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三十八章 难道我练的是冒牌货(1 / 2)

  “还不到一个月,你能听出啥来?”

  马车之中,望着趴在自己小腹上侧耳倾听的钟文,叶青莲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伸出纤纤玉手,用力推搡着他的脑袋。

  “我的孩儿,岂是常人可比?”钟文拼死抵抗,不让她把自己推开,嘴里兀自反驳道,“说不定已经有手有脚,会跑会跳,还能在姐姐肚子里打一套拳呢!”

  “那岂不成了妖怪!”叶青莲见推不开钟文,干脆改变策略,一把揪住他耳朵,用力拧动。

  “哎哟,疼、疼、疼……”钟文龇牙咧嘴,大声呼痛,“青莲姐姐,疼!”

  “让你再作怪!”叶青莲狠狠拎起钟文的脑袋,努力想要板起脸,却终究还是被他的古怪表情逗得“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美人一笑,当真是艳若桃李,百媚丛生,钟文竟是看得痴了,一双咸猪手又开始不老实地活动了起来。

  “砰!”

  叶青莲岂是好相与的主,只听她冷哼一声,二话不说便抬起玉足,狠狠一脚蹬在钟文胸前,踹得他在地上连滚数圈,直到撞上了车厢边缘方才止住。

  一道强烈的意念传来,钟文晃了晃脑袋,抬头看去,只见白色光人一手指着自己,另一只手捧着肚子,弓着身子不停地颤抖,似乎感到十分好笑。

  笑个屁!

  钟文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垂头丧气地爬到车厢一角,盘坐在地上,从戒指之中掏出灵纹笔,在自己身上写写画画了起来,很快就进入到忘我之境。

  江语诗美眸紧合,纤纤玉手搭在腿上,自始至终只是坐着闭目养神,对于发生在车厢内的一切,连看都未曾多看一眼。

  见钟文总算安分下来,叶青莲亦自盘膝而坐,静静地体会着刚刚领悟不久的“情棺”之道。

  不行啊!

  这进展速度如同龟爬,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达到渡厄尊者的境界!

  或许是七大圣地之间的纠葛,令钟文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生出了一丝紧迫感,在铭刻了好半天灵纹,却依旧看不到显著成效之后,他终于有点坐不住了。

  这种强度,莫说圣人之威,恐怕连天璇的‘神之瞳’都无法抵挡。

  他低头看向手臂上隐隐浮现的淡金色灵纹,只觉这门功法的威力,全然不似传闻中那般惊世骇俗。

  上古时期,创出这门“灵纹炼体诀”的渡厄尊者以肉身成圣,曾经在三位拥有赫赫威名的圣人围攻之下,既不还手,也不逃跑,仅凭铭刻在身体表面的灵纹硬抗了三天三夜,最终迫得强敌无奈退去,经此一战,名声远扬,成为那个时代响当当的传奇人物。

  而钟文的“灵纹炼体诀”却屡屡遭人击破,若非在地龙心血的改造下坚不可摧,他早已经嗝屁了不知道多少回。

  难道我练的是冒牌货?

  他在心中暗暗吐槽着,却也不想想渡厄尊者坚持铭刻了两百多年的灵纹,而自己得到这门灵技至今也不过数十天,其中更是只投入了极小一部分时间用于绘制灵纹,能够拥有如今的效果,这门灵技已足以堪称逆天。

  不行,得想个法子!

  人一旦产生惰性,便会止不住地想要偷奸耍滑走捷径。

  钟文的眼珠滴溜溜地直转,忽然落在了无所事事,将脑袋和半个躯体穿过车厢,露在马车外头看风景的“钟文二号”身上。

  过来帮忙!

  他尝试着对“钟文二号”发出一道意念。

  白色光人的脑袋如同幽灵一般从墙外穿了回来,瞪大了眼睛,好奇地看着他。

  过来帮我一道铭刻灵纹!

  钟文又自戒指之中掏出一根灵纹笔,对着白色光人比划了一番。

  我干嘛要帮你画?有这时间,我不会帮自己画么?

  明白了钟文的意思,白色光人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拒绝得毫不拖泥带水。

  你傻么?这是防御灵纹,你又不会死,刻了有什么用?

  刻得越多,我就越安全。

  若是我被人干掉了,你不也得一起死?

  钟文循循善诱,无比耐心。

  白色光人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似乎觉得钟文所言有理,终于十分勉强地点了点头,不情不愿地跑到钟文身旁,接过灵纹笔,在他身上画了起来。

  于是乎,车厢里顿时出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只见一根灵纹笔仿佛拥有了灵性一般,竟然在没有使用者的情况下,独自腾空而起,绕着钟文写写画画,奋笔疾书。

  车厢左右顿时投来两道好奇的目光,原本各自闭目沉思的两位美人,纷纷睁开双眸,对于绕着钟文灵巧翻飞的灵纹笔,表现出了极大地兴趣。

  “看我的凌空飞笔!咻!咻咻!”

  钟文心头一凛,意识到自己太过高调,慌忙手舞足蹈,摆出一副中二姿态。

  二女以为他故意用灵技博人眼球,一时间哭笑不得,又观察了片刻,见这支灵纹笔除了会自主行动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便不再纠结,重新闭上了双眸。

  “呼!”

  钟文暗暗松了口气,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灵纹炼体诀”之上,这一看,登时教他吃了一惊。

  原来白色光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竟是运笔如飞,快如闪电,仅仅数个呼吸之间,便完成了一道灵纹的绘制,速度几乎达到了自己的十倍还多。

  我去!

  二号居然还有这种本事?

  先前我怎么没有想到让他来干这苦力活哩?

  狂喜之余,钟文也不禁懊恼不已,只觉这些天来,自己竟然白白浪费了一个打工人,当真是暴殄天物,坐拥宝山而不知。

  有了这样的重大发现,他登时来了兴致,再次大笔一挥,与白色光人共同奋斗了起来,立志要将自己打造成一个比渡厄尊者更为坚固的乌龟壳。

  如此这般行了一天一夜,除了吃饭以外,钟文连觉都没睡,竟是直接肝了个通宵。

  这下稳了!

  望着浮现在手臂表面的防御灵纹,钟文的脸上忍不住露出猥琐的笑容。

  此时,“灵纹炼体诀”的灵纹已不再呈淡金色,而是变成了闪闪发亮的金黄色。

  那璀璨夺目的光芒,似乎在宣示着这门上古神技,终于重铸辉煌,再续传奇,展现出其真正的威力。

  不知道如今的我,能不能扛下他全力一击?

  钟文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脑中不自觉地浮现出凌霄圣人那道淡黄色的身影。

  明知希望渺茫,此时的他却十分荒唐地生出一股冲动,想要与圣人一战。

  使劲晃了晃脑袋,将这个自取灭亡的念头从意识中驱逐出去,钟文站起身来,舒展双臂,伸了个懒腰,随即缓缓来到床边,拉开帘子眺望远方。

  “这里是……天鹰山脉?”

  望见远方高耸入云,层峦叠嶂的伟岸山峰,钟文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

  “怎么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