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志向远大,抱负不凡(1 / 2)

  “妹夫,还请务必救下风老性命。”上官通听说风尊者还有救,脸上顿时露出喜色,“需要用到什么药材,费用由我一力承担。”

  若论谁最在乎风尊者的生死,当属这位盛宇商行的掌舵者无疑。

  只因是否拥有灵尊大佬,直接决定了未来商行在大乾帝国的地位。

  若是失去风尊者,对于整个商行而言,无疑一个重大的打击。

  “大舅哥说得哪里话。”钟文嘿嘿一笑,转头看向跪在地上不敢起身的李炎,“太子殿下又如何舍得让你来出这笔费用?”

  “正是,正是!”李炎总算机灵了一回,连声大叫道,“医治这两位灵尊的费用,自然由孤一力承担,还请钟…神医尽力施救便是。”

  “好说,好说。”钟文笑嘻嘻地自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

  就在他拔掉瓶塞的那一刻,一股浓郁的药香瞬间弥漫在整个大院之中,直朝着东宫墙外飘去,过不多时,连方圆一里内的帝都百姓,竟然都可以清晰地闻道。

  院中诸人只是稍微吸入一口香气,便如同服用了大补之药一般,只觉精神振奋,浑身舒畅,体内的一些隐疾,居然也开始被缓缓修复。

  白尊者只觉原本血流不止的右肩伤口,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收口,不由得心中震惊,甚至隐隐有种错觉,若是吞服了瓶中的药物,说不定自己的断臂还可以重新长出来。

  许久之后,帝都百姓之间,还流传着这样一个传闻。

  兴灵296年的秋天,天降恩泽,东宫附近的百姓跟着沾染到圣灵之气,不少身负重病之人都奇迹般地恢复了过来,甚至有瘸自忽然开始站直了行走,瞎子忽然重见光明的。

  这一日,帝都的某片区域,有不少年迈老人“垂死病中惊坐起”,随后便潇洒地向天再借了十数年,一时之间谣言纷纷,传为美谈。

  “妹夫,这、这是……”上官通吃惊地看着钟文从小瓶里倒出一颗通体雪白,表面布满了金色纹路的丹药,心中忽然有种感觉,若是能吃一口这药,怕不是要长生不老,青春永驻。

  “好教大舅哥知晓,此丹选用数十种万年灵药炼制而成,夺天地之造化,名为‘生生造化丹’。”钟文晃了晃手中丹药,空气中再次弥漫起一股浓郁的药香,“虽不能生死人,肉白骨,但活人只要有半口气在,这丹药便足以跟阎王掰掰手腕。”

  钟文手中的丹药,正是那一日以十万年首乌为主药炼制而成,即便他已经达到灵尊修为,当时的天地异象,却还是险些要了他半条性命。

  此时听他口吐狂言,大肆吹嘘丹药的神效,在场竟然没有任何一人觉得他言过其实。

  只因这药香实在是沁人心脾,无比诱惑,如同唐僧之于妖怪,令在场诸人忍不住打心底里生出一丝觊觎,一丝渴望。

  “数、数十种万、万年灵药?”李炎听了,险些吓尿,“钟……神医,不知这丹药价值几、几何?”

  “不贵,不贵,一颗马马虎虎也就五百万灵晶吧,两颗总计一千万灵晶。”钟文一脸淡然,“对于殿下而言,不过是小菜一碟。”

  李炎:“……”

  整个大乾帝国三年的国库收入都没有五百万灵晶,你怕不是想钱想疯了?

  若非性命捏在对方手里,他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平心静气深呼吸,李炎勉强挤出一副笑脸:“钟神医,一千万灵晶实在太多,孤一时半会如何拿得出来……”

  “没事,一时周转不开,欠着就行。”钟文一脸轻松写意,“我这就写一张契约灵纹,麻烦殿下摁个手印。”

  “这……”

  李炎面现迟疑之色,明知对方故意敲诈,却又不敢直接拒绝,当真是万分纠结。

  “殿下,两位前辈的气息已经越来越弱,若是还不及时决断,再拖个一时半刻,恐怕连我也回天乏术了啊。”钟文摇头叹息道。

  那你倒是给他们喂药啊!

  李炎心中咆哮道。

  两个老头似乎随时就要嗝屁,钟文却依旧狠狠敲着竹杠,乐此不疲,李炎心中犹如百万神兽奔腾而过,只觉从未遇到过这么贱的医者。

  “哎,既然殿下不愿出资拯救两位尊者的性命……”钟文又叹了一声,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右手举起屠龙刀,左手两根指头在刀面上轻轻抚摸着。

  “愿意,孤怎么会不愿意!”李炎回想起人间蒸发的东宫大殿,心头猛地一颤,连忙改口道,“孤这就签下协议,人命要紧,还请钟神医赶紧施救!”

  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道钟文会不见兔子不撒鹰,真的弃两位灵尊的性命不顾,担心届时上官明月不肯放过自己,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欠就欠吧,先保住性命再说。

  如是一想,他干脆破罐子破摔,爽快地接过契约,咬破手指按