再作无谓的挣扎了。”

  暗神殿三殿主沈巍笑盈盈地看着被围困在灵纹大阵之中的一众圣地高手,就仿佛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在审视着自己的猎物,“这个‘诛圣大阵’传承自上古时期,顾名思义,乃是用来诛杀圣人的灵纹阵法,即便没有圣人主持,也绝非尔等灵尊可以攻破。”

  在他身后左侧,站立着一名看上去约莫三十出头的青年男子,身上同样穿着带有“卍”形图案的白色暗神殿长袍,五官精致,容貌俊美,双目之中,透射出妖异的光芒。

  两人右侧,一名长发飘飘,身姿婀娜的黑袍女子正盘膝而坐,脸上蒙着一块黑色纱巾,只露出柳叶眉、桃花眼,以及雪白细腻的肌肤,却令人无法看清容貌。

  她所坐的位置下方,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灵纹线条汇聚于此,闪耀着莹莹光辉。

  女子伸出一双白玉似的纤纤玉手,水笋般的十指捏着一个复杂而古怪的造型。

  她的眼神之中,透射出浅黄色的奇异光芒,全神贯注地注视着眼前的阵法,每隔数十个呼吸,双手就会变换姿势,竟似是在以一己之力,操控着整个灵纹大阵。

  后方间距不远处,整齐排列着十数名同样穿着白衫的暗神殿门人,每一个皆是精气内敛,神光焕发,一望可知,乃是修为精湛、实力超群的强大修炼者。

  然而,这许多来自暗神殿的绝顶高手,却只是相隔一段距离,恭恭敬敬地站在远处,不敢靠近分毫,可见三人的身份,显然远远高于其余诸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地面上的灵纹愈发闪亮,“诛圣大阵”中的压力也越来越强,被困其中的六大圣地众人神情亦是更显凝重,不少人已是呼吸困难,面无血色,心中逐渐被阴霾笼罩,看不到丝毫脱困而出的希望。

  唯有“冰螭岛”副岛主黎冰依旧一脸淡然,绝美的脸上看不出多少神情变化。

  正在此时,主持大阵的黑袍女子忽然双手“啪”地合十,浅黄色的双眸中莹光闪耀,交汇于身下的灵纹中心瞬间华光大作。

  璀璨的光辉化作一道银白色的柱子,笔直向上疾射而去,仿佛就要突破洞穴顶端的石块和沙层,冲上云霄,掠空而去。

  “噗!”

  来自“七星阁”的神算子面如金纸,身躯猛地一颤,口中鲜血狂飙,整个人萎顿在地,再也无法抵挡阵法带来的强烈冲击。

  而六大圣地之中,与他有相同表现的,也是不在少数。

  “神算子老鬼!”闫老怪蹲坐在地,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却还是强打起精神嚷道,“振作起来!若是就这么挂了,你怎能甘心?咱们一起想办法出去,让‘暗神殿’那帮杂碎好看!”

  “没、没用的。”神算子惨笑着摇了摇头,气若游丝,浑身筋骨在阵法的作用下“咯咯”作响,仿佛随时就要被碾得粉碎,“沈巍说得没错,此阵专门用来对付圣人,咱们这一群灵尊想要破阵而出,是绝不可能的。”

  “混账!是谁说可以在遗迹里面活得比我久的?”闫老怪怒其不争道,“你说出来的话,都是放屁么?”

  “若、若真是‘火皇门’遗迹。”神算子连说话都万分吃力,“你这老鬼一定会死在我前头,只可惜,这里并不是什么上古遗址,不过是我等的葬身之所罢了。”

  “呸!你个乌鸦嘴!”闫老怪怒骂道,“要葬你自己去葬!老子还没活到两百岁,青春正茂,才不想死咧!”

  “闭嘴!”

  “七星阁”的领队秦一魂冷冷地喝道,“有吵架的心思,何不拿来钻研阵法!”

