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五十一章 手撕狐狸精(1 / 2)

  “季姑娘,你们凌霄圣地,便位于这伏龙帝都外么?”叶青莲随口问道。

  “不错,与闻道学宫不同,咱们凌霄圣地和伏龙帝都离得很近。”季薇竹点了点头道,“因而圣地和世俗之间的交流,也会更频繁一些。”

  “这帝都建筑倒算气派,较之大乾帝都也差不了多少。”叶青莲轻轻抚摸着吹弹可破的柔嫩脸颊,颇为不满地吐槽道,“只是气候太过干燥,对女人家的皮肤,可不怎么友好呢,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也不知你是如何将肌肤打理的这般水嫩。”

  “叶姐姐说笑了,你的皮肤才是真好呢,简直要掐出水来了。”季薇竹俏脸微红,娇笑着道,“小妹费尽力气,也只能保持脸上不干裂,大半还得归功于凌霄圣地的灵力浓度。”

  “你这脸蛋,这小手,简直比最上等的玉石还要嫩白还要细腻。”叶青莲握住她的柔荑夸赞道,“若是这也叫做‘不干裂’,那世间九成九的女子,都只能算是粗糙了。”

  “和姐姐比起来,小妹还差得远呢……”

  珠玛坐在车厢一角,静静聆听着叶青莲与季薇竹之间的对话,秀气的大眼睛一眨一眨,脸上满是懵懂之色。

  她从小生长于山间,性子淳朴,兼之年龄还小,哪里听得懂成年女性之间半真半假的互相吹捧,竟是半句都插不进话去。

  而一旁的钟文则完全没有这样的烦恼。

  身为堂堂直男,一旦周围有女性开始讨论诸如“化妆、保养、护肤”这一类的话题,便会被他的听觉系统视同噪声,自动屏蔽。

  因而,无论叶青莲和季薇竹讨论得如何热烈,他自岿然不动,只是专心致志地拿灵纹笔在身上写写画画,将一道道防御灵纹铭刻在身体表面,企图通过时间积累,把自己打造成一头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万年王八。

  “主上,咱们到目的地了。”车厢外传来了仇天龙恭敬的声音。

  “这么快?”钟文停下了手中的灵纹笔,抬起头来,颇觉意外道。

  “哪里快了?咱们离开清风山已经十五天了。”叶青莲哭笑不得道,“也不知你一天到晚在画些什么,简直连魂都要丢了。”

  “下车罢。”钟文嘿嘿一笑,挠了挠头道:“整天待在马车上,忒也无聊,难得出趟国,正该四处转转,领略一番异域风情。”

  小丫头珠玛欢呼一声,急不可耐地蹿下马车,大口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

  对于一个从小在山里蹦跶的孩子而言,车厢狭小而密闭的空间,无疑是一种折磨,如今终于可以摆脱限制,心中的雀跃之情瞬间溢于言表。

  “小师弟,你真的不随我去见师父么?”季薇竹瞪大了一双秀美的眸子,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期冀,一丝恳求,“你们毕竟是亲姑侄,血浓于水,就这样相忘于江湖,未免太过可惜。”

  “季姐姐,咱们有过约定。”钟文摇了摇头道,“只要我过得好,你就不会强迫我去凌霄圣地,在你看来,我在飘花宫过得如何?”

  “这……清风山的确是个好地方。”季薇竹迟疑片刻,终究还是坦诚道,“我也能看得出来,你在飘花宫过得十分惬意。”

  “既然如此,那便请你回去如实禀报罢。”钟文淡淡一笑道,“就说我过得很好,还请令师莫要挂怀。”

  “我季薇竹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却也不至于出尔反尔。”季薇竹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既然小师弟不愿意去凌霄圣地,我自然不会勉强。”

  “多谢季姐姐。”钟文心头一松,诚恳地说道,“以后你若是在大乾遇到什么麻烦,尽管来清风山寻我便是。”

  “嗯,我会的。”季薇竹强颜欢笑道,眼神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落寞,“多谢你载我一程,既然到了地方,我就不留下来打扰你们了。”

  “姐姐要回去了么?”

  季薇竹天生丽质,姿容绝艳,再配上这么一副略带愁容的凄美表情,当真是楚楚可怜,令人心碎,钟文虽然对她刻意疏远,这一路相伴而来,却还是生出些许不舍之意。

  “嗯,离开师门太久,有些想念师父了。”季薇竹点了点头,“若是小师弟哪天改变主意,记得随时来凌霄圣地找我。”

  “好。”钟文连连点头道。

  季薇竹明知他只是随口敷衍,却也没有生气,而是与叶青莲和珠玛等人友好道别,随即转身飘然离去,走得干净利落,毫不拖沓。

  “这样漂亮的姑娘盛情相邀,你居然也能狠下心来拒绝。”叶青莲望着季薇竹远去的身影,惊奇地说道,“我简直要怀疑你是不是钟文本人了。”

  “小弟在青莲姐姐心中,究竟是怎样的形象……”钟文满头黑线。

  “自然是个好色之徒。”叶青莲忍不住掩嘴笑道。

  “好色是男人的天性。”钟文丝毫不以为耻,反而理直气壮地说道,“只不过在飘花宫待久了,每天都能见到青莲姐姐这般出尘脱俗的绝色佳人,世间寻常美女,自然不能教我心软。”

  “我又不是婷婷那样的纯真少女。”叶青莲“噗嗤”一笑道,“你再怎么花言巧语,也休想从我这里捞到半分好处。”

  “我这个人没什么话句句发自肺腑,姐姐可是冤枉我了。”

  “不、不行了,快住嘴。”叶青莲仿佛听见了世上最滑稽的段子一般,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似你这般厚脸皮的男子,简直闻所未闻,当真教人眼界大开。”

  钟文面上的委屈之色更浓,颇有种伤心欲绝的味道。

  “既然到地方了,我也该走了。”

  许久之后,叶青莲才止住大笑,面色一正,轻声说道。

  “青莲姐姐,你也要离开?”钟文满脸惊讶之色。

  “我本就有事,和你们同行,不过是搭个便车罢了。”叶青莲轻轻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说得好像你不知道似的,小小年纪就如此奸猾,没一句实话。”

  “这不是舍不得青莲姐姐么?”钟文嘿嘿笑道,“姐姐要去办的事情困难么?需不需要帮忙?”

  望着叶青莲那令人惊艳的绝世容颜,钟文心头不禁涌起一股暖流。

  他知道,这位美女姐姐完全可以独自行动,并不需要“搭车”,之所以选择与商会同行,很大程度是担心自己和珠玛的安危。

  “我去手撕狐狸精,你说困难么?”叶青莲眼中的厉色一闪而逝。

  “这样激动人心的瞬间,真的不需要有人旁观么?”钟文眼中露出兴奋之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