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今天天气真不错啊(1 / 2)

  钟可以感觉得出来,剑八的修为大约在天轮高阶,并未达到灵尊境界。

  这一剑看似平平无奇,既没有什么绚烂夺目的视觉光影,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震撼音效。

  他却很清晰地感知到,剑八这一招平刺,杀伤力竟然不输于伏龙帝国那位灵尊级别的“剑神”西门望月。

  这就是最强圣地与世俗修炼者之间的差距么?

  钟心中感慨着,对于“战斗力第一”的圣地天剑山庄,又有了更为清晰的认知。

  然而,此时此刻的钟,与数日之前,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剑尖距离胸口不足三寸,身体才向右微微一侧,以分毫之差,躲过了这一招平刺。

  剑八脸色一变,没有料到这个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的小小少年,竟然可以躲过自己这志在必得的一击,面上顿时有些挂不住。

  他手腕一转,右臂使力,转直刺为横砍,剑刃直奔钟右臂而去,身上的气势更盛,空气中弥漫着锋锐无匹的剑意,显然已经动了真格。

  钟面色依旧平静,只是轻轻退出一步,看似闲庭信步,却恰到好处地避过了这威猛无匹的一斩,距离掌控得极为精妙,连长剑周围的剑意范围都计算在内,愣是没有多移动半分。

  “极!”

  剑八身为天剑山庄的精英弟子,主动出手攻击一个世俗少年,却连番落空,一张脸早已涨得如同猪肝一般,再也顾不得什么风度,口中一声怒喝,手上长剑爆发出耀眼夺目的白色光辉,灵力化作一道极光,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袭向钟面门。

  这一招,他已然动用了杀手锏。

  然而,钟似乎早有所料,几乎就在他出手的同时,轻巧地向左跨出一步,极光擦着他的脸颊而过,却未能对他造成丝毫伤害。

  这个少年,好生了得!

  剑苏冷眼旁观,见剑八全力出手,却拿钟一点办法都没有,心中涌起惊涛骇浪,只觉这少年似乎拥有料敌先机的能力,每一步都走在了剑八前头,竟然将这位脾气火爆的师兄玩弄于股掌之间。

  “臭小子,只知道躲闪,算什么男人!”天剑山庄之中皆是剑修,最喜磨炼锐气,平日里师兄弟之间切磋,一个个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只求以无上剑意将对手破而胜之,剑八从未遇见过钟这种战斗风格,只觉有力无处使,当真是浑身难受,憋屈不已,口中怒骂道,“有种就和我正面较量一番!”

  “你这个人好不讲道理。”钟随心所欲地躲避着剑八的招式,口中激将道,“我来是为了找回同门,又不想和你打架斗殴,再说打赢了你又有什么好处?”

  “你要是能正面打赢我。”剑八果然上当,“我就带你去见剑绝师弟。”

  “此话当真?”钟嘴角微微上扬。

  “你去打听打听,我剑八说出来的话,可有不算数过?”剑八信誓旦旦道。

  “好,一言为定!”钟忽然止住脚步,身上亮起一道道银色光纹,右手向前疾伸,食指与中指猛地合拢,居然无视凌厉剑意,将剑八刺来的长剑牢牢夹在指缝之中。

  剑八心中一惊,右手猛地用力,想要抽回长剑。

  然而钟的两根手指如同铁钳一般,任剑八如何使力,长剑却仿佛和他的手指焊在一起似的,纹丝不动。

  “喝!”

  剑八身经百战,兵器被锁也不慌张,左手食指疾点,指尖射出一道无形剑气,直奔钟右肩而去,想要迫他松手。

  钟微微一笑,岿然不动。

  那道无形剑气堪堪靠近钟,却忽然展现出叛逆的一面,居然不再直线飞行,而是来了个S型走位,绕着钟的身躯而过,笔直飞向远方。

  趁着剑八惊愕之际,钟左手微微抬起,一道耀眼强光自指尖射出,精准无误地击打在他右肩穴位上。

  剑八只觉整条手臂酸麻无力,五指一松,长剑已经被钟夺了去,待要后退,却见眼前一晃,钟右臂一振,将长剑翻转过来,手掌握住剑柄向前一松,剑尖以分毫之差,停留在他咽喉之前。

  “你赢了。”剑八愣了半晌,终于长叹一声,面现颓丧之色道。

  “承让。”钟笑嘻嘻地将长剑送回到他手中,“还请剑八兄遵守约定,让小弟与剑绝师兄见上一面。”

  “我说的话,自然算数。”剑八虽然脾气暴躁,本性却十分单纯,他转头对着剑苏吩咐道,“师弟,劳烦你去请剑绝师弟前来一叙。”

  “没问题。”剑苏点了点头,身形一晃,瞬间消失在原地。

  林中只剩下林芝韵、钟和剑八三人相对无言,四周一片寂静,气氛顿时显得有些尴尬。

  “今天天气真不错啊!”钟试图用公式化的开场白打破沉默。

  剑八只是“嗯”了一声,并不说话。

  “剑八兄可曾用过饭?”钟祭出第二个对话公式。

  “吃过了。”剑八只是冷冷吐出三个字,便不再言语。

  “剑八兄平日里除了修炼,还爱干些什么?”钟越聊越尬,颇有种前世相亲的感觉。

  “睡觉。”剑八依旧油盐不进,惜字如金。

  等到剑苏带着剑绝和其他一些天剑山庄门人赶到的时候,钟已经抱着头蹲在地上,目光呆滞,嘴角流涎,口中不知在喃喃自语些什么,表情极度崩溃。

  “两位,剑绝师弟我已经带来了。”剑苏有些诧异地看着生无可恋的钟道,“有什么疑问,可以与他当面对质。”

  钟转头看向剑苏与身旁诸人,好半晌,涣散的眼神才渐渐聚焦,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衣角的灰尘,对着来人一通打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