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 这是我的夫君(1 / 1)

  “对、对,你是钟文。”钟无烟终于醒过神来,伸出白玉般的右手,轻轻擦拭着眼角泪痕,柔声说道,“想不到镇海的孩子,已经这般大了。”说着,她情不自禁向前跨出一步,想要伸手去抚摸钟文的脸庞。然而,钟文却连连后退,脸上露出警惕之色。“对、对不住。”钟无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白皙的脸颊上泛起一丝红晕,“看见你,就仿佛镇海尚在人世,我、我忍不住……”说着说着,她的眼眶再次湿润了起来,脑海中浮现出弟弟年轻时的鲜活模样,情绪难以抑制,险些又要落下泪来。“季姐姐,这和咱们当初的约定,似乎不太一样。”钟文盯视着季薇竹娇艳若花的容颜,冷冷地说道,“小弟说得很清楚,不会去凌霄圣地。”“小师弟,咱们并未强求你前往圣地。”季薇竹急忙辩解道,“只是师父听说你在伏龙帝国,实在难以抵挡心中的思念之情,所以想来见你一见。”“是么?季姐姐倒是好辩才。”钟文冷笑一声道,“既然只是要见一见,如今也算见到了吧,小弟过得很好,两位请回罢!”“孩子,是镇海对不住你们娘儿俩。”钟无烟面色一僵,软语相求道,“我也不指望你能原谅他,只求给我一个机会,尽可能弥补镇海给你带来的伤害。”“不知道季姐姐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曾经经历过一次失忆。”钟文斩钉截铁地拒绝道,“什么儿时的伤害,统统不记得了,所以你我互不相欠,并不需要弥补什么。”“钟文……”钟无烟心中一痛,待要劝说。“抱歉,两位。”钟文却冷冰冰地打断道,“我忽然想起还有些事情,先告辞了!”说罢,他脚下突然浮现出道道龙影,整个人瞬间消失在原地。“钟文!”季薇竹花容失色,口中娇呼一声。钟无烟连忙放开神识,试图感知钟文的行踪,却是一无所获。这是什么灵技!她眼中不觉闪过一丝惊异之色,完全料不到钟文竟然如此轻松地摆脱了自己灵尊级别的神识探察。见钟文如此排斥钟无烟,小丫头珠玛看向中年美妇的眼神之中,也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敌意。“小竹,这孩子便如此恨我么?”钟无烟凝望着钟文消失的位置,眼神中带着些许忧伤,些许怜惜。“师父,咱们这次到访太过突然,小师弟没有心理准备,难免会情绪激动。”季薇竹柔声安慰道,“或许等他冷静一段时间,便会自己回来了。”“季姑娘,这位姐姐是……?”叶青莲看着钟无烟好奇道。“叶姐姐,这是家师钟无烟。”季薇竹如实答道,“也是钟文的亲姑姑。”“什么!”叶青莲与珠玛等人闻言,齐声惊呼。尽管季薇竹曾在清风山上待过一段时间,但真正通过她了解到钟文身世的,却只有林芝韵和南宫灵等寥寥数人,叶青莲和珠玛都并不清楚钟无烟的存在。此时陡然听说钟文多出一位“姑姑”,二女在惊讶之余,也不禁生出一起警觉之意。“季姑娘,听闻你来自凌霄圣地。”叶青莲开门见山道,“莫非二位此来,是要将钟文带去圣地么?”珠玛闻言,也是一脸紧张地望着二女,生怕她们点头承认。主上是凌霄圣地的人?难怪他年纪轻轻,便拥有如此惊世骇俗的恐怖修为!仇天龙等人皆是神色大变,心惊不已。圣地中人不得干涉世俗,乃是当今七大圣人共同定下的规矩,对于钟文为何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插手大乾与伏龙帝国之事,几人一时有些想不明白。“叶姐姐误会了。”季薇竹连连摇头,“小师弟在飘花宫过得很好,咱们又岂会强求他加入圣地?毕竟血浓于水,师父只是想要见见自己的亲侄子罢了。”“我从未见过这般模样的钟文。”叶青莲不解道,“以他的性格,若非怀有极大的恶感,绝不会表现得如此冷漠绝情。”“哎,苦命的孩子。”钟无烟忍不住潸然泪下,“都是镇海造的孽啊,他会恨我,也是理所当然。”“师叔当年也是情非得已。”季薇竹劝道,“小师弟并非不通情理之人,如今只是在气头上,等过段时间消了气,说不定会与师父相认呢。”“诸位请了!”