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二十二章 天意啊!(1 / 2)

  青云山脉位于大乾帝国南疆省的中南部。

  整条山脉绵延两千多里,山头无数,共有青云山、青松山、清风山、青城山四大主峰,其中海拔以青云山为最,高达一千三百米。

  这里位置偏僻,除了本地人之外,罕有前来观光的游客,因而自然环境保存得极好。

  夏日里,山间气候宜人,四大主峰之上奇石突兀、绿树成荫、山泉淙淙、灵气逼人,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人间仙境。

  到了夜间,空气中飘满了浮游物,在月色笼罩之下散发出淡淡的乳白色光芒,踏足期间,仿若置身星空,充满了浪漫的气息。

  然而,沈大锤和沈小婉这爷孙俩却丝毫体会不到这种情调。

  “爷爷,青云山上的人都好凶啊!”沈小婉嘟着嘴,一脸委屈。

  “丫头,忍着点,谁让这是人家的底盘呢。”沈大锤无奈地摇了摇头,“而且青云寨这名字,一听就不是什么名门大派,倒像是占山为王的山贼居多,哪会有什么和善之人。”

  “我不喜欢青云山,咱们还要在这呆多久啊?”沈小婉语气有些不耐。

  “差不多了,我仔细比对过地图,和青云山的地形相去甚远,上古遗址多半不在这里。”沈大锤揉了揉孙女的脑袋道,“明儿咱爷俩就去青松山看看。”

  “哦。”沈小婉应了一声,忽然又道,“爷爷,我饿了!”

  沈大锤:“傻丫头,在山林里,还怕没东西吃么,没看见树上那么多果子?”

  “可是我想吃肉。”

  沈大锤:“...”

  我还想吃螃蟹呢!

  老头在心中暗暗吐槽。

  望着上官君怡渐渐冰冷的身体,上官明月心如刀割。

  “姑姑,是我害了你。”上官明月脸上挂满了晶莹的泪珠,“若不是我一意孤行要偷跑到清风山来,你又怎会遭受这样的痛苦。”

  早在一刻之前,闻道学宫的丹药和钟的回元丹,都已经失去了效果。

  此时的上官君怡脸上已经没有了痛苦的表情,鼻息微弱,几乎难以察觉,恬淡的表情配上秀丽的容颜,犹如一位睡美人在等待着王子的亲吻。

  上官明月的心却已经跌到了谷底。

  “姑姑,你一定要坚持住。”上官明月的声音很轻,也不知是在和上官君怡说话,还是在喃喃自语,“母亲去世得早,从小到大,除了爹爹,就属你最疼我,最懂我。”

  “有什么好东西,你都会先想到我,有什么危难,你都会为我解决。”

  “在我心中,你是姑姑,更是亲姐姐。”

  “我总是想着,等到自己强大起来,一定要好好保护你,让你过上幸福的生活。”

  “现在,我已经渐渐拥有了保护自己和亲人的能力,可是你却”

  “姑姑,因为身体的原因,你总说自己是个怪物。”

  “其实在我心里,你是世界上最美丽、最温柔、最善良的女子,你是最纯洁的仙女,更是我人生的导师。”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做个普通的女人是什么滋味么?钟医师说了,他可以治好你的病,还可以让你的身体恢复正常。”

  “钟医师他马上就会回来替你治病了,所以你一定要挺住”

  平躺在地面上的上官君怡依旧宁静,眉宇间的灰色气息已经散去,脸上却再也没有了一丝血色。

  两行热泪自上官明月的眼眶之中滚滚落下。

  “姑姑”她的声音哽咽,渐渐地泣不成声。

  终于,她伏在上官君怡冰冷的身体上,嚎啕大哭。

  一阵微风拂过,现出了钟瘦长的身影。

  上官明月似有所觉,抬起头,眼中满是泪光:“钟医师,你来晚了一步。”

  钟没有吭声,只是静静来到两人身边,蹲下身子,伸手探了探上官君怡的鼻息,又搭在了她右手的脉搏之上。

  “还有救。”过得片刻,他忽然开口道。

  “真的?”上官明月瞪大了如水般的眸子,眼神之中多出一丝惴惴不安的期待。

  一颗晶莹剔透的丹药出现在钟手中,他轻轻捏开上官君怡的樱桃小嘴,将丹药送了进去,紧接着一记一阳指点在她的咽喉处,逼开喉管,强行将药物送入胃部。

  随后,他的手指沿着上官君怡的足阳明胃经和足少阳胆经一路缓缓点过,每一指都劲透经脉,只数十下,他便累得满头大汗。

  趴下身来,伏在上官君怡柔软的胸口侧耳倾听,钟隐隐约约可以感受到一丝微弱的心跳,频率极其缓慢,几乎难以察觉。

  他坐直了身子,右手搭在上官君怡白嫩的手腕上,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等待。

  大约盏茶功夫,钟感觉到这位睡美人的脉搏跳动渐渐清晰了起来,体内本已寂灭的元气,隐隐有了死灰复燃的迹象。

  伴随着元气的复苏,隐藏在上官君怡身体各处的狂暴灵力再次涌动了起来,狠狠绞杀着刚刚诞生出来的元气,也不知对这具身体的主人有何仇恨,竟是丝毫不打算让她有片刻安生。

  然而,与之前被“回元丹”激发出来的些许微弱元气不同,“回天丹”所催生出来的元气竟然丝毫不怵,仿佛涛涛海水般连绵不绝,前赴后继地流向身体各处,居然冲破了狂暴灵力的封锁,呈现出分庭抗礼之势。

  “回天”之力,名不虚传。

  上官君怡的平静苍白的脸上,渐渐浮现出红润之色,过得片刻,她居然睁开了眼睛。

  “姑姑,你醒了!”上官明月见状大喜过望,扑上去握住了上官君怡的手。

  “月儿。”上官君怡声音微弱。

  “姑姑,你感觉怎么样?”上官明月担忧地问道。

  “疼。”上官君怡紧皱着秀眉,艰难地吐出一个字,她受这门功法折磨日深,意志被磨练的十分坚强,却还是难以忍受暴躁灵力旋涡切割身体所带来的无尽痛苦。

  “钟医师。”上官明月抬头望向钟,柔美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凄婉,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含着晶莹的泪珠,惹人怜惜。

  “放心,上官姐姐的性命已经无碍。”钟轻声安慰道,“到屋里去吧,接下来我要给她施针。”

  说着,他一把抱起上官君怡丰腴饱满的娇躯,只觉怀中之人柔弱无骨,轻似羽毛。

  怕走路颠簸,震痛怀中美人,钟一路踩着云中仙步,三步并作两步飘进大院之中。

  院子里的一片狼藉,柳柒柒、尹宁儿正带着小萝莉仔细打扫。

  角落里,十多个精壮大汉被捆住手脚,蜷缩成一团,其中有受伤严重的,早已疼得龇牙咧嘴,大声哀嚎,却无人理睬。

  “钟!”小萝莉见了钟,连忙跑过来拉住他的衣角,眼神之中充满了担忧,“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