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零一十五章 这是什么妖怪?(1 / 2)

  闯入“神锻阁”后院的清秀少年,正是不日将要启程返回南疆的钟文。

  紧随其后的那道纤细身影,自然是最近这段时间和钟文形影不离,如同亲兄妹一般的达拉族少女珠玛。

  与十三娘激情“叙旧”之后,这位漂亮姐姐终究还是决定与钟文继续保持“朋友”关系,令他略微有些沮丧,然而再度缠绵,两人之间却有又多出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若说只是普通朋友,恐怕连十三娘自己都不会相信。

  或许两个人内心都明白,十三娘的沉沦,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继“盛宇商行”之后,钟文又陆续探望了“大舅子”上官通,“出云公主”李忆如和长孙无畏、林朝哥等一众友人,这么寻访了三日,直至启程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才忽然想起沈小婉的爷爷也在帝都,便匆匆忙忙地赶来打个照面。

  远远望见天地异象,钟文担忧沈大锤的安危,情急之下便带着珠玛翻墙而入,直接闯进了“神锻阁”内,却不料在后院之中,遇见了意想不到的人物。

  “他、他就是钟文?”司马柔凝视着眼前的白衣少年,声音颤抖着问道。

  “不错,他就是钟文。”王萌的回答,将钟文的身份彻底实锤,“也是杀害主公的凶手。”

  “哟?这不是王萌将军么?”眼神在院子里扫视一圈,钟文满面春风地对着王萌打招呼道。

  在场诸人之中,除了沈大锤,他一眼便认出了“离魂枪”王萌和总督小姐司马柔。

  然而,当初与司马柔相遇之时,他刻意隐藏了自己的身份,因而此时也不便出声相认。

  司马柔狠狠瞪着钟文,眸中射出仇恨的光芒,仿佛要将眼前的杀父凶手射穿。

  “正要去找你呢。”王萌冷笑一声道,“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倒是省了我们不少麻烦。”

  “哦?想不到我这么有魅力。”钟文笑嘻嘻道,“竟然教王将军日思夜想,念念不忘。”

  司马柔听着钟文的声音,只觉有些耳熟,沉思半晌,忽然尖声叫道:“是你!你就是那个蒙面人!”

  好敏锐的女人!

  钟文心知被她识破,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笑而不语。

  “你这混账,你这恶魔!”一想到当初在叠翠山庄的凄惨遭遇,司马柔对钟文的恨意更甚,只是她自幼家教良好,搜肠刮肚也想不出什么更恶毒的言语,骂起人来词汇甚是贫乏,只是歇斯底里地尖叫着,“若不是因为你,临哥又怎么会离开我!”

  这女人,还真是中毒不浅!

  钟文闻言,心知此女已然遭到南宫临抛弃,脑中不觉浮现出上官君怡悲伤凄苦的神情,明知自己是对方的杀父仇人,却还是忍不住对她生出几分怜悯之心。

  “这就是你要我杀的人么?”鬼魈对着钟文注视片刻,眼中流露出兴奋之色。

  直觉告诉他,眼前这名白衣少年,绝对是个劲敌。

  尽管钟文利用“五元神功”隐匿修为的特性,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天轮修炼者,鬼魈却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正是靠着过人的第六感,才让以作死为乐的他一直活到了今天。

  “不错,还请鬼魈兄助我。”司马柔心中恨意滔天,贝齿紧紧咬住下唇,用力过度之下,渗出点点血珠,“只要杀死他,咱们之间,便算两清了。”

  “他很强。”鬼魈舔了舔嘴唇,眼中露出凶残之色,缓缓举起刚刚获得的黑色巨刃,“有资格成为第一个死在‘屠神’之下的人。”

  糟糕!

  沈大锤心中一个“咯噔”,暗叫不好。

  他万万没有料到,自己耗尽心血打造出来的最强神兵,竟然会被鬼魈拿来对付钟文,一时间懊悔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阁下如何称呼?”钟文看似嬉皮笑脸,漫不经心,实则鬼魈灵尊级别的修为和满身的杀气,早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将死之人,不需要知道我的姓名。”鬼魈咧嘴一笑,手中“屠神”巨刃猛地向前劈出,灵力在空气中凝聚出一道巨大的黑色焰刃,对着钟文当头斩来。

  “好厉害!”

  钟文怪叫一声,伸手搭住小丫头珠玛的肩膀,身上叠影闪现,两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恰到好处地躲过了这一记猛烈攻势,黑色焰刃穿过二人虚影,狠狠斩在院子里的盆栽上,瞬间将盆中绿植连枝带叶化为灰烬。

  下一刻,钟文和珠玛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沈大锤身旁。

  “钟文,他们都是坏人么?”珠玛眼中并没有太多惊慌之色,反而娇声问道。

  “是不是坏人,我不清楚。”钟文笑着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但毫无疑问是我的敌人。”

  “既然是你的敌人,那就是坏人了。”小丫头的回答,让钟文大感暖心,忍不住再次摸了摸她柔顺的秀发。

  “珠玛,保护好沈老!”他顺口叮嘱了一句,随即身形疾闪,出现在鬼魈面前。

  “你果然拥有灵尊修为。”鬼魈眼中的暴戾之色更浓,咧嘴一笑,露出白到发亮的牙齿,“我对你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可惜我对你却没什么兴趣。”钟文一脸轻松,“暗神殿的人,我揍过太多了。”

  “竟然能够认得出“暗灵圣典”?只可惜老子和他们可不一样。”鬼魈脚下一蹬,身躯在空中化作一道黑色虚影,瞬间出现在钟文面前,手中的巨刃高高举起,重重落下,“你很快就会知道,把我和那些垃圾相提并论,是多么愚蠢的想法!”

  “轰!”

  钟文仿佛提前洞悉了鬼魈的招式,身子微微一侧,“屠神”巨刃擦着他的肩膀而过,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数寸深的凹坑,剧烈的撞击声震得四周诸人头晕目眩,耳膜嗡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