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太特么坑了…(1 / 2)

  “竟有此事?”王大路闻言一愣,“杜长老多日未归山门,王某却是不知。”

  “是我让他去的。”身后忽然传来了大长老陈有鱼的声音,“咱们既然和萧家结盟,上官家便是敌人。”

  “大长老!”王大路面色一变,心道就算是你做的,当着外人的面怎能承认。

  “身为一宗之主,怎能畏首畏尾?”陈有鱼眉头一皱,大声斥责道,“区区一个上官家,早晚要为萧家所灭,你怕什么。”

  王大路无奈地苦笑一声,对于这个灵尊级别的大长老,他还真没有什么办法。

  “说起来杜北江出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回来?”陈有鱼这才想起二长老来。

  “他不会回来了。”上官君怡俏生生地站在那里,洁白的裙角随风飘荡。

  “为什么?”陈有鱼一惊,心头隐隐猜到了答案,却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等我送你下去,你自己问他吧。”上官君怡面上的笑容更显温柔,周身却散发出一股极为凌冽的杀气。

  “也不知你这小女娃儿哪来的底气。”陈有鱼冷笑道,“长得倒是不错,等老夫将你擒下逼问出信息,再找一百个男弟子轮流给你当老公,让你知道胆敢对一位灵尊大佬无礼,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说着,他也不再啰嗦,双脚离地而起,整个人悬浮在半空之中,右手朝着上官君怡方向轻轻一抓。

  两人之间竟然出现了一条冰雪大道,透心寒意瞬间笼罩在天地之间。

  眼看满天飞雪,一道道冰晶就要将上官君怡包围,却见这位娇俏女子足尖点地,整个人腾空而起,跃至空中,居然不再落下,反而与陈有鱼遥相对立。

  灵尊!

  陈有鱼和王大路纷纷变了脸色,万万没想到对方年纪轻轻,居然已经踏足巅峰,成为凌驾于亿万修炼者之上的顶尖存在。

  被一位灵尊仇视,是一种任谁都难以承受的体验。

  “姑娘”

  陈有鱼正打算开口缓和一下气氛,却见上官君怡素手轻挥,一团直径接近一丈、比人还要高出许多的黑色灵力漩涡突兀地出现他身前,疯狂的牵引之力自漩涡内涌出,狠狠攫住他的身躯,誓要将他拖入漩涡之中。

  看着眼前这团巨大旋涡释放出来的恐怖威势,陈有鱼心知一旦卷入其中,定会被碾成渣渣,尸骨无存,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应对,周身狂风大作,冰雪翻飞,灵力不停回旋,形成一道极寒冰墙,试图抵抗旋涡的牵引之力。

  然而,旋涡的吸力之强,远远超乎他的想象,即便全力抵抗,身体却还是不由自主地被拖拽着朝旋涡方向一寸寸移去。

  “哈!”

  陈有鱼大喝一声,将体内灵力运转到极致,无尽寒意疯涌而出,在周身幻化出冰天雪地,总算暂时止住了移动之势。

  “不错!”

  上官君怡一双美眸中露出赞许之色,仿佛面对优秀晚辈一般夸赞了一句,右手食指轻轻一点。

  正是钟得自武亲王府中的钻石品级灵技“幻阴针”。

  陈有鱼忽然感觉丹田处仿佛被人拿针头轻轻一捅,破了一个小洞,原本鼓胀澎湃的灵力刹时沿着小洞泻出体外,气势一松,周身的冰天雪地失去灵力支撑,再也难以为继,瞬间土崩瓦解。

  没有了冰雪世界守护的陈有鱼如何抵挡得了灵力旋涡的牵引之力,伴随着“啊”的一声惨叫,整具身躯狠狠撞在旋涡之上,被碾得粉碎,四散溅开的血液又再次被旋涡吸了进去,堂堂一位灵尊大佬,连皮带骨,连筋带血,统统消失在漩涡之内,竟然未能留下丝毫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陈长老!”王大路大惊失色,他虽然讨厌陈有鱼,却也不过是门派间的争权夺利,其实心知肚明,御虚宗这些年行事乖张,得罪了安台省不少修炼势力,若是没有灵尊大佬坐镇,他这个宗主的位子绝对坐不安稳。

  见陈有鱼居然三招两式之间就被上官君怡取了性命,他忽然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脑中反复推算着御虚宗今后该如何在安台省立足,如何应对其他门派势力的反扑,直到上官君怡的目光扫在自己身上,他才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我该如何保住性命?

  “上、上官姑娘。”王大路裂开嘴,努力想要摆出友善的笑容,“您也听到了,杜北江的无礼行为,皆是受陈长老指使,与王某无关,既然陈长老已经伏诛,咱们之间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如何?”

  “说起来”上官君怡抿嘴一笑,风情万种,“最近咱们飘花宫手头有点紧,不知道能否向宗主借点灵晶使使?”

  “可以,当然可以。”王大路听见对面勒索敲诈,反而心头一松,知道事有转机, “王某这就让弟子去置备灵晶票,还请上官姑娘入内小坐片刻,喝杯茶水。”

  “茶水就不用了,只不过我这个人性子比较急躁。”上官君怡依旧笑语盈盈,“有时候等人等得久了,免不了会胡乱发些脾气,就好像这样。”

  说着,她玉指轻点,也不见任何灵力波动,一名闻声而来的御虚宗天轮高手便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幻阴针”这门灵技无形无色,无声无息,当真是偷袭的不二法门。

  “你”王大路气急,想要喝骂,却又不敢,面部表情扭曲了半晌,终于勉强摆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脸,“王某省得,必定不让姑娘久等。”

  说罢,他急急忙忙将身后弟子遣去准备灵晶票,自己则赔笑在上官君怡身旁,低头哈腰,阿谀谄媚,想尽办法削弱这位灵尊大佬的敌意。

  然而,要在短时间内兑换大量灵晶票,绝非易事,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了约莫一刻时间,上官君怡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娇声细语地说道:“等了这么久还不来,我的脾气又要犯了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