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要在帝都横着走(1 / 2)

  “唔”

  冉素娟缓缓睁开双眼,一缕阳光照了进来,眼睛一触及光线,她便觉头痛欲裂,浑身难受,忍不住再次闭上双目。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猛地坐起身来,瞪大了眼睛四下扫视。

  房间里空空荡荡的,除了床榻,木桌、四张凳子以及桌上的酒壶酒杯,便再也没有其他摆设,算得上简陋。

  认出此处正是“闻道客栈”的客房,一幕幕画面瞬间浮现在脑海之中。

  “小洁!”

  回想起先前发生的一切,冉素娟的芳心瞬间沉入谷底。

  种种无法理解的现象,忽然串联在了一起,变得豁然开朗。

  为何自己身为天轮修炼者,会在酒醉之下失去贞操。

  为何原本不假辞色的朱聪,会在一夜风流之后性情大变,开始对自己穷追不舍,死缠烂打。

  为何朱聪会执着于遵守“约定”,拒不进入闻道学宫,而非要通过她将宁洁约至宫外。

  我真是这个世界上最蠢的女人了!

  我居然会相信,那一天的事情,只是酒后乱性!

  我竟然会相信,堂堂朱大学者,只是因为一夜风流,就对我爱到死心塌地!

  我自己蠢也就罢了,却还连累到小洁!

  一想到宁洁,冉素娟忽然从自怨自艾,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宁老夫子!

  她从小在闻道学宫长大,未曾出门远游过,自知就算独立追寻,也不可能查到朱聪的下落,想要救下宁洁,唯有将事情经过告知宁老夫子。

  赶回学宫的途中,她一路跌跌撞撞,如同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堂堂天轮修炼者,竟有几次险些被路边的石子绊倒。

  一定要救小洁!

  一定要赶上!

  绝不能让小洁重蹈我的覆辙!

  在这样的念头支撑下,冉素娟总算踉踉跄跄地来到宁家小院。

  看见宁老夫子黝黑的面容,一股难以抑制的忧伤与愧疚之情涌上心头,冉素娟只觉鼻子一酸,俏脸上忍不住落下两行热泪。

  “怎么了,冉丫头?”

  冉素娟与宁洁情同姐妹,没事总爱往宁家小院跑,在宁老夫子眼中,俨然是半个孙女,自不会陌生,见她一副失魂落魄的颓丧模样,夫子心头一惊,忍不住关切地问道,“是谁欺负你了?”

  “宁夫子,救救小洁!”冉素娟试着擦去眼泪,却不断有新的泪水自眼角滑落,竟是越拭越多,根本停不下来。

  “丫头怎么了?”宁老夫子神色一紧,急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小洁!”冉素娟抽泣着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告诉了宁老夫子,“夫子,小洁被朱聪带走了,还请您无论如何要救救她!”

  “这怎么会这样!”宁夫子眼中写满了焦急与担忧,“冉丫头,你也不过是个受害者,这事须怪不得你,实在是那朱聪太可恶,他若敢动丫头一根寒毛,我定要打上七星阁,找神算子老鬼讨个说法!”

  尽管宁老夫子口中没有半分责怪之意,冉素娟却仿佛从他眼中读出了深深的失望。

  都是你的错!

  你不配做宁洁的朋友!

  若是她受到伤害,你就算是死了,也难辞其咎!

  从宁夫子乌黑的瞳孔之中,她仿佛看见了一个狰狞的面孔在对着自己咆哮,怒吼。

  “冉丫头,你且回去好生休息。”宁夫子轻轻拍了拍冉素娟的香肩,柔声说道,“丫头的事情,就交给老夫了。”

  话音刚落,他身影一闪,瞬间消失在原地,不知去了何处。

  望着空无一人的宁家小院,冉素娟心中一阵茫然,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

  浑浑噩噩地走出院子,出现在眼前的,是靠近峰顶的一处断崖绝壁。

  她挪动玉足,来到断崖边向下眺望。

  相隔数百丈的山谷之中,隐约可以看见下方奔流的小河,河水自东北而来,往西南而去,不知最终淌向何方。

  都怪我!

  一切都是我的错!

  若是那一日我不去客栈饮酒。

  若是我没有轻信朱聪的花言巧语

  我这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一想到自己于一个卑鄙小人,又傻乎乎地将最好的朋友送到歹人手中,她忽然有种了无生趣的感觉。

  她感到无比恐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