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 给我滚出来!(1 / 2)

  来到这个世界数月,钟文对于女人的态度,已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面对数位红颜知己,他虽然秉持着负责到底的态度,却早已无法做到一心一意。

  若是按照前世的观念,可以妥妥算作一枚“渣男”。

  即便如此,他却也未曾料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被美女给逆推了。

  眼前的叶青莲千娇百媚,风韵无限,浑身散发出成熟女性魅力,却又如此主动,如此果决,对于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子来说,无疑是一种致命的诱惑,遑论是经受过地龙心血改造,在男女之事方面需求极为强烈的钟文。

  在搭上叶青莲脉搏的瞬间,钟文便意识到,她被人灌下了数量巨大的催_情药物,若是不能在短时间内阴阳调和,极有可能会爆体而亡。

  以钟文的医术,自然可以选择制住叶青莲,在保住她性命的同时,以药物强行打断这个过程。

  然而,这样的治疗方案,必定会对叶青莲的身体造成损害。

  仅仅片刻的迟疑,等到他回过神来,已是软玉在怀,唇齿芬芳,体内气血上涌,脑袋“嗡”地一声,瞬间失去了抵抗的念头。

  毕竟这一路西来,没有任何一位红颜知己随行相伴,对于吸收了地龙心血的钟文而言,早已压抑了太久的天性。

  如同火山在心底爆发,他再也抑制不住,一把抱住怀中的叶青莲,狂热地吻上了佳人的樱唇、额头,脸颊,香肩……

  如果说当初在地龙山谷中面对宁洁,只是钟文单方面的宣泄,那么此时的一对男女,却同样狂躁,同样放纵,好似成堆的干柴,只是轻轻一点,便燃起熊熊烈火,烧穿一片天地。

  拥有怪兽体质的钟文,遇上喝下一整瓶“**万载”的叶青莲,正可谓棋逢敌手,将遇良才,两人都仿佛彻底失去了理智,只是不断地从对方身上索取、索取,再索取,酣战良久,依旧没有停歇的意思。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

  晨曦微露,东方欲晓。

  大半日时光转眼即逝,暗室之中却依旧充斥着娇_喘与呻_吟之声,一男一女仿佛不知疲倦,如同野兽一般,持续宣泄着无穷无尽的欲念。

  生命最原始的仪式热火朝天,似乎永远没有停止的那一刻……

  ……

  伏龙帝都的皇城御书房中,皇帝慕容秀正斜倚在檀木长椅之上,手中捧着翡翠玉杯小口饮酒,自得其乐。

  与老成谨慎的大乾皇帝李九夜不同,慕容秀才堪堪四十有五,正是生机勃勃、锐意进取的年纪。

  十年来的隐忍与奋发,充盈了国库,养肥了军队,也使得他对帝国的把控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绝不会出现似大乾萧家这般世家强而皇室弱的畸形格局。

  一朝展露锋芒,他便毫不犹豫地挥剑东进,试图从李九夜身上割下一大块肉来。

  战败之后,心志坚毅的慕容秀并未显露出丝毫颓丧之态,很快就重整旗鼓,厉兵秣马,随即挥师北上。

  这一回,伏龙大军的目标,变成了位于北边的惊羽帝国。

  作为最古老的人类势力之一,惊羽帝国的政权早已腐烂到了骨子里,军队更是毫无战斗力可言,在青年名将江语诗的猛攻下,很快就溃不成军,一败涂地。

  然而诡异的是,攻打另一路的大将军宫九霄,却遭遇了极大的挫折,尽管算不上失败,却迟迟无法向前推进,与江语诗耀眼的战绩相比,显得颇为尴尬。

  即便如此,江语诗的黑礁堡大捷,还是为伏龙帝国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巨大利益。

  求和、割地、赔款……

  惊羽帝国的一系列操作,无不昭示着这场战争的结果,已经盖棺定论。

  对于经历过挫折的慕容秀而言,这样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正是他稳固政权所亟需的强心针,可谓雪中送炭,暗室逢灯。

  站在书桌对面的江家家主江天鹤,能够清晰地感知到皇帝此刻的愉快心情。

  “语诗那丫头就要回来了吧?”慕容秀轻轻抚摸着手中的翡翠酒杯。

  “是啊,最多三五日,便能赶回帝都了。”听皇帝提及自家闺女,江天鹤眼中不觉闪过一丝暖意,“好好一个女儿家,总是东奔西跑,打打杀杀的,也不知将来能不能嫁得出去。”

  他嘴里抱怨着,脸上却写满了宠溺与自满之色。

  “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只有四岁,才刚过寡人的膝盖,还扎着两个小辫儿。”慕容秀满是缅怀之意,“当时就觉得这女娃儿聪明伶俐,能说会道,长大以后定然不同凡响,只是连寡人也未曾料到,她竟然在二十多岁就成长为帝国栋梁。”

  “也只有陛下这般英明之主,才能容忍那丫头胡来。”江天鹤微笑着道,“若是换做李九夜和金烈阳,绝不会同意由女子来执掌大军。”

  他口中的“金烈阳”,正是惊羽帝国皇帝的名讳。

  “不过是两个老朽之辈罢了。”慕容秀不屑道,“终有一日,统统会被寡人踩在脚下!”

  “陛下英明神武,年富力强。”江天鹤随声附和道,“假以时日,定能一统天下,开创万世基业。”

  “寡人若是得了天下,你岂非就是当世第一家族之主?”慕容秀笑道。

  “老臣年事已高,哪里还有余力折腾?”江天鹤摇了摇头道,“只要能够守住这份家业,便心满意足了。”

  “你这老货如此消沉,也不知如何混到现今的地位!”慕容秀笑骂道,“当真是天道不公!”

  “江家能有今日风光,还不是靠着陛下恩泽,祖宗余荫。”江天鹤呵呵笑道,“和老臣倒是没有多大关系。”

  “赶紧滚!”慕容秀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寡人看见你这惫懒模样就来气。”

  江天鹤笑嘻嘻地躬身施了一礼,随即转身朝着御书房门口走去。

  “对了。”眼看他就要跨出房门,身后忽然传来了慕容秀的声音,“语诗回来那天,寡人会亲自带领群臣前去迎接,还要大设庆典,这件事情,由你来负责操办。”

  “老臣遵旨!”

  江天鹤离开许久之后,慕容秀忽然开口道:“出来罢!”

  话音刚落,书房的屏风之后,缓缓走出一名约莫三十余岁的俊秀青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