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五十九章 品性高洁、文武双全(1 / 2)

  在与他国重要人物会面的过程中,李荣的表现,已经无法用“不堪”两个字来形容,简直是惨不忍睹。

  若是李九夜看见自己儿子的言行,怕是要气得吐血三升,直接驾鹤西去。

  然而,来自“诸葛草堂”的葛月旻却始终恭恭敬敬地立于一旁,面色沉静,眼神清冷,静静地旁观者屋中发生的一切,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满。

  眼看着李荣挂着口水的大嘴就要亲到江语诗,李桉与李喆已经激动得浑身打颤,两腿发软,几乎就要站立不稳。

  一根纤细光滑的手指忽然阻住了李荣的嘴唇,教其再也无法寸进。

  “王爷,请自重。”江语诗本来娇柔婉转的嗓音,忽然变得无比冰冷,令人浑身一颤,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对于初次见面的女子轻薄无礼,便是大乾人的待客之道么?”

  “语诗,你这是……?”李荣兀自傻愣愣道。

  “时候已经不早,语诗还有些事情要办,就不再叨扰贵府了。”江语诗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即翩然转身,挪动玉足,朝着门外走去。

  “语诗,你不想和大乾结盟了?”李荣这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大声问道。

  “咱们江家的确想要在大乾寻找一个盟友。”江语诗回眸一笑,整个屋内顿时犹如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只是在语诗看来,王爷却并非理想的合作人选。”

  “人道江语诗惊才绝艳,是个了不得的奇女子,如今看来却也徒有虚名。”李荣冷笑道,“若是没有大乾皇帝的认可,你不过是一个来自帝国的奸细,莫说合作,只要本王愿意,随时可以将你捉了打入大牢。”

  “是么?”江语诗不以为然道。

  “再说江家想要的,除了本王,还有谁能给你们?”李荣咄咄逼人道,“本王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做我的王妃,从此你我携手共进,亦或是在天牢中度过余生,你自己选吧!”

  “告辞!”江语诗轻笑一声,并不理睬李荣的威胁,莲步轻移,自顾自朝着门外踱去。

  “来人,此女乃是伏龙帝国的奸细!”被她这般无视,李荣如何能忍,不禁大喝一声,“给本王将她拿下!”

  伴随着他的怒吼之声,十数道矫健的身影从四面八方蹿了出来,站成一圈,把江语诗围在了中心处。

  这些人每一个皆身披铠甲,手执兵刃,双目炯炯,面露肃杀之气,一望可知是实力强悍的修炼者。

  “谈判不成,便要动手么?”江语诗灵动的双眸之中,闪过一丝轻蔑,“王爷真是好气度!”

  “非我族人,其心必异!”李荣眼中闪过恨意,却又隐隐夹带着一丝觊觎之色,口中冷冷道,“本王从来没有与你们江家合作的意思,适才虚与委蛇,也不过是为了探你口风,伏龙帝国的贼子既然敢来大乾,那就永远留下吧,动手!”

  随着他一声令下,四周的十数名高手身形暴涨,手中兵刃挟着惊天威势,直奔江语诗而来,其中数人更是拥有天轮修为,灵力在空中幻化出刀剑虎豹,五光十色,绚烂夺目,直教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阿喆,看来王爷和江小姐之间,是不可能了。”李桉的视线始终停留在江语诗玲珑迷人的娇躯之上,对着身旁的李桉痴痴道,“等到擒住了她,若是我向王爷讨要,你说他肯不肯把江小姐赏赐给我?”

  “你傻么?这是伏龙帝国江家的小姐,你要是娶回家去,绝对是个烫手的山芋,说不定要替你爷爷惹来大祸!”李喆毫不留情地掐灭了好友的念想,随即淫笑着道,“不过在押送天牢之前,赏给咱们玩两天,倒是未尝不可,只要能和这等绝色尤物共度春宵,就是立马死了,我也愿意。”

  “这样的蠢货,也妄图染指那个宝座么?”

  望着四面而来的凌厉攻势,江语诗摇了摇头,轻叹一声,“依我看,连那个十岁的孩子,都比你希望大一些。”

  话音未落,一股浩瀚绝伦的恐怖气势自她身上散发出来,瞬间席卷四方,原本气势汹汹的十余名王府高手忽然浑身一颤,登时失去了行动能力,伴随着“扑通”“扑通”的响声,纷纷跌倒在地,再也无力起身。

  “这……怎么可能?”

  望着眼前的诡异一幕,李荣不禁瞠目结舌,震惊不已,小眼睛努力瞪到了最大,看上去却还是一条细缝,与平时没有多大差别,“你居然是灵尊?”

  他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了数道倩影。

  当时在皇宫大殿之中,李九夜曾经亲口表彰了飘花宫在帝都叛乱一役的卓越贡献,林芝韵与上官君怡等人的绝色姿容和恐怖实力,也深深地印刻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怎么现在的漂亮女人,一个个都这么厉害?

  李荣只觉自己的三观都被颠覆,整个人陷入到了极度混乱之中。

  而李桉与李喆二人,则已经双双跪倒在地,浑身哆嗦,一团不知名的液体自李喆身下缓缓流出,散发着令人恶心的臭味。

  “王爷,你还要捉拿语诗么?”江语诗朝着李荣轻轻迈出一步,直吓得这位怡亲王连连后退,腿脚发软,一个踉跄之下,险些摔倒在地。

  “江小姐,请勿对主公无礼!”一直默不作声的葛月旻终于动了。

  他猛地跨出一步,挡在了怡亲王李荣跟前,语调平和,浑身上下却散发出凌厉的灵尊气势,与江语诗遥遥对峙起来。

  “刚才这位王爷的所作所为,葛先生都已经看见了。”江语诗足下一顿,凝视着葛月旻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道,“‘诸葛草堂’中人,为何要出世辅佐这样一个草包?”

  “江小姐恐怕对主公有所误会。”葛月旻轻描淡写地说道,“主公品性高洁,文武双全,乃是世间少有的俊杰,在葛某心中,正是下一任大乾皇帝的不二人选。”

  “世人都说诸葛先生乃当世大贤,草堂弟子皆是不问功名利禄,一心钻研学问的出尘之人。”江语诗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葛月旻道,“如今看来,简直一派胡言,追求功名倒也罢了,这指鹿为马,面不改色说胡话的本事,当真教人叹为观止,门人如此,看来传说中诸葛青江先生,也多半是徒有虚名之辈。”

  葛月旻面色如常,对于江语诗的嘲讽看似不为所动,眼眸之中,却隐隐闪过一丝愤恨,一丝痛苦:“葛某行事,但求无愧于心,就不劳江小姐费心了。”

  “好一个无愧于心。”江语诗哂笑道,“若言也好,葛先生也罢,虽然不知道你们‘诸葛草堂’究竟在谋划些什么,但希望你能够记住自己刚才的话。”

  说罢,她翩然转身,足尖点地,娇躯腾空而起,直奔南边而去,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多、多谢葛先生仗义相助。”直到完全看不见江语诗的身影,李荣这才缓过神来,哆嗦着嘴唇,感激地看向葛月旻,“这女、女贼何其猖獗,可恨本王实力不足,竟然对她无可奈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