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四十八章 你们好吗(1 / 2)

  “钟文老弟,这一次还真是多亏有你!”

  靠近大乾帝都的云津省官道上,“天茂商会”会长马耘紧紧握住钟文的手,无比亲热地说道,“否则老哥哥我别说是做成生意,只怕连性命都要交代在大草原上哩!”

  “马老哥客气了!”

  钟文哈哈笑着,不着痕迹地将双手从马耘掌中抽了出来,“老哥你看面相就是福大命大之人,就算没有我,也一样能够飞黄腾达,长命百岁!”

  即便在这一趟旅途中建立了深厚的交情,钟文还是不太习惯和一个大男人这样亲热握手。

  “老弟,感激的话,哥哥我就不多说了。”马耘一脸真诚,“日后但凡有用得着我马耘和‘天茂商会’的地方,尽管开口,我要是皱一皱眉头,老天爷都得让我吃饭噎喉咙,走路跌粪坑,赌钱输裤衩,娶妻戴绿帽……”

  “停、停停!”

  钟文听得一个脑袋两个大,连忙打断了他的毒誓,“老哥的心意,我已知晓,就不必再这般诅咒自己了。”

  “只是想要表达一下老哥哥我的感激之情。”马耘嘿嘿笑道,“老弟的为人,那真是没得话说,本来约定只需要送车队回到大乾境内即可,你却还多陪了我们这么长一段路,眼看着都快要到帝都了。”

  还真不是我想送你!

  钟文尴尬地笑了两声,趁着马耘不注意,偷偷瞥了远处的叶青莲和江语诗一眼。

  这二女在外人眼中都是高傲冷艳之辈,这一路行来,却不知如何成了知交好友,竟是有说有笑,亲密无间,两位美人姿容绝世,青衫白裙,当真是春兰秋菊,如诗如画,令人一眼望去,便再也舍不得移开视线。

  钟文原本打算过了大乾边境之后,便在西岐省与“天茂商会”分道扬镳,各奔东西,带着叶青莲和公羊观图等人直接返回南疆,却不料在得知江语诗要前往帝都之后,叶青莲竟然以不放心江大小姐的安全为由,坚持要与她再同行一段。

  不放心一个灵尊的安危?

  作为一个来自科技时代的中年灵魂,钟文自然不会蠢到去和孕妇争执,于是乎众人就这么一路向东,待到他回过神来,车队距离大乾帝都,已经不过数十里路程。

  这里似乎距离“闻道学宫”不远,要不要顺道去探望一下宁姐姐?

  望着远处有些熟悉的山形地势,钟文脑中顿时浮现出宁洁出尘绝艳的容颜,不禁心头一热。

  然而,目光落在叶青莲尚不明显的小腹处,他很快就熄了前去探望宁洁的想法。

  此时此刻,任何有可能刺激到叶青莲情绪的念头和行为,都会被他本能地束之高阁。

  对于两辈子加起来的第一个孩子,钟文的谨慎和重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不敢有丝毫闪失,半分差错。

  “那是什么?”

  正在胡思乱想之间,一旁的马耘忽然举起右臂,伸手指向钟文背后道,“莫非是修炼者么?”

  钟文转过身,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远处的高空之中,悬立着数道人影。

  他眯起眼睛,凝神细看之下,瞳孔猛地收缩,口中忍不住惊呼道:“南宫姐姐?珊瑚?”

  被他的声音吸引,其余诸人也纷纷抬头看向天空。

  “南宫小姐?”此时的叶青莲已经感悟大道,目力何其惊人,不久便认出了远处高空中站立之人的身份。

  原来悬浮高空的数道人影之中,位于左侧的,乃是两名千娇百媚、闭月羞花的年轻姑娘,一个身着粉色长衫,另一个穿着墨绿色长裙。

  正是一同外出追寻柳柒柒的南宫灵和珊瑚。

  即便两人早已前嫌尽释,身处同一宗门,叶青莲却还是习惯以“南宫小姐”来称呼南宫灵,只是语气之中,少了一丝冷酷,多了一分亲切。

  在南宫灵与珊瑚对面,悬立着数道身影,每一人身上都穿着款式相同的白色衣衫,双方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便是远在一里之外的钟文,都可以嗅出隐隐漂浮在空气中的火_药味。

  “青莲姐姐,南宫姐姐她们怕是遇到了麻烦。”钟文对着叶青莲柔声说道,“我过去看看!”

  “我也去。”叶青莲干脆利落地应了一句,随即莲足点地,腾空而起,不等钟文反驳,便朝着二女所在的方位疾驰而去。

  望着这位青莲姐姐窈窕而倔强的背影,钟文无奈地摇了摇头,脚下龙影盘旋,也不见如何动作,便已出现在南宫灵等人身旁。

  相隔一里,却瞬息而至,分明比叶青莲晚出发,却提前赶到了目的地,圣灵品级身法,当真恐怖如斯!

  “钟文?”“渣男!”

  对于钟文的突兀现身,二女显然都没有心理准备,同时惊呼出声道。

  “南宫姐姐似乎碰到了些麻烦啊。”钟文脸上带着懒洋洋的笑容,“需要帮忙么?”

  看着这张熟悉的清秀脸庞,听着这一句熟悉的台词,南宫灵心中一阵恍惚,仿佛回到了当初在南宫世家与父亲对峙,抢班夺权的日子。

  南宫世家的外层外墙上,白衣少年脸上带着懒洋洋的笑容,右手抓着一串烤肉,左手举着一个紫砂茶杯的怪异画面,再次浮现于脑海之中。

  南宫灵艳丽的樱唇微微勾起,浅浅笑道:“你来得倒巧,省去了我不少力气。”

  “可是这几人得罪了姐姐?”钟文目光在几名白衣人身上扫过,眼神一紧,嘴上却笑嘻嘻道,“待小弟替你教训教训他们如何?”

  他嘴上说得轻巧,心中却暗自盘算了起来,只因这些人身上穿的,竟然是“闻道学宫”的服饰。

  “得罪倒不至于。”南宫灵笑着答道,“只不过咱们急着要去‘闻道学宫’,却被这几位仁兄阻住了去路,因而发生了一些小小的争执,你不是和学宫中人熟么?不如来帮我劝他们一劝。”

  “岂有此理?”钟文愣了愣神,随即故作愤怒道,“‘闻道学宫’素来不禁世俗中人前往,几位这般破坏规矩,莫非是看咱们南宫姐姐和珊瑚妹妹生得貌赛天仙,沉鱼落雁,故意前来搭讪调戏么?”

  “渣男,莫要胡说,我哪能与大师姐相比?”珊瑚没料到钟文会忽然这般夸赞自己,俏脸一红,害羞地连连摆手,心中却是喜悦滋滋的,本就清秀出尘的脸蛋上,更添了一分娇俏艳丽之色。

  拦在南宫灵跟前的白衣人们被他这么半真半假地怼了一通,不禁面面相觑,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应对。

  “小兄弟。”过得片刻,其中一名白衣人终于回过神来,温和地说道,“平日里‘闻道学宫’自然愿意接待天下客人,只是最近学宫中有大事发生,暂时禁止外客入内,这两位姑娘却执意要前往,我等也是尊‘闻道圣人’之命在此阻拦,还请见谅。”

  或许是眼见钟文与南宫灵等人看上去极为年轻,却能够悬空而立,绝非普通角色,白衣人语调平和,姿态谦恭,丝毫没有显露出圣地中人的傲慢之气。

  “哦?不知学宫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

  白衣人态度颇佳,钟文却不知为何,从他的言行之中,感受到了一丝丝的不和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