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要死便一起死吧!(1 / 2)

  “你进去看看!”

  迟疑良久,络腮胡和长发男子似乎同时醒悟过来,眼睛一亮,齐齐转头看向大鼻子道。

  大鼻子:“...”

  凭什么?

  他很想大声反驳,然而生性懦弱的他,习惯了同伴们的欺压,无论心中如何抵触,却终究还是不情不愿地朝着船舱走去。

  莫看他面对这几位同伴唯唯诺诺,实则也拥有地轮七层的修为,若是放到扶风城之类的小地方,已经可以算个大人物了,适才枫的剑法虽然诡异,大鼻子却也能够判断出对方并非天轮高手,光头之死,多半是因为色迷了心窍,防备有所松懈。

  只要小心谨慎,即便是对上天轮巅峰高手,他自信也能支撑个数十招不败,这点时间,足够络腮胡等人前来支援了。

  如此一想,他心中大定,蹑手蹑脚地来到舱门前,轻轻揭开帘布,又等了片刻,这才伸头向里张望了起来。

  “咦?”

  只见船舱内空无一人,只有一张小桌,两个小凳子,一张木床,木床旁边的地面上铺着一个稻草堆,枫和李雪菲则早已不知所踪。

  溜了?

  大鼻子略微松了口气,却还不敢完全放下戒备之心,他自怀中掏出一个手掌心大小的布袋,拉开系在袋口的绳子,将袋子紧紧握在右手,这才小心翼翼地踏入船舱之中。

  在舱内转了一圈,依旧没有发现两人踪影,大鼻子终于定下心来,只道两人不知通过什么手法走了水路,逃遁而去。

  正要离开船舱,将两人逃跑的消息告知络腮胡和长发男子,他的眼神余光忽然瞥见床脚处,竟有一小片灰色布料漏了出来。

  原来藏在这里!

  “跑哪里去了?”大鼻子心中暗笑,口中假作并未发现,人却轻手轻脚地朝着床边走去。

  就在靠近木床边缘处,他脚下忽然一个冲刺,左手非快地朝着床下伸了进去。

  “啊!!!”

  伴随着一声悦耳清脆的女子惊呼声,大鼻子只觉入手处一片温润柔软,触感极佳。

  他心头一喜,手上猛地用力,将床板掀飞起来,露出躲在床下的李雪菲,以及躺在她旁边的一道人影。

  只见李雪菲右手捂住胸前,满脸羞色,娇艳欲滴,显然刚才大鼻子伸手进去,碰到了个好地方。

  她本就是世间少有的绝色佳丽,如今又是一副遮遮掩掩,娇羞不堪的模样,整日混迹山中的大鼻子哪里见过这般香艳景象,只觉脑袋“嗡”的一声,一时间血脉偾张,情难自已,早就忘记了外面两人,双手举起,作势欲扑。

  正在此时,一股劲风忽然自头顶上方袭来,大鼻子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娇滴滴的美人身上,虽然对她身旁之人有所防备,却哪里料到头顶上会遭到攻击,待要闪避已是不及,只觉脖子一凉,被长剑切入颈部要害。

  他定睛看去,这才发现躺在李雪菲身旁的哪里是个人,分明是一堆稻草加一块灰布被摆放在一起,揉捏出人的形状罢了。

  好阴险的一对狗男女!

  大鼻子心中怒骂对方无耻,却已于事无补,临死之前,他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右手猛地向上一扬,手中布袋里的东西泼洒出来,漫天飞舞,竟是一包石灰。

  枫一击得手,本已做好了应对反击的准备,却不料对方会使出这般下三赖的手法,虽已提前做出闪避动作,眼睛还是被石灰沾染了少许,一股火辣辣的灼烧感侵入眼中,一时竟无法张目视物。

  这时,舱门口的帘布被“唰”地掀开,络腮胡与长发男子二人一个持刀,一个拿剑,齐齐闯了进来。

  适才那一击,枫计算得十分精准,长剑自大鼻子后颈而入,瞬间刺破喉管,令其无法出声求援。

  然而,他却未曾料到,大鼻子先前那一伸手,好死不死摸到了李雪菲的敏感部位,无论妹子如何忍耐,却还是在本能之下发出一声惊呼。

  听见李雪菲的呼声,外面二人只道大鼻子想撇开自己吃独食,哪里还能忍耐得住,纷纷操着兵器闯了进来。

  “这小子,倒是派上了些用处。”络腮胡瞅了眼地上大鼻子的尸体,又看了看脸上沾满石灰,几乎睁不开眼的枫,瞬间明白了事情经过,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杀了他!”对于大鼻子的惨死,他竟然毫不在意,直接招呼了长发男子一声,两人举起兵刃,朝着枫所在的方向扑了过去。

  枫虽然修为达到地轮巅峰,然而这两个黑衣歹徒一个地轮八层,一个地轮九层,实力本就比他弱得有限,再加上他修炼的乃是刺杀之术,并不擅长正面对敌,此时眼睛又无法睁开,这一交手,瞬间便落入下风,只能一味防守,却丝毫没有反击之力。

  “师父!”李雪菲如何看不出枫陷入了危机,然而她区区一个人轮菜鸟,虽然练了一段时间剑法,对于地轮高阶的战斗却完全插不上手,只能在一旁急得干跺脚。

  “砰!”

  毕竟是以一敌二,又无法视物,枫的胸口很快便挨了络腮胡子一脚,整个人被踹飞了出去,重重砸在船舱后壁之上,随即滑落在地。

  不等枫起身调整,长发男子早已一个箭步蹿了过来,手中长剑迅捷无比地向前一送,“噗”地一声捅入他小腹之中。

  “师父!”李雪菲大惊失色,挪动玉足,想要上前相助。

  “别、别过来。”枫被长剑钉在地上,嘴角渗出丝丝血迹,吃力地阻止道。

  “师父?孤男寡女住在一艘船上,还假作师徒?。”长发男子右脚踩在枫的脸上,脚底用力左右碾动着,冷笑道,“我看是姘头吧。”

  枫拼命想要抬起右手反击,却被随后赶来的络腮胡子一脚踩住,接着一刀斩在他右臂上,这一刀力量极大,伤口深可见骨,枫的右手再也无法使力,手中长剑“铛”地一声落在地上,手臂无力地垂了下来。

  长发男子并没有停手的意思,狠狠一拳击打在枫的胸口,直打得他口吐鲜血,神情无比萎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