正在季薇竹和叶青莲等人解释情况之际,耳旁忽然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叶青莲等人同时转头看去,只见一名看上去约莫五十余岁的褐衣男子正静静站在身后。男子面容瘦削,眼中神光炯炯,嘴角带着一丝温和的笑容,令人不自觉地生出亲近之感。“在下江天鹤,忝为这一代江家家主。”只听褐衣男子说道,“听小儿悟锋所言,几位可是来自大乾?”“原来是江家主。”听闻对方乃是伏龙第一世家家主,叶青莲面色一正,“咱们这些人之中,有来自大乾的、有来自草原的,还有两位圣地的客人,却不知江家主要找哪一个?”说道“圣地”两个字的时候,她的眼神有意无意地瞟向钟无烟和季薇竹二人,惹得江天鹤心头一紧,面露惊容。“这位便是救了犬子的珠玛姑娘么?”总算他阅历丰富,心智过人,很快便镇定了下来,眼神锁定在小丫头身上,和言悦色地问道。“正是。”叶青莲见小丫头害羞不语,便替她作答道。“多谢珠玛姑娘仗义出手。”江天鹤恭恭敬敬地对着小丫头施礼道,“江某感激不尽!”“不、不用客气。”小丫头没料到堂堂第一世家家主竟如此平易近人,红着脸连连摆手道,“举手之劳。”“听说还有位钟文公子,也曾仗义相助小女和犬子。”江天鹤眼神四下扫视,却并未找到符合描述的人物,忍不住问道,“不知他如今身在何处?”钟无烟与季薇竹面色一僵,表情变得颇为尴尬。“钟文不巧刚走开了。”叶青莲不卑不亢地答道,“小女子叶青莲,乃是他的同门,忝为飘花宫长老,江家主有何吩咐,与青莲说也是一样的。”“原来是叶长老,失敬失敬。”江天鹤对着叶青莲抱了抱拳,“不瞒两位说,江某此来,乃是劝说各位尽早返回大乾。”“江家主要赶咱们走?”叶青莲闻言一愣。“诸位于江家有恩,江某虽然算不得什么善人,却也不至于做出着办事情来。”江天鹤摇头否认道,“不知叶长老可曾目睹白天的那场比武?”“看见了。”叶青莲点了点头。“如此一来,叶长老想必知道,小女非但未能按照皇命出嫁,还展现出灵尊修为,击杀了一名护国灵尊,算是将陛下得罪死了。”江天鹤耐心解释道,“再加上宫家、仇家和萧家的嫡系都被她重创,如今的江家可谓风雨欲来,境况不容乐观……”“江老儿,你该不会是想将责任推卸给珠玛小姐吧?”不等他说完,一直默不作声的仇天龙忽然粗鲁地插嘴道,“珠玛小姐好意救你儿子,最终却要遭你驱逐,果然世家无情!可笑,当真可笑!”“仇老二,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嘴臭!”江天鹤苦笑道,“江某对珠玛感激还来不及,何曾有过半分责怪之意?”“那你又是什么意思?”仇天龙咄咄逼人道。“你也是世家出身,当真看不明白形势么?”江天鹤无奈地叹了口气,“语诗今日的表现太过惊艳,陛下与各大家族绝不可能坐视江家如此做大,一定会想法子联手削弱江家,你猜他们的借口会是什么?”“是珠玛小姐!”仇天龙毕竟是权贵出身,瞬间明白了江天鹤的意思。“若是语诗老老实实嫁人,珠玛姑娘毒杀宫丛云的事情,或许会被轻轻揭过。”江天鹤接着说道,“如今她非但违背陛下意愿,还击杀了一位皇室灵尊,只怕宫九霄不日就会上门寻仇,到时候来的,可绝不止一个宫家了,因而江某才希望诸位能够在宫家打上门之前,带着珠玛姑娘先行返回大乾,以免受我江家牵连。”“叶姑娘,江老儿的说法,不无道理。”仇天龙在叶青莲身旁轻声说道,“如今江家的实力隐隐要盖过皇室,姓慕容的都不是什么大度之人,绝不可能容忍这种局面,咱们没有必要趟这趟浑水。”“仇叔叔,江小弟家里会有麻烦么?”珠玛的俏脸蛋上浮起一抹忧色,“咱们能不能留下来帮帮他?”“珠玛小姐,咱们若是留下,只会给江家带来更大的麻烦。”仇天龙耐心解释道,“现在离开,对于江家而言,反倒是件好事。”小丫头眨巴着秀气的大眼睛,露出似懂非懂的神态。“即便要走,也得通知钟文和马耘会长才是。”叶青莲沉吟片刻,缓缓说道,“总不能抛下他们。”“马耘会长这边,我可以让仇风仇雷他们去知会一声。”仇天龙挠了挠头,“只是不知主上如今去了哪里,何时才能归来。”“我去寻他罢!”叶青莲轻抚摸着珠玛的小脑瓜,“麻烦仇兄留下来照看一下珠玛,我会尽快把钟文带回来。”“叶姑娘知道主上身在何处?”仇天龙疑惑道。“只是有一些猜测罢了。”叶青莲摇了摇头,“也不知对不对。”