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六百零九章 什么样的女人配称作仙女(1 / 2)

  “是圣人来信么?”

  看着停留在天权香肩上的信使小鸟,开阳忍不住直起身子,好奇地问道。

  小鸟通体乌黑,背上的七个白色斑点排列成漏勺状,他一眼便认出乃是“七星阁”精心培育出来的信使,速度、耐力以及躲避追捕的能力皆远非普通信使小鸟可比。

  “是北斗。”天权轻轻摇了摇头,樱唇轻启,“他发布了‘七星召集令’。”

  “这小子怕不是得了失心疯么?”开阳冷笑一声道,“他又不是咱们上司,不过是受到圣人宠爱,便妄想指挥‘暗七星’做事?还‘七星召集令’,谁给他的资格?”

  “貌似就是圣人给的呢。”天权素手掩唇,微微一笑,举止间散发出万风情,说不出的妩媚动人,“这上头写着,圣人亲自下令,让咱们在三天之内配合北斗行事。”

  “奶奶的!”开阳下一句编排北斗的话语尚未出口,又给硬生生地咽了下去,顿觉胸闷无比,愣了好半晌,才恨恨地骂了一句,随即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启程?”

  “启程?什么启程?”天权的剪水双眸中闪过一丝轻蔑之色,白玉般的双手轻轻一搓,将信纸碾得粉碎,故作不解道。

  “不是说让咱们回去,配合北斗行事么?”开阳还未反应过来,兀自傻愣愣地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启程?”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么?”天权轻轻瞪了他一眼,眉宇间妖娆妩媚的风韵,直看得他心头一跳,险些把持不住自己,“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你打算抗命?”开阳终于明白过来,不觉大吃了一惊。

  “我这边忙着攻打飘花宫,哪有闲情理会他?”天权撇了撇嘴道,“你也不许回去。”

  “你道人人都似你这般胆大妄为么?”开阳闻言,苦笑着道,“我哪敢违抗圣人的旨意?”

  “若是日后他老人家责问起来,你尽管推到我身上即可。”天权满不在乎道,“说我隐瞒了消息不就得了?”

  “哪有这么简单?”开阳连连摇头道,“既然是‘七星召集令’,北斗自然也会送信给我,信使说不定就快到了也未可知。”

  “扑腾扑腾!”

  话音未落,一道黑影飞快地自窗外蹿了进来,在空中盘旋两圈,随即直奔开阳而去。

  看似柔柔弱弱,如同深闺小姐般的天权忽然抬起素手轻轻一弹,一道无色无形的劲气自指尖疾射而出,精准无误地打在黑影身上,毫不费力地将之击落在地。

  开阳定睛看去,却见躺在地上的,正是一头通体乌黑,背生白点的信使小鸟。

  “这下你连信都未收到。”天权舒展双臂,伸了个懒腰,将曼妙起伏的身材曲线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开阳面前,“自然也不用回去了。”

  “你、你还真是……”开阳哭笑不得道,“整个‘七星阁’,怕也只有你敢这般忤逆圣人了。”

  “是男人就别婆婆妈妈的!”天权忽然面色一变,冷冰冰地说道,“是走是留,给个痛快话!”

  “……”开阳盯着她娇媚的脸蛋凝视半晌,终于长叹了一口气,“信都没收到,我自然不晓得里面写了什么。”

  “这才是我的开阳哥哥!”天权展颜一笑,娇滴滴的声音如同蜜糖一般令人骨头发酥。

  宁愿得罪圣人,也万万不能得罪了这个疯女人!

  听见天权口中娇声吐出“开阳哥哥”这四个字,他只觉心头打颤,背脊发凉,浑身起鸡皮疙瘩,分明拥有不死之身,却莫名爆发出一股难以想象的求生欲:“罢了罢了,反正我跟飘花宫也有些恩怨,就陪你疯一回罢!”

  “是因为阿益的死么?”天权眸中闪过一丝讶异之色,“想不到你们的感情这样好。”

  “不全是为了阿益。”开阳摇了摇头,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粉色倩影,咧嘴一笑道,“飘花宫里有个小妞,长得漂亮,又有个性,我打算抢回去做老婆。”

  “瞧你这点出息!”天权轻蔑一笑,手上把玩着一个小巧精致的圆形盒子,“咱们不是抓了一个飘花宫弟子么?那小姑娘生得极好,又是城主千金,身份尊贵,不如今晚就送到你房里如何?”

  “老子不缺女人。”开阳摇了摇头道,“但像她那样有魅力的,却是绝无仅有,这种感觉,你是不会明白的。”

  “当真比这位城主千金还要漂亮?”天权有意无意地挺了挺丰腴的胸膛,目光之中带着一丝不可置信,“那我还真要好好见识见识你这位‘心上人’呢!”

  “等攻破了清风山,你自然就会见到了。”开阳微微一笑,似乎并未听出她言语中的讥讽之意,“再说这位城主千金身具‘玄阴体’,且年纪轻轻便突破到灵尊境界,正是圣人苦苦搜寻的特殊人才,岂能因为我的一己私欲,坏了组织大计?”

  “你这人看着傻乎乎的,有时候却又精明得要死。”天权用一种古怪的眼神对着开阳上下打量,就仿佛从来不认识他一般,“真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开阳。”

  “玄冥小妹呢?”开阳嘿嘿一笑,随即话锋一转,“怎么一大早的不见她人?”

  “她么?”天权见他转移话题,也不纠结,随口答道,“大概在审问那位城主家的大小姐吧。”

  “她这火爆脾气,哪懂得怜香惜玉,可别一激动把人给弄死了。”开阳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审问女人这活,应该交给咱们男人来做才对么。”

  “你不是对那姑娘不感兴趣么?”天权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

  “年轻姑娘最重名节。”开阳的笑容愈发猥琐,“虽然我不会真的对她做什么,可她不知道啊,说不定稍微吓唬吓唬,就什么都给招了。”

  “想占人家便宜就直说,有色心没色胆的怂货!”天权忍不住笑骂了一句道,“你莫要小瞧了玄冥,在所有‘暗七星’的搭档里,她是唯一一个拥有特殊体质的人,待到领悟大道的那一天,说不定就要接替瑶光的位子呢。”

  “圣人非但容忍你的各种放纵,还将唯一一个特殊体质的搭档都配给了你。”开阳停顿片刻,忽然感慨道,“有时候我真怀疑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你想知道?”天权回眸一笑,眼中闪耀着异样的光芒。

  “不必了。”开阳心中一寒,连连摆手道,“有时候不知道才更幸福。”

  “算你识相。”天权嫣然一笑,浑身散发出一股无与伦比的魅惑气息,几可令天地失色,日月无光,整个房间都不禁为之一亮。

  开阳愣愣地凝视着眼前的绝世尤物,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略带疑惑地问道:“你为何这般执着于攻打飘花宫,甚至不惜忤逆圣人之命?”

  “你可知道大乾人对飘花宫的评价是什么?”天权反问道。

  “大乾第一宗门?”开阳想了想道。

  “是仙境。”天权摇了摇头道,“是仙女居住的地方。”

  “那又如何?”开阳不解道。

  “我倒要看看,在我天权面前。”天权眼中忽然燃烧起熊熊火光,声音里充满了斗志,“还有什么样的女人配称作仙女!”

  开阳:“…”

  女人的嫉妒心,着实可怕!

  他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暗暗发誓从今往后,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得罪女人。

  尤其是有颜值、有实力的疯女人。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