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两个蠢货害死我(1 / 2)

  “飘香茶馆”距离云泊湖畔并不远,名为茶馆,实则只有一个半露天式竹蓬,加上寥寥几张桌椅,算得上十分简陋。

  云泊湖边不乏打鱼为生的渔夫,而这些劳劳碌碌的穷苦汉子,也正是“飘香茶馆”最主要的客源。

  客人粗糙,服务自然也精致不到哪里去,茶馆除了供应茶水和一种面糕,便只有最最劣质的米酒。

  “我呸,这不就是开水里加了一片叶子么,也能称之为茶?”露天半面的一张茶桌四周,坐着三个劲装大汉,其中一名灰衣大汉喝了口杯中茶水,忍不住吐在地上,满脸怒容,“还有那面糕,硬得跟石头似的,也敢拿出来待客,看我不宰了这个黑心老板!”

  说罢,他右手伸向腰间长刀,作势欲起。

  刀未出鞘,就被身旁一名黑衣大汉摁住:“坐下,最近咱们凉山势力活动太频繁,已经引起一些人注意了,少惹麻烦!”

  “就算不砍了那贪心老板,也该好好与他理论一番。”灰衣大汉似乎对他颇为忌惮,悻悻地坐回到位子上,“好歹让他多加些茶叶才是。”

  “你行行好吧,就这么一片茶叶,已是一股怪味。”黑衣大汉摇了摇头道,“多放几片,你是想熏死我么?”

  身旁一名黄衣大汉听了哈哈一笑:“如此说来,老板不愿多放茶叶,还真是一片好心咯!”

  “老大,我就是心里气不过。”灰衣大汉不再讨论茶叶,反而忿忿不平道,“凭什么宋海的手下可以到处劫掠,吃香的喝辣的,咱们这一支却只能做这些打探消息和跑腿的杂活。”

  “他们有宋海这位灵尊大佬撑腰,岂是咱们可比?”黑衣大汉冷笑道,“十三娘虽然将山寨打理得井井有条,毕竟还是缺少了顶尖高手的支持,多少要看宋海的脸色行事。”

  “咱们哥几个实力低微,倒也罢了。”灰衣大汉兀自不平道,“老大你好歹是地轮修为,完全有资格参与突袭行动,收获岂是干这杂活可比?”

  “地轮修为只能在一些小地方作威作福。”黑衣大汉表情十分冷静,“凉山地界人才辈出,便是天轮高手也有不少,我区区一个地轮三层,又算得了什么?”

  “真羡慕那些修炼天赋好的。”灰衣大汉举起杯子喝了一口,又一次被茶水古怪的味道刺激得皱起了眉头,“要是我也能有大乾英杰榜里头那些人的天赋,那还不”

  话到中途,忽然没有了声音。

  黑衣大汉转头看去,只见他眼睛瞪得老大,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口中滴滴答答流出涎水,右手不知不觉松开,手中杯子“哐”地一声跌落在桌面上,茶水四溅。

  “搞什么鬼”黑衣大汉皱着眉头,顺着他的眼神方向望去,亦是目瞪口呆,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只见从云泊湖方向缓缓走来一男一女,男的约莫二十五六岁年纪,面貌清秀,表情却极是冷漠,穿着一身灰色粗布衣服,腰间挂着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

  女子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秀眉凤目、玉颊樱唇,肤白胜雪,星眼如波,腰间同样系着一把长剑,如丝秀发用一根白色带子扎在脑后,左边插着一朵红色小花,当真是丽若春梅绽雪,神如秋蕙披霜,身上的破旧衣衫完全掩盖不住动人的神韵,美得令人不敢逼视。

  “老板,来一壶茶,两个点心。”两人挑了一张桌子坐下,女子叫了茶水点心,声音如黄莺出谷,婉转动听。

  “仙、仙女啊”灰衣大汉魂不守舍,痴痴呆呆道,“世间竟有如此美貌的女子。”

  “若是能够睡到这等美人,就算让我立即死了,也是心甘情愿呐。”身旁的黄衣大汉表情亦是十分不堪。

  “瞧你们那没出息的样子。”黑衣男子不屑道,“依我看,十三娘的容貌,未必便输于她。”

  话虽如此,他的眼神却也止不住地瞟向对面女子。

  “十三娘的样貌自然没话说,只不过她是山寨之主,气势太强,咱们平日里谁敢多看几眼。”黄衣汉字嘿嘿笑道,“哪像这小娘子柔柔弱弱的,瞧着惹人怜爱。”

  “看她衣着是个渔家女。”灰衣大汉自言自语道,“应该不会有什么靠山罢?”

  “莫非你要将她抢回凉山?”黄衣汉字淫笑道,“以她的姿色容貌,进了山寨立马就要被人夺走,又岂是你这个喽啰能够守得住的?”

  “谁说要带回山寨去?”灰衣大汉眼珠一转,“反正这里只有咱们三人,何不将她掳走,找个隐蔽的地方快活几日?”

  “莫要招惹是非。”黑衣大汉喝止道,“你没见那对男女身上系着宝剑么?可能是修炼者。”

  “老大,你也忒谨慎了。”灰衣大汉不停怂恿道,“那男的一副精气不足的死鱼模样,怎么可能是高手,再说他腰间那破铜烂铁,也能叫做剑么?”

  “说的是,老大。”黄衣汉子早就心动,也在一旁推波助澜,“你是在凉山待得久了,误以为外头遍地高手,其实附近都是些渔民,以你地轮三层的修为,绝对无人能敌,况且这样的美人,世所罕见,错过了岂不可惜?”

  “这”黑衣汉子被身旁两人一通撺掇,顿时有些犹豫。

  “这是什么茶,怎么如此难喝?”李雪菲一口茶下肚,只觉一股腥味从胃里返上来,几欲作呕,“居然也能卖钱?”

  “云泊湖这一边人烟稀少,方圆数里之内,只有一个茶馆。”枫边说着,边灌下一口茶水,面无表情,似乎对这古怪的味道习以为常。

  “还不如不放茶叶。”李雪菲小声抱怨着,拿起一块面糕放入口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