“好,叶姑娘尽管去寻主上。”仇天龙爽快地应道,“这里交给我便是。”叶青莲朝着众人微微颔首,又对着珠玛低声吩咐了几句,随即莲足点地,冲天而起,身形化作一道青色虚影,踏空疾行,很快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外。这位叶长老,竟然也是灵尊强者!江天鹤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对于飘花宫的实力,不觉又高看了几分。他定了定神,转头看向钟无烟和季薇竹:“不知两位姑娘……”“江家主,可否让咱们师徒二人在此稍作逗留?”钟无烟神情黯淡,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等到钟文归来,无烟自当离去,绝不会打扰到贵府。”“师父,你……”季薇竹轻轻扶住她的臂膀“小竹,你放心,既然为师这般惹钟文讨厌,自然不会再强求姑侄相认。”钟无烟轻轻拍了拍徒弟的白嫩柔荑,“只希望在回去之前,能够再看他一眼,我便心满意足了。”“姑娘愿意留下,那是再好不过了,凌霄圣地的客人,平日里可是请都请不到哩!”江天鹤呵呵笑道,“那些人就算再如何蹦跶,想来也不敢随意得罪圣地中人。”“多谢江家主!”……与此同时,远在大乾帝都的礼亲王府中,却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只因,几乎被所有人认为已经遭遇不测的“碧宵郡主”李雪菲,在外流落数月之后,竟然奇迹般地回到了王府之中。望着眼前衣着朴素,却花容依旧的女儿,礼亲王李卓的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之色。李雪菲和萧无情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在贵族圈子里早已不是什么秘闻,甚至成了不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样的丑闻,一度令礼亲王火冒三丈,恨不得亲手毙了这个不孝女。然而,当从小疼到大的女儿忽然失踪,杳无音信,他却又忍不住时时想念,每到夜深人静之时,更是老泪纵横,难以释怀。如果我能够多关心雪菲一些,或许事情就不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李卓的心灵,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痛苦煎熬,有时候他甚至觉得,只要能够救回独生爱女,即便献出自己的老命,也是在所不惜。因而,当女儿再次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老亲王的心情何等激动,何等狂喜,也是可想而知。“爹爹。”父女俩的视线交汇在一起,李雪菲的眼圈瞬间红了,眼眶之中,闪动着晶莹的泪光。“雪菲。”李卓嘴唇哆嗦着,几乎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你瘦了。”李雪菲的脸颊相比从前,略微消受了一些,却并不影响她的绝色姿容,秋水般的眼眸中少了一丝天真,却多了一丝稳重,几番大起大落的经历,让曾经的刁蛮郡主气质大变,显得更为柔和妩媚,更为宁静豁达,为本就世所罕见的美貌,更增添了一份难以形容的成熟魅力。“爹爹!”李雪菲终于忍不住扑在父亲怀中,失声痛哭,“女儿不孝,让爹爹伤心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李卓轻轻拍打着爱女的后背,只是不断重复着这四个字。许久之后,李雪菲的哭声渐渐弱了下来,只是伏在李卓怀中,香肩耸动,微微抽泣。“这位是……?”李卓这才注意到了站在远处的枫。“爹爹,忘了介绍了。”李雪菲缓缓抬起螓首,俏脸微红,“这是我的夫君,枫。”听见“夫君”两个字,老亲王的面色“唰”地变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