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八十八章 啥时候有这种能力了(1 / 2)

  “你究竟是什么人?”

  天玑看向钟文的眼神中,充满了警惕,就好像被窥探出心底最深层的秘密,再也没有了一丝轻视之意。

  “果然是‘虚空体’么?”钟文看他反应,知道自己一语中的,也不觉暗暗心惊。

  须知在上古时期各种特殊体质的排名之中,关于“盘龙体”和“虚空体”哪一种有资格列入前三,曾经引发过不小的争议。

  最终,“盘龙体”的拥有者“天龙上人”和“虚空体”的拥有者“黑绝王”在无尽海域大战七天七夜,才为这一场争议画上了句号。

  “天龙上人”虽胜,优势却也小得可怜。

  要知道决定一场战斗胜负的因素很多,并不能只看体质,因而真要说“盘龙体”便一定胜过“虚空体”,倒也未必尽然。

  得知天玑拥有这样强大的体质,钟文也不觉有些头疼。

  “既然知道‘虚空体’。”天玑见他不答,继续出言恫吓,“想来你也该明白,真要打起来,你绝不是我的对手,乖乖交出那个‘天煞体’的小丫头,我可以就此离开。”

  钟文的脸瞬间沉了下来,目光扫过文太背上的珠玛。

  小丫头睡得很甜,却还是面色惨白,形容憔悴,教人忍不住生出怜惜之心。

  “我连‘神之瞳’都揍了。”他冷笑一声道,“‘虚空体’算个屁!”

  话音未落,钟文身上猛然释放出震天动地的惊人威势,脚下龙影盘旋,瞬间出现在天玑身后,抬手对着他背心狠狠拍出一掌。

  不出所料,这一掌依旧穿过了天玑的身体,未能对他造成丝毫损害。

  天玑的反攻如期而至,右掌心携带着一丝丝空间之力,看似平淡的一击,却蕴含着难以想象的破坏力。

  然而,钟文却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他的进攻模式,脚下龙影闪现,轻而易举地躲过了这凌厉一掌,只留给天玑一道淡淡的虚影。

  两人一交上手,登时拳来脚往,打得不可开交。

  本该是一场圣人之下最顶尖层次的较量,场面却显得异常滑稽。

  只因在旁人眼中,这两人你一拳砸了个空气,我一脚踢了个寂寞,十八般武艺招招都打在虚影上,翻翻滚滚数十招,却是谁都没碰到谁一下,若是让不知情者看了,还以为是两个醉汉之间的隔空操演。

  唯有当事人才知道,这一场看似搞笑的战斗,究竟凶险到了何等地步。

  天玑越打越是心惊,只觉这名神秘少年的战斗智商简直爆表,总能料敌先机,提前预判出自己的出招轨迹,甚至有那么几次,自己在遁入虚空之前,险些就要被对方捕捉到实体。

  而无论天玑施展何种灵技,却都会被对方轻松闪过,那遗留在空中的一道道虚影脸上带着冷峻的笑容,就仿佛在对他施以无穷的嘲讽。

  堂堂“虚空体”的拥有者,实力仅次于圣人的入道灵尊,居然在这场追逐与躲避的游戏中落在了下风。

  有那么片刻,他甚至开始怀疑,究竟谁才是真正的“虚空体”。

  这样下去,要输!

  “你是个了不起的对手,接下来我会全力以赴!”天玑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眼中精光大盛,猛地张开双臂,厉声喝道,“虚空断界!”

  一股灰暗的空间能量以两人为中心,瞬间弥散至方圆十数丈距离,将钟文和天玑自身完全笼罩其中,就如同高空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灰蒙蒙的巨大鹅蛋,从外侧观察,唯有一片黯淡虚无,完全看不清其中景象。

  钟文只觉眼前一黑,瞬间失去了视野,心头微微一惊,脚下一错,现出道道龙影,试图用“紫虚龙影步”逃出这片灰暗区域。

  “砰!”

  出乎意料的是,他的额头狠狠撞在了一道看不见的屏障之上,用力过猛之下,直震得脑袋嗡嗡,头晕眼花。

  “能够逼我使出这一招。”四周忽然传来了天玑的声音,时远时近,忽高忽低,令人无法分辨出他的方位和距离,“你也算是死而无怨了。”

  “空间屏障么?”钟文抚摸着额头,撇了撇嘴道,“也算不得什么。”

  “砰!”

  他口中不屑,身形却飞快地朝着另一侧移动,岂料后背再次重重撞在了空间屏障之上,一时间疼得龇牙咧嘴,面容扭曲。

  两次碰撞,乃是自身与空间的交锋,饶是他肉身强度惊人,却还是感到难以忍受,几乎就要叫出声来。

  黑暗之中,一只手掌悄无声息地穿过空间屏障,抓向钟文的颈部,掌心之中,蕴含着一丝玄妙莫测的恐怖气息。

  而钟文却一手摸着额头,一手揉着脊背,对于这一波偷袭竟似毫无所觉。

  眼看这一爪就要击中目标,钟文忽然毫无征兆地蹲下身子,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却恰到好处地躲过了偷袭。

  “咦?”

  空中传来了天玑的惊呼声,那只偷袭的手掌很快便隐没于黑暗之中,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就仿佛从来未曾出现过一般。

  整片灰暗区域之中,万籁俱寂,钟文可以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

  “砰!”

  他按照记忆中的方位跨出一步,却不料还是一头撞在了屏障之上。

  卧槽!

  钟文痛得险些跳起来破口大骂。

  他这才意识到,整片区域中的空间屏障,竟然可以随意改变位置。

  恰在此时,那只手掌再次悄然出现,角度极为刁钻,完全避开钟文的视觉范围,径自朝着他的背心打去。

  正处于激动和沮丧之中的钟文哪里能够察觉,只是任由这支手掌距离他越来越近。

  然而,就在手掌堪堪要触及他的背部,钟文忽然鬼使神差地来了个右转身。

  这一掌竟以分毫之差,再次错过了目标。

  怎么可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