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1 / 2)

  听说钟要进宫替皇帝治病,李炎和舒殊同时面色一变。

  见识过“生生造化丹”的神奇功效,他们心知肚明,李九夜的苏醒,已成定局。

  然而,向来和李九夜形影不离的酒尊者,却并没有表现出多少喜悦之色,反倒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神情。

  “南宫姐姐,我想陪公主妹妹进宫一趟。”钟对着南宫灵说道,“这三位受伤的灵尊,一时半会是构不成什么威胁了,剩下的酒尊者,有青莲姐姐和风夕两位尊者在,想来也掀不起什么浪花来,这边的事情,就劳烦你多费心了。”

  “你尽管去罢,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南宫灵点了点头,忽然莫名其妙地来了句,“只不过那位皇帝陛下,恐怕未必需要你的救治呢。”

  “什么?”钟好奇道。

  “没什么。”南宫灵摇了摇头,微微一笑道,“去罢,或许是我猜错了也未可知。”

  钟见她不愿多说,也不坚持,口中发出“咕咕”之声。

  白头雕闻声振翅而来,无比温顺地停在他身前。

  “公主妹妹,上去罢。”钟拍了拍雕背,转头对着李忆如微微笑道,“让你体验一下高空飞行的感觉。”

  “我可以么?”

  李忆如看着体型硕大,威武不凡的白头雕,有些好奇,又有些害怕,俏丽的脸蛋上流露出迟疑之色。

  “莫看它长得凶恶,其实温顺得很。”钟哈哈笑着,轻抚白头雕颈部的羽毛,“不会咬人的。”

  白头雕被他抚摸颈部,感觉十分舒适,忍不住眯起了眼睛,浑身微微颤抖着,如同一只被人揉捏肚皮的小猫小狗,显得无比惬意。

  看见白头雕这般萌态,李忆如终于不再迟疑,缓缓靠近白头雕,在钟的引导下,翻身跃上雕背,牢牢抓住了雕脖子上的一撮羽毛。

  “咕咕!”钟口中再次发出指令。

  白头雕昂首挺胸,双翅猛地一振,“嗖”地蹿上天空,很快就躲进云层之中,再也无法看清踪影。

  “美女们,我去了,可别太想我哦!”钟笑嘻嘻地对着十三娘和上官明月等人挥了挥手,随即双足一蹬,亦自蹿上天空,直追白头雕而去。

  上官明月、十三娘和珊瑚看着钟的身影在空中化作一个圆点,渐行渐远,最终消失无踪,就仿佛目送一位脚踏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一时间心思各异,竟是无人说话。

  太子李炎依旧跪倒在地,只觉膝盖如同针扎一般,万分疼痛,想要站起身来,却又不敢,登时陷入到十分尴尬的境地。

  “舒大人。”南宫灵并不理会李炎,反而转头看向呆立在一旁,似乎被钟遗忘了的兵部尚书舒殊,问出一句奇怪的话语,“你所效忠的,到底是哪一位?”

  “这就是飞在天上的感觉么?”李忆如紧紧贴在白头雕背上,感受着两旁不断吹来的强风以及飞速后退的云朵,略微有些泛白的粉嫩脸颊上写满了兴奋。

  “怕不怕?”钟在白头雕右侧踏空而行,看似闲庭信步,速度却和猛禽不相上下。

  “刚开始有些怕,现在反而很舒服。”李忆如坦然答道,“总感觉这么飞下去,就能把所有不开心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

  “公主妹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钟嘻嘻笑道,“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哪有你这样的人?”李忆如忍俊不禁,“噗嗤”一笑道,“自己的开心,都要建立在别人的不开心之上么?”

  “可不是么?”钟哈哈笑道,“世人大多如此,本来过得很惨,但若是看见别人过得比我还惨,忽然就觉得自己其实还不错。”

  “哪有,若是周围的人整天愁眉苦脸的,我才不会开心呢。”李忆如摇了摇头,表示不认可,“我倒希望大家都过得幸福快乐,自己也会跟着愉快起来。”

  钟盯着李忆如温婉清秀的容颜凝视半晌,才说了一句:“皇室之中,竟然能培养出公主妹妹这般性格,当真是稀奇。”

  “生在帝王之家,就一定要变得如同大皇兄一般么?”李忆如回想起先前李炎的所作所为,不禁面色一黯,沮丧地说道,“皇位真的有这么好么?值得拿亲情来交换?”

  “皇位那可是个好东西。”钟耸了耸肩答道,“当了皇帝,就成了整个帝国权力最大的人,所有人都要听你的话,难道不是一件很爽的事情么?”

  李忆如眨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一脸茫然之色,完全无法体会当皇帝的爽点在哪里。

  钟正要再说什么,忽然看向已经出现在眼前的皇宫,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到了,咱们下去罢。”沉默片刻,他忽然开口道。

  白头雕速度极快,此行距离又不远,目的地很快便出现在两人下方。

  李忆如略微有些惊讶地看了钟一眼,不明白他如何知晓皇帝寝宫所在的位置。

  “公主妹妹。”钟转头看了李忆如一眼,柔声道,“你且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李忆如面露疑惑之色,那句“我和你同去”还没出口,却见钟身形一闪,已然消失无踪。

  身后传来阵阵脚步声,她一回头,便对上了舒云讶异的眼神。

  以钟如今的修为,在皇宫之中已经能够进出自如,“敛息大法”施展开来,即便是灵尊大佬,也未必能够发现他的踪影。

  不过短短数个呼吸,他便出现在李九夜的寝宫内。

  毫不犹豫地推开眼前的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扇做工精致,图案华美的金色屏风。

  绕过屏风,出现在眼前的,是两道站立着的身影。

  钟一眼便认出,左侧身着金色华服的,正是大乾皇帝李九夜。

  而站在皇帝身旁的,是一位鹤发童颜,满面红光的老者。

  感觉老者有些眼熟,钟在脑中仔细搜寻片刻,回忆起此人乃是在武亲王府有过一面之缘的孙御医。

  “你来了。”

  仿佛早已预料到钟会来,李九夜缓缓开口道,一副等候多时的口气。

  “李陛下,您不是病倒了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