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 这……不大好吧(1 / 2)

  刚刚经历了一场小雨,帝都的空气格外清新,众多豪宅院子里的树叶经过雨水洗刷,散发出舒爽的清香,令人精神一振,心旷神怡。

  皇城的某处角落里,数道人影行踪诡异,窃窃私语。

  正在此时,一道黑影蹑手蹑脚地出现在拐角处,警惕地左右张望了一番,随即快步加入到几人的交谈之中。

  “外头开始了么?”一名白衣男子压低了嗓门,对着后来之人小声问道。

  “卑职刚才去宫门口打探,看见了睿亲王李东来。”那人同样低声答道,“听说这次登基大典由他主持,想来也快了。”

  “李东来这老匹夫,之前听说父皇传位给三丫头,还百般反对。”白衣人忿忿不平道,“怎么才短短一日之间,就忽然改变了主意?”

  他焦躁地来回踱着步,显然对于李东来的中途变节,极为不满。

  就在白衣人转身的一瞬间,太阳自云朵后方钻了出来,光线照在他的脸上,露出一张颇为俊秀的脸庞。

  此人竟是李九夜的嫡长子,曾经的大乾太子李炎!

  “殿下息怒。”那名黑衣男子低眉垂首,语气恭敬地说道,“睿亲王也只是奉旨行事,对于三公主继位之事,恐怕并不认可,自古以来便未有女子执政的先例,待会您只需振臂一呼,满朝文武之中必定从者如云。”

  “那几位大臣联系得如何了?”李炎听他这般说,略微松了一口气,表情缓和了不少。

  “都已经说定了。”黑衣男子答道,“以副宰相杨大人和工部尚书为首,总计有七位朝廷重臣站在殿下这边,只要您出现在大典之上,三公主绝对坐不上那个位子。”

  “好,很好!以为不请孤参加大典,便可以蒙混过关了么?”李炎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笑容略显狰狞,“区区一个臭丫头也敢觊觎皇位?当真是痴心妄想!”

  “太子殿下,咱们这就出发么?”身旁忽然传来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嗓音。

  “再等等,不宜操之过急。”李炎不假思索地答道,“等到群臣齐聚,大典正式开始之后,孤再忽然出现,打她个措手不及!”

  “殿下果然神机妙算。”那个声音由衷赞叹道,“佩服佩服!”

  李炎被这般奉承,颇觉得意,忍不住转过头去,想要吹嘘两句。

  “你……你……”

  然而,看清说话之人的相貌,他瞬间目瞪口呆,过度震惊之下,身体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清秀的面容,做工粗糙的白色布衫,以及懒洋洋的笑容。

  看似普通而阳光的少年,却险些将前一刻还意气风发的李炎吓尿。

  这个不知何时出现的白衣少年,自然就是曾经给他留下巨大心理阴影的钟文。

  “许久不见,太子殿下近来可好?”钟文笑嘻嘻地凑近一步。

  “你、你别过来!”李炎登时面色煞白,脚下一个踉跄,竟然站立不稳,直接“扑通”一声坐倒在地。

  他看向钟文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恐惧和绝望,就仿佛站在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来自地狱的恶魔。

  “哪里来的狂徒!胆敢对太子殿下不敬!”周围这几个新来的跟班却并不认识钟文,眼见李炎对他表露出厌恶之态,只道是有了表现的机会,一个个目露凶光,抽出兵器,将白衣少年团团围住。

  “别、别……”李炎脸上的表情愈发惊恐,似乎想要喝止手下,过度紧张之下,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么?”钟文眼神在众人身上扫过,嘴角微微上扬,“我可是太子殿下的好朋友,不对,现在已经不是太子,而是女皇的兄长了。”

  “太子殿下才是真正的皇位继承人,三公主殿下有什么资格当皇帝!”那名负责打探消息的黑衣人大喝一声道,“妖言惑众,多半是三公主那边的人,咱们一起上,将他碎尸万段!”

  李炎身旁的这几个亲信本就处于极度亢奋之中,被黑衣人一番教唆,顿时精神大振,挥舞着兵刃朝他杀去。

  住手,蠢货!

  你们要害死孤么?

  李炎急得额头直冒冷汗,心头怒骂,上下牙不断地撞在一起,发出“咯咯声响”,一时半会却还是说不出话来。

  “啊!”“谁?”“哎哟!”“什么鬼?”……

  也不见钟文如何动作,李炎的这些手下却纷纷脸颊凹陷,如遭重击,骨头发出“咔嚓咔嚓”的断裂声,一个个东歪西斜,倒了一地,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

  “钟、钟文,这一次孤可没得罪你吧?”意识到自己再不出声,很有可能就要步了其余诸人的后尘,李炎用尽力气,总算逼着自己说出了完整的句子,“咱们李氏兄妹之间的事情,你、你又何必要横插一手?”

  “你这人还真是执着。”钟文轻叹一声道,“连我都有些佩服你了。”

  “咱们之间虽然有过一些误会,可那也都是过去的事了。”李炎兀自不死心道,“如今老二已死,老三远在南疆,唯有孤才是最适合皇位的人选,不若你扶持我上位,待到孤登基以后,定有重谢!”

  “我只是个平头百姓,就算想要扶持你,恐怕也难以服众。”钟文面露迟疑之色,“你若真想当皇帝,总得在朝中拉拢几个实力雄厚的靠山才是。”

  “这个你放心,如今副宰相、工部尚书、刑部侍郎和忠勇伯等数位重臣都暗中表示要支持孤。”李炎见他犹疑,不禁心头一喜,连忙说道,“其他还有几位大臣也在观望,只要孤在大典上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多半可以将他们争取过来。”

  “真有这么多人愿意支持你?”钟文连连摇头,表示不信。

  “真的,真的。”李炎急道,“孤敢对天发誓!”

  “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信你一回。”钟文似乎终于被他说服,点了点头道。

  “你答应了么?”李炎眼睛一亮,喜出望外道。

  “我当然.…..”钟文脸上忽然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不答应。”

  “你……”李炎心头一凛,面色剧变,正要开口说话,却觉眼前一黑,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那几个不要脸的老家伙,拿了我的好处,转头就想出卖忆如。”钟文凝视着昏迷不醒的李炎,喃喃自语道,“还真要多谢你提供的信息呢。”

  说罢,他脚下龙影闪现,身形渐渐黯淡下去,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过了约莫小半刻时间,钟文的身影再次出现,左右双手居然各提了两个人。

  “砰!”

  只见他双掌一松,将抓在手中的四人随意扔在地上,丝毫不顾这几人的身体是否会受到伤害。

  若是李炎还醒着,便能够认出,这几人正是打算扶持他上位的副宰相、工部尚书、刑部侍郎和忠勇伯。

  此时这四名朝廷大员俱都陷入昏迷之中,浑不知自己已经成了俘虏。

  “搞定收工!”

  钟文拍了拍双手,表情无比轻松,仿佛只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该怎么处理这几个家伙呢?

  目光扫过地上的李炎和四个老头,他不觉陷入到沉思之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