  这位实力高深,传闻曾经与“天剑山庄”大长老剑以城打成平手的“七星阁”领队,表情也并不轻松,嘴角甚至还隐隐带着一丝血迹。

  “宁夫子,听闻你对阵法之道颇有研究,不知对于这‘诛圣大阵’,可有破解之法?”说话之人,乃是“凌霄圣地”的领队齐宣,也正是钟无烟的夫君,季薇竹的师公。

  “齐老弟你太高看我了。”宁老夫子苦笑着摇了摇头,“此阵拥有诛圣之威,繁复无比,我连看都看不懂,哪里有能耐破解?”

  “以我等的修为,的确无法破开阵法,却也未必没有脱困的希望。”宁夫子身旁的一名儒雅男子忽然开口道。

  “冉夫子有何高见?”齐宣眼中闪过一丝期冀之色。

  原来这名儒雅男子,正是宁老夫子曾经提起过的“闻道学宫”领队冉昭楠冉夫子。

  “此阵虽强,却需要有人主持,方能将威力发挥至极限。”冉夫子伸手指了指远处的蒙面黑子女子,缓缓说道,“暗神殿自以为万无一失,居然将主持阵法之人暴露在我等眼前,这便是沈巍犯下的最大错误。”

  “冉夫子的意思是……”齐宣心中一动,似乎隐隐明白了一些。

  “有啥主意,赶紧说便是!”剑星罗大声嚷道,“神神叨叨的,卖什么关子?”

  相处了些时日,众人都知道他是个急性子,心里藏不住事情,被他这么一冲,冉夫子也只是微微一笑,丝毫不以为忤,反而压低了嗓门道:“沈巍只道咱们被困在阵法之中,外面的人便可高枕无忧,殊不知冉某的灵技有些特殊,或许可以透过阵法屏障,对那名女子造成伤害。”

  此言一出,六大圣地的诸位长老皆是两眼放光,精神一振。

  “只是想要隔着这么远距离攻击那名女子,冉某在施展灵技之时,需要做些准备。”冉长老接着道,“在此期间,须得有人替我抵挡住阵法的伤害。”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一时竟无人应答。

  只因此时“诛圣大阵”的压力已然堪称恐怖,每一位身处阵中之人,皆感觉呼吸艰难,举步维艰,连自身都难以保全,还要再分担冉夫子的那份压力,诸人无不生出一股有心无力的感觉。

  “我来罢!”

  片刻之后,自始至终沉默不语的冰山美人黎冰忽然开口说道。

  “黎副岛主,你、你可要小心啊!”

  闫老怪见一群大老爷们,竟然要让一位年轻姑娘来担当重任,不觉老脸一红,羞愧不已。

  然而,此时的他也已经自身难保、岌岌可危,想要替换黎冰,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放心。”黎冰冲着他点了点头,随即莲步轻移,身姿若仙,瞬间出现在冉夫子身前的位置,白玉般的右手轻轻摁在地上的灵纹处,吹弹可破的脸蛋上,没有露出丝毫痛苦的表情。

  就在她素手触及地面的那一刻,冉夫子只觉浑身一松,体内的灵力变得顺畅无比,原本几乎将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的灵纹大阵,竟如同不存在一般。

  好厉害的女娃儿!

  冉夫子望着黎冰淡定的神情,心头剧震,只觉同为入道灵尊,她的年龄比在场任何人都要小上许多,却能够承受远超他人的压力,传说中的绝顶天才,果然名不虚传。

  他一边暗自感慨着,一边刻意将自己隐没在黎冰等人身后,双手合十,凝神聚气,目光却穿过黎冰的香肩上方,紧紧注视着远处操控灵纹大阵的黑衣女子,一刻都不曾松懈。

  “黎副岛主当真了得!”剑星罗的大嗓门再次响起,“飞扬,同样是最年轻的入道灵尊,你与她相比,还是有所不如啊!”

  剑飞扬清秀的脸庞微微一红,张了张嘴,却并未说话。

  即便以他这般高傲的性格,都不得不承认,黎冰的年龄几乎只有自己一半,修为和实力却已经远远胜出,双方的天赋,完全不在同一水平线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