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六十七章 这个丑女人是谁(1 / 2)

  “居然还有那么多叛徒?”

  望着眼前被缚灵索五花大绑的数个身影,以及躺在远处,横七竖八的一地尸身,冰螭圣人颇为吃惊地说道。

  “若非上一次二长老他们自己暴露,让咱们顺藤摸瓜,提前逮到一批,只怕情况还会恶劣得多。”黎冰不温不火地答道,只是剪水双眸之中,却隐隐闪烁着凌厉的光芒。

  “墨迪笙这个混账!”

  站在两人身旁,面露怒色,破口大骂的白发老者,乃是“冰螭岛”大长老管中豹,大抵是除了这对圣人父女之外,整座“冰螭岛”实力最强的存在,“若是落在老头子手里,绝对要让他们后悔来这世上走了一遭!”

  他当然只是在发泄情绪,其实心中也知道,擒住一名圣人的概率,几乎为负。

  “海涛,我平日里对你不好么?”

  冰螭圣人凝视着被捆成粽子似的一名叛徒,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为何要背叛‘冰螭岛’?”

  趁着他前往“闻道学宫”赴约之际,率领数十人发动暴乱的,正是这位还不到七十岁的年轻长老付海涛。

  “背叛?不不不,我从未背叛过任何人。”付海涛裂开嘴,露出狰狞的笑容,对于归来的圣人,居然并不畏惧,“老子本来就是‘暗神殿’的人,潜伏在‘冰螭岛’内,正是为了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说得好像完成了什么壮举似的。”另一侧的七长老乔伯通冷言讥讽道,“这一次将你们一网打尽,岛上却只损失了不到十人,你得意个什么劲?”

  “若非二长老他们提前暴露,害得咱们人手不足,又岂会如此?”付海涛打量着黎冰婀娜的身姿,嘿嘿笑道,“不过黎副岛主花一样的人儿,实力竟然达到如此地步,倒是付某失算了。”

  “失败了便失败了。”管中豹不屑道,“寻什么藉口?”

  “是么?”付海涛冷笑道,“墨殿主雄才大略,你该不会以为他只在‘冰螭岛’安排了人吧?”

  冰螭圣人与两位长老皆是面色一沉,眼中隐隐流露出一丝忧色,唯有黎冰一脸淡然,无悲无喜,犹如高冷的冰雪女神,艳冠群芳,却不带丝毫情绪。

  “难怪墨迪笙和七星老儿敢对咱们开战。”冰螭圣人喃喃自语道,“原来四大圣地之中,倒有一小半是他的人。”

  “就如今发现的这些奸细,恐怕也未必便是全部。”管中豹沉声道,“或许还有‘暗神殿’的人潜藏在岛上也未可知。”

  “若是你能够招供出剩下的同伙。”冰螭圣人微微颔首,对着付海涛循循善诱道,“我便饶你不死,如何?”

  “真的么?”付海涛眼睛一亮。

  “我堂堂圣人,莫非还会骗你不成?”冰螭圣人的声音愈发柔和。

  “好,那我便豁出去了。”付海涛努力仰起脖子,将下巴尖对准了七长老乔伯通,“乔长老也是咱们的人。”

  “一派胡言!”乔伯通面色一变,怒声呵斥道。

  “还有他,他也是。”杜海涛的下巴一转,这一回却是对准了大长老管中豹。

  “够了!”冰螭圣人厉声打断了他,“既然不想活命,我便成全了你又何妨?”

  “哈,哈哈,哈哈哈……”付海涛仰天狂笑,浑身发颤,状若疯狂,“过不了多久,你们这些人,统统都会到地下来陪我!”

  身后其余数名被捆绑着的内奸也随之大笑起来,冰螭圣人的脸色登时变得极为难看。

  “为了暗神殿的荣光!”

  过得片刻,几人忽然齐声高呼,脸上无不显露出虔诚的表情,嘴角同时有黑色血液滑落。

  “不好,他们要自尽!”管中豹面色一变,身形疾闪,瞬间出现在付海涛面前,右手如嵌,狠狠捏住了他的脸颊,迫使其张开嘴来。

  他的反应虽快,终究为时已晚,杜海涛早就咬破了藏在口中的毒药,气息全无,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其余内奸的下场,大抵与他相仿,皆是一心向死,对于圣人许下的诺言,居然无人响应。

  “墨迪笙这训练死士的手段,当真匪夷所思。”冰螭圣人看着自尽而亡的一众奸细,忍不住感慨道,“也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

  正在此时,一道灰影忽然自上空飞驰而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落在圣人面前。

  原来却是一只灰羽白头的信使小鸟。

  冰螭圣人缓缓抬起右臂,小鸟扑棱着翅膀,在上方盘旋了数圈,随即乖巧地落在他手背之上,蹦蹦跳跳,活泼可爱。

  自绑在小鸟腿部的圆筒中取出信纸,展开略微扫视了一眼,他的脸色登时难看了几分。

  “怎么了?”黎冰的声音虽然清冷,却依旧悦耳动人。

  “‘凌霄圣地’发生百人规模的暴动。”冰螭圣人郁闷地答道,“算上叛乱者,共计死伤两百余人,可谓元气大伤。”

  “被墨迪笙渗透的,果然不只有咱们‘冰螭岛’么?”乔伯通喃喃道,“看来其他两大圣地的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郭天威是个死要面子的性格,就算损失惨重,也不会写信告知于我。”冰螭圣人双手轻轻一揉,将信纸搓成飞灰,“凌霄老儿思维缜密,行事谨慎,不似郭天威那般大大咧咧,却也吃了这么个暗亏,‘思断崖’的情况,只会更糟。”

  “这么说来,‘闻到学院’的圣人一直未曾离开,反倒因此躲过了一劫?”黎冰忽然开口道。

  “话虽如此,这些人也不过是暂时蛰伏罢了,终究有出来作妖的那一天。”冰螭圣人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得赶快写信给闻道老儿提个醒。”

  “这世道,是真的乱了啊!”乔伯通仰望蓝天,深深感叹道。

  也不知他现在何处,过得好不好。

  黎冰螓首低垂,双眸凝视着足尖,脑中不自觉地浮现出一个笑嘻嘻的白衣少年。

  ……

  “宁儿?”

  听了钟文描述,林芝韵与南宫灵对视了一眼,神情颇为复杂。

  “是啊,宫主姐姐,莫非宁儿和‘丹阁’之间,有什么联系么?”钟文点了点头,随即好奇地问道。

  在药王谷中与尹宁儿东拉西扯了一番,少女的情绪始终低落,却并不说明原因,搞得他心里直痒痒,不知该如何是好,干脆跑到山顶来向二人请教。

  “宁儿与‘丹阁’之间,并无瓜葛。”林芝韵摇了摇头。

  “那她为何……”钟文闻言一愣,颇觉意外。

  “钟文,你可曾听说过‘药塔’?”南宫灵忽然开口道。

  “听傻妞说起过。”钟文点头应道,“据说是一个与‘丹阁’齐名的组织,在十年前突然销声匿迹,此后便再也未曾出现过。”

  “我第一次见到宁儿的时候,便是在十年前。”林芝韵耐心解释道,“当时的她只是个六岁的小女孩,一个人孤零零地饿晕在街边,无亲无故,无依无靠。”

  钟文心中一动,似乎隐隐猜到了什么。

  “我和她相遇的地方,就在‘药塔’附近。”林芝韵接着说道,“当时只觉孩子可怜,不忍心见她饿死街头,便带回了飘花宫收为弟子。”

  “宫主姐姐宅心仁厚,实乃仙女下凡。”钟文不失时机地送出一记马匹,“小弟佩服!”

  “莫要贫嘴!”林芝韵忍不住轻轻白了他一眼。

  宫主姐姐那一颦一笑,于无意间散发出的万种风情,直教钟文心头荡漾,思绪乱飞,久久回不过神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