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零一十四章 死人是不需要钱的(1 / 2)

  “这是万年玄铁?”看见矿石的那一刻,沈大锤眼睛都直了,“你竟然有这么多万年玄铁?”

  “鬼魈兄,你认识这位神锻大师?”王萌听见两人对话,忍不住好奇道。

  伤口尚未痊愈,他便乔装打扮,赶到帝都四下打探,很容易就得知了“神锻大师”的名头,这次趁夜前来请大师出手,正是他出的主意。

  然而,王萌却万万没有料到,鼎鼎大名的“神锻大师”,居然是鬼魈的旧识,听两人说话的口气,从前似乎还有些过节。

  “从前交过手。”鬼魈略一迟疑,才淡淡地说了一句。

  虽然从未将沈大锤放在眼里,然而当初被老头一拳打飞,倒地不起,却是不争的事实,他终究还是将老头归入到“交过手”的行列。

  “如此说来,这位沈大师知道你的身份?”王萌眼中闪过一丝戾色,心里暗暗盘算着是否要在沈大锤打造完武器之后,将其杀人灭口,以绝后患。

  “小子,你想要打造什么兵器?”却见沈大锤忽然抬起头来,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万年玄铁极为稀有,他当初虽然在雷音谷获得了一块,却交换给了钟,用来打造倚天剑和屠龙刀,自己并未经手。

  而眼前这块万年玄铁,比雷音谷中的那一块居然还要大上一圈,对于沈大锤这个级别的炼器师而言,无疑是致命的诱惑。

  一想到能够用这样大块的珍稀矿石来打造神兵,他的手已经开始发痒,竟然将鬼魈的身份抛诸脑后。

  “你曾经见过我的玄铁巨刃。”鬼魈答道,“就按照那个再来一把便是。”

  “你的兵刃,老头子的确见过,能够熔炼万年玄铁并加以打造,那位炼器师算是个人才。”沈大锤皱了皱眉头,直言不讳道,“然而此人对于兵器的认识还有所欠缺,你那柄巨刃的形状存在许多不合理之处,并不能发挥出万年玄铁真正的威力。”

  “哦?”鬼魈并不懂炼器之道,却隐隐觉得沈大锤所言非虚,“那该当如何?”

  “如果你信得过老头子。”沈大锤脸上带着期冀之色,“这把兵器的设计,就交给我罢。”

  “你想怎么做?”由于兵器不趁手,鬼魈这一路杀来,感觉万分别扭,对于玄铁巨刃的渴望,也是与日俱增。

  “万年玄铁虽好,但若整把兵器只用这一种材料,非但浪费,而且韧性和灵力传导性都会有所欠缺。”沈大锤已经完全进入到炼器师的思维模式,滔滔不绝地讲解道,“我会对巨刃的形状做一些修正,再加入其它几种稀有矿石,争取打造出一把完美的玄铁武器,只是这锻造费和材料费却需要由你来承担。”

  老头越说越是忘乎所以,居然忘了眼前的鬼魈,乃是一名人见人怕的恐怖杀神。

  “沈大师尽管出手。”王萌忽然插嘴道,“只要能够尽快锻造出这把兵器,费用完全不是问题。”

  “那就好,老头子这便开始锻造。”沈大锤早已在脑中策划好了锻造方案,急不可耐地想要实践一番,“你们在这里等着。”

  “不知打造这把兵器需要多久?”王萌接着问道。

  “三日足矣!”沈大锤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

  说罢,老头抄起万年玄铁,急急忙忙进入到“神锻阁”后院的炼器房中,紧紧关上房门,“乒乒砰砰”地忙活了起来。

  “你身上的灵晶够不够支付锻造费?”鬼魈看着王萌问道,“我没有那么多钱。”

  “这些日子咱们几人吃喝用度,皆是来自小姐。”王萌微微一笑道,“王某身上里里外外加起来,只有几枚银元,莫说锻造费,便是吃饭都不够用。”

  “我身上的灵晶也不多了。”司马柔伸手入怀,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大约只够咱们五人生活一周。”

  “那你刚才还”鬼魈不解道。

  “只有活着的炼器师才会收取锻造费。”王萌脸上露出一丝阴狠的笑容,“死人是不需要钱的。”

  “王将军,你要杀他?”司马柔捂住樱桃小口,眼中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小姐,这位沈大师认识鬼魈兄。”王萌沉声道,“若是放任不管,难保他不会泄露咱们的行踪,给复仇行动带来麻烦。”

  “这”司马柔眼中闪过一丝迟疑,过了很久,才叹了口气道,“全凭王将军做主。”

  鬼魈并没有发表意见,只是拿余光瞥了王萌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屋内寂静无声,唯有后院不时传来“乒乒砰砰”的锻造之声,显得格外清晰。

  黑夜与白昼二度交替,两天时间稍纵即逝,转眼间,已是第三日黄昏。

  “神锻阁”的大门始终紧紧关闭着,令不少客人败兴而归,而沈大锤则将自己关在炼器房中,饭也不吃,水也不喝,只是废寝忘食、没日没夜地辛勤工作着,“乒乒砰砰”的锻打之声不绝于耳。

  “这是一位真正的锻造大师。”司马柔忍不住感慨道,“杀了着实可惜。”

  “小姐,任何人想要达成目的,都需要数种宝贵品质。”王萌缓缓说道,“但 仁慈,却绝对不在这几种品质之中,成大事者,须得心狠手辣。”

  “王将军若果真这般狠辣,那一日面对金甲卫之时,又为何不独自撤走?”司马柔忍不住反驳道,“以你的速度,若是不管我和鬼魈兄,定然可以逃出生天。”

  “鬼魈兄为了相救我等,不惜出手抗击灵尊,末将又怎能弃他而去?这是恩义,并非仁慈。”王萌凝视着司马柔,一字一句地说道,“至于小姐,你和其他人不一样。”

  司马柔心神一颤,仿佛从王萌的话语中领会到了些什么,忽然低头看向自己的脚尖,静静沉思着,再也没有开口说话。

  “轰隆隆!”

  一道惊天动地的声响,将几人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之中。

  “是后院方向,去看看!”王萌眼神一凝,迈开大步,飞快地朝着后院方向赶去,其余四人也跟着反应过来,紧紧尾随其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