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 侮辱了咱们叔侄感情(1 / 2)

  作为大乾帝都最豪华的酒楼之一,万江楼总是宾客满座,人流不息。

  正值午时,酒楼之中座无虚席,二楼最里间的奢华包房之中,六名男子正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又是叛乱,又是战争的,咱们兄弟也算有一段日子未曾相聚了。”说话之人,正是当朝宰相家的二公子,长孙无畏。

  “虽然经历不少波折,结果倒是不错。”钟笑嘻嘻道,“小林子的爹爹官复原职,薛老将军和曾老将军立下军功,凯旋归来,只怕薛曾两位老哥也要跟着沾光,舒云老哥更是荣升兵部尚书公子,当真是可喜可贺。”

  “被你这么一说,好像只有我没捞到什么好处啊。”长孙无畏故意做出忿忿之色,惹得众人一阵大笑。

  “钟老弟,我还真是羡慕你,可以去前线杀敌。”薛平西眼中满是向往之色,“也不知为啥,这次西岐大战,老爹死活不让我跟去。”

  “你还没娶妻生子,薛老将军如何舍得放你去战场?”曾肖贤打趣道,“若是想要出去打仗,还不赶紧找个媳妇努力耕耘一番?”

  “去去去!”每日承受催婚之苦,现在只要一听见“媳妇”二字,薛平西就感觉头皮发麻,心惊不已。

  “薛老哥,我在前线,也不过是个医师。”钟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没什么好眼红的。”

  “你少来。”长孙无畏翻了翻白眼,“钟神仙的传说,咱们这几天在帝都可没少听见。”

  “不错,什么投鞭断流,撒豆成兵,真是越传越邪乎。”曾肖贤连声附和,“还有最夸张的,说钟神仙一个眼神瞪死几十万人,险些吓尿了我。”

  “小林,怎么不说话?”舒云见林朝哥只是一个人低头喝闷酒,一言不发,忍不住关切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没有。”林朝哥瞥了正在谈笑风生的钟一眼,支支吾吾道,“大约是有些累了。”

  面对钟,他的心情极度复杂,与其说是讨厌和嫉妒,倒不如说是羡慕和自卑来得更准确一些。

  只要一看见钟的脸庞,郑玥婷秀美绝伦的脸蛋和窈窕飒爽的身姿便会跃入脑海之中,想要勉强挤出笑脸,竟也无法做到。

  “那便早些回去休息罢。”舒云善解人意道,“最近这段时间,大家过得都不轻松,积累了一些疲劳,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嗯。”舒云关切的话语,教林朝哥心头一暖。

  “钟老弟,这么急着回南疆作甚?”薛平西已经有些微醺,正一手举着酒杯,一手拉着钟的手臂,依依不舍道,“何不在帝都多玩几天?”

  “太久不回清风山,甚是想念。”钟与他激情碰杯道,“这一次就不多逗留了,日后有时间,自会常来帝都看望诸位。”

  “钟老弟这么急着回去,想念的只怕不是清风山。”曾肖贤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而是哪位佳人吧?”

  钟闻言,脑中忽然浮现出尹宁儿冰清玉润的秀美容颜,以及小萝莉瓷娃娃般精致的粉嫩脸蛋,嘴角不禁扬起一抹温馨的笑容。

  “快走,快走,赶紧回你的清风山去!”长孙无畏见他表情,只道是在思念情人,忍不住大声打趣道,“现在的你,看着就觉得讨厌。”

  包房之中,瞬间传出阵阵嘻嘻哈哈的打闹之声。

  自“万江楼”归来之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自从修炼了“五元神功”并晋升灵尊,钟的体质又有了极大提升,即便不动用灵力,喝了近两个时辰的酒,却也没有什么醉意。

  九月已至下旬,气候虽然依旧炎热,秋天的晚风吹在身上,却带来阵阵凉爽的感觉。

  各处酒楼和青楼门前都已经挂上了五光十色、形状各异的特制灵晶灯,整条街道缤纷绚烂,人声鼎沸,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之中,就仿佛近日来的这许多变故从未发生过一般。

  钟缓缓踱着步子,穿梭于人群之中,欣赏着华丽的夜景,两眼一眨不眨,似乎想要化作相机,将整座帝都的景象拍成照片,存储于脑海之中。

  过了片刻,似乎厌倦了喧嚣的人声,钟在路口处向右一转,拐进一条偏僻小径,又过了两个路口,一栋外观朴素的二层小楼忽然映入眼帘。

  小楼门前人烟稀少,正门的左右挂着两盏普普通通的红色灵晶灯,远远望去,如同一头两眼放光,张开大口的怪兽,想要将为数不多的行人吞入腹中。

  正门上方牌匾之上,用大乾字书写着“庆丰酒楼”四个大字。

  钟虽然不认识这几个字,对于酒楼的外观,却记忆犹新。

  犹豫片刻,他终究还是推开了酒楼正门,直接一个左拐,熟门熟路地踏上了二层楼。

  一道熟悉的白色身影出现在视线之内。

  “李叔,又一个人来喝酒么?”钟笑嘻嘻地打招呼道。

  “这不是大名鼎鼎的钟神仙么?”李九夜并没有带帽子,却在脸上粘了一搓胡子,算是伪装,看见钟,他眼睛一亮,“既然来了,就陪我这个老人家喝两杯吧。”

  “也就李叔有这个面子,能让神仙陪酒。”钟缓缓来到李九夜对面坐下,从桌上取了个杯子,拿起李九夜的酒壶,毫不客气地给自己满上一杯。

  “你小子这一次可算在军中长脸了,只怕如今钟神仙一句话,比朕比我还要有用。”李九夜似乎十分享受钟这种随意散漫的态度,“来,叔敬你一杯,算是替整个大乾谢谢你!”

  “就这么点表示?”钟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李叔未免也太抠门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