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二十三章 你到底是谁?(1 / 2)

  星灵品级功法两极阴阳功,乃是上古时期顶级门派两仪殿的镇派功法,这门功法本身兼具灵技的属性,分为“阴极功”和“阳极功”两部分,一正一反,可以拆开单独修炼,每一部分都堪比一门铂金功法,若是阴阳两极同修,则相生相济、威力无穷,在星灵品级功法中也可以排在前列。

  只是根据钟脑中原版秘籍所述,若是将两门功法拆开修炼,则“阳极功”只有男子可修,而“阴极功”只有女子能练。

  一旦搞反了,轻则性征退化,不孕不育;重则灵力反噬、经脉尽碎。

  看着眼前的上官君怡,钟已经十分笃定,她错练了阳极功,而且还是不完整的版本。

  上官君怡浑身上下暖洋洋的,疼痛的感觉已经消退的差不多了,却连半分力气也没有,只是用一双如水般的美眸可怜兮兮地望着钟,生怕他自作主张,散去自己毕生修为。

  为了修炼这门功法,她经历了无穷的痛苦,献祭了毕生的幸福,明知留下狂暴灵力有害无益,却犹如面对自己的孩子一般不愿将之割舍。

  这种心理近乎病态,细细想来,却又是人之常情。

  钟心中犹豫,上官君怡毕竟不是飘花宫中人,于他没有什么恩情,又身具强大背景,一旦在她面前漏出金手指,难保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甚至连累到飘花宫。

  “上官姐姐,我可以治好你,也可以留下你一身修为。”钟受不得上官君怡凄美哀怨的眼神,决定开诚布公,一字一句道,“但是会暴露一些秘密,我怕为自己惹来杀生之祸。”

  “我理解。”上官君怡眼神一黯,“弟弟能为我做到这一步,姐姐已经感激不尽了,不该奢求更多,这份恩情,姐姐一定会想法子”

  “姐姐听我说完。”钟打断了上官君怡的话语,“我并不是个狠心之人,只是飘花宫上下于我有恩,便是拼了性命,我也要护得林宫主她们周全,不敢冒半点风险,所以”

  他顿了顿,接着道:“姐姐愿不愿意加入飘花宫?成了自己人,想来姐姐定会为我保守秘密。”

  “这”上官君怡迟疑道,“我已经有了师门。”

  “姐姐,又不是让你背叛师门,转投他人为师。”钟笑道,“坦白说,目前的飘花宫里,还真没有人够资格给你当师父呢。”

  修炼者门派有“出师”一说,在门派里学习之人一旦艺成出师,是可以选择加入到其他势力的。

  上官君怡看着钟的眼睛,认真道:“即便加入了飘花宫,若是师门和上官家的利益与飘花宫发生了冲突,我也未必不会背叛你们。”

  “我相信你。”钟眼中闪耀着期冀的光芒,“应该说,我想要相信你。”

  “罢了罢了。”凝思良久,上官君怡的眼神渐渐清明,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叹了口气道,“本就承了你天大的恩情,姐姐这后半辈子,就供你差遣吧。”

  “那么从今往后,咱们就是自己人了。”钟笑嘻嘻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连林宫主都不知道,姐姐可千万要替我保密。”

  说着,钟为刚刚抽取到的“醍醐灌顶一卷”选择了两极阴阳功,待到书架上的功法亮起金光,他伸出右手,轻轻按在上官君怡头顶。

  “醍醐灌顶!”

  钟在心中默念。

  上官君怡只觉眼前浮现出无数字,片刻之后,一篇完整的两极阴阳功出现在脑海之中。

  “这这是!”饶是她见多识广,却也难以明白这样的灵异现象,不由得吃了一惊。

  “这是完整的两极阴阳功,分为阳极功和阴极功。”钟解释道,“姐姐,你体内的阳极功灵力已经被我暂时压制,从现在开始,你就一边服用转灵丹,一边修炼阴极功。”

  上官君怡迷茫的眼神渐渐亮了起来。

  “如此一来,你体内的阳极功会越来越弱,阴极功则越来越强,待两者达到平衡之后,你再阴阳同修,功法的问题便可迎刃而解。”钟接着道,“这几日我会每天替你针灸,让你浸泡药浴,不出一周,你的身体就可以完全康复了。”

  “钟弟弟,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上官君怡长叹一声,幽幽道,“这样神奇的丹药,这样宝贵的功法,你随手就拿了出来,这份恩情,姐姐便是把自己卖了,也还不起啊!”

  “上官姐姐,你要是想把自己卖了。”钟将脸凑了过去,脸上露出一丝坏笑,“不如就卖给我吧。”

  林芝韵看着院子里被捆得横七竖八的十七名大汉,松了一口气。

  她带着乔二娘和四个小丫头马不停蹄地往清风山赶,一路上忧心忡忡,生怕飘花宫失守,看见眼前的场景,她知道,这一仗,算是打赢了。

  “师父。”柳柒柒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看见林芝韵等人,连忙起身相迎。

  “柒柒,发生了什么。”林芝韵打听道,“其他人呢?”

  “敌人来袭,被我们打败了。”柳柒柒最不擅长表述,讲得毫不精彩,“宁儿和小蝶都都睡着了,上官姑姑受了伤,钟在屋里替她治疗,上官姐姐应该也在那边。”

  “审问过这些人了么?”林芝韵看着躺在地上的十几名大汉道,“是不是澹台家的人?”

  “问了,他们嘴硬的紧,什么都不肯说。”柳柒柒无奈道。

  林芝韵点了点头,转身对乔二娘等人道:“二娘,今儿你们便在宫里好好休息,下一步怎么走,明日我们仔细商议。”

  乔二娘点了点头,便带着四个小丫头往飘花宫后面的空房间去了,她曾经上山多次,对飘花宫内部的构造很是熟悉。

  “林宫主,我劝你还是赶快把我们都放了吧,咱们主子的怒火,不是你一个小小的飘花宫承受得起的!”躺在地上的一名大汉见了林芝韵,不由得口出狂言。

  “你们主子是不是澹台谨?”林芝韵冷冷道。

  “美人儿,你亲我一下,大爷就告诉你,如何?”另一名大汉贱笑道。

  柳柒柒对着他怒目而视。

  “要不让这边的小美人来,也是一样的。”大汉虽然被捆,却丝毫不怵,反倒闭上眼,努起嘴,调戏起了柳柒柒。

  “理他作甚。”林芝韵拦下了拔剑欲刺的柳柒柒,“柒柒,你累了一晚上,先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说。”

  待柳柒柒忿忿离去,林芝韵也不理睬地上的大汉,径自赶往钟的房间,却见房门紧闭,一道纤细的身影抱腿坐在门前的地上,脑袋埋在膝盖上。

  走近细看,竟是高贵绝艳的大小姐上官明月。

  “上官小姐!”林芝韵轻声唤道。

  “林宫主。”上官明月抬起头,美丽白皙的脸蛋上带着一抹忧色,眼角隐隐含着泪水。

  “上官姐姐和钟在里面?”林宫主看着紧闭的房门,柔声问道。

  “嗯!”上官明月伸手擦了擦眼睛,站起身来道,“钟医师在替姑姑疗伤。”

  “能和我说说战斗的经过么?”林芝韵显然没有从柳柒柒那里得到太有用的信息。

  “嗯。”上官明月点了点头,朱唇轻启,“今天来袭的总共有二十六名敌人”

  听着上官明月娓娓道来,林芝韵的心情犹如坐了过山车一般起伏跌宕,她没有料到,在有一名天轮高手坐镇的情况下,竟然还会如此凶险。

  最后居然还是靠着钟力挽狂澜。

  几天前,钟体内明明没有半分灵力,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那个神秘的黑衣人到底是谁?

  他为什么要帮助飘花宫?

  林芝韵脑中满是疑惑,只觉头大不已。

  此时,房门忽然被推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