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我特么眼睛受不了(1 / 2)

  才刚跨入南天剑派大厅之中,映入秦浩南眼帘的,便是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的门人弟子。

  就连天轮巅峰的黄温,竟也赫然在列。

  在大厅的正中心,站着两道黑色的人影。

  “你可是南天剑派掌门?”

  似乎感知到他的出现,两名黑衣人同时转过身来,露出了秀在胸口的红白色阴阳太极图,以及罩在脸上的白色面具。

  “不错,在下正是南天剑派掌门秦浩南。”秦浩南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冷声问道,“两位何人?我这些门人弟子,可是你们所伤?”

  “这里除了咱们俩,还有别人么?”左侧黑衣人淡淡地说道,“看来你这掌门人,脑袋也不怎么好使。”

  “混账!”秦浩南勃然大怒,双腿一蹬,猛地离地而起,右手狠狠击出一掌,灵力在空中化作一头外貌似虎,背生双翼的凶兽穷奇,厉声咆哮着扑向那名黑衣人。

  身为南天剑派当家,在门中唯一的灵尊大佬被钟打残之后,他非但要努力隐瞒截剑尊者被废之事,还得想尽办法保护紫缘的父亲,生怕给钟找到借口,把整个门派给一锅端了,可谓是时时刻刻处于极度焦虑之中,本就不怎么和蔼的脾气,更是变得暴躁无比,甚至动不动就会打骂弟子。

  此时见有人主动上门挑衅,他心中的狂躁感被瞬间点燃,一出手就是绝招,完全没有压抑情绪的意思。

  “南疆省第一大派的掌门,就只有这点实力?”黑衣人眼中透出一丝失望之色,“大乾帝国的修炼界,已经落魄到这般田地了么?交给你了,阿梁。”

  一旁被称作“阿梁”的黑衣人眼中露出一丝无奈之色,口中抱怨道:“就知道使唤我,这种废物还需要出手么?一眼就瞪死了。”

  说罢,阿梁竟然真的抬头看了秦浩南一眼,身上散发出一股磅礴浩瀚的灵尊气息,狠狠笼罩在这位南天剑派掌门身上。

  竟然是灵尊!

  秦浩南面色剧变,待要后撤,却为时已晚,只觉体内灵力滞涩,完全无法调动,浑身一僵,再也动弹不得,只是在惯性的作用向朝着两名黑衣人凌空飞去。

  而凶猛狂暴的穷奇断了灵力来源,身形渐渐淡化,很快化作点点灵尘,飘散无踪。

  阿梁举起右手向前一抓,精准地掐住了秦浩南的脖子,将他壮硕的身躯轻而易举地提至半空。

  “你、你们到底是、是谁?”秦浩南被毫无抵抗之力地高高举起,眼中闪过一丝惊惧,从被掐着的喉咙里断断续续吐出几个字眼。

  “你没有提问的资格。”阿梁冷冷说道,“不想死的,就乖乖回答我的问题。”

  “你、你想问什么?”

  “听说你们南天剑派,有一名身负玄阴体的女弟子。”只听阿梁问道,“她在哪里?”

  “你们在找紫缘?”秦浩南脸上露出恍然之色,终于明白了黑衣人的目的,“她、她已经不是南天剑派的弟子了。”

  贱人,真特么是个扫把星!

  一想到为了争夺紫缘,导致南天剑派折损了截剑尊者这位灵尊大佬,另一位天才木子轩也已重度残疾,实力大损,即便如今她叛出师门,竟然还会引来这样大的麻烦,秦浩南忍不住在心中大骂红颜祸水。

  “这样天赋的弟子,你也肯放手?”阿梁闻言,颇觉意外,“那她现在在哪?”

  “并、并非秦某自愿放弃。”秦浩南眼中流露出愤恨之意,“而是那飘花宫宫主觊觎紫缘的玄阴体,设下埋伏以多欺少,强行将她夺走了。”

  “飘花宫?”阿梁转头看向另一名黑衣面具人,“瑶光,你听说过这个门派么?”

  “没有。”被称作“瑶光”的男子摇了摇头,眼神之中带着一丝疑惑,“你们南天剑派不是南疆省第一大派么?竟然还有其他门派敢强夺你的弟子?”

  他们不知道飘花宫?

  莫非不是大乾人?

  秦浩南心中一动,对于两个黑衣人的身份隐隐有了猜测,只因如今的飘花宫在大乾帝国名声大噪,几乎达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而黑衣人的信息却还停留在过去,极有可能是才入境不久的他国人士。

  “阁下有、有所不知,我南天剑派早已不是南疆第一大派。”秦浩南声音里带着一丝苦涩,“这飘花宫正是新晋的最强门派,虽然门中多、多为女子,实力却不可小觑。”

  “你们居然被一群娘们儿给抢了?”阿梁肩膀微微耸动着,似乎有点想笑,“这么说来,玄阴体已经拜入飘花宫门下了?”

  “应该是罢。”秦浩南感觉阿梁掐着自己脖子的右手微微一松,说话不觉流畅了几分,“飘花宫处心积虑将紫缘夺走,想来不会轻易放过她。”

  “飘花宫在什么地方?”瑶光忽然问道。

  “在咱们南疆省的南部,有一片青云山脉。”秦浩南听瑶光口气,似乎想要去寻飘花宫的麻烦,顿时来了兴致,耐心讲解道,“这飘花宫,便位于其中的清风山。”

  “希望你不要骗我。”瑶光语气森冷地威胁道。

  “这飘花宫如今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两位随便找人一问,便知真假。”秦浩南连忙说道,“秦某又如何敢随意欺瞒。”

  “走!”

  阿梁与瑶光对视了一眼,随即点了点头,顺手将秦浩南扔在地上,转身并肩朝着堂外走去。

  秦浩南见两人放过自己,不觉心头一松,转头开始查看弟子门人的伤势。

  “对了!”

  却见走到门边的瑶光忽然停下脚步,缓缓说道,“我这个人比较小心眼,秦掌门一个区区世俗天轮,竟然敢对我等不敬,若是就这么放过你,只怕我晚上会睡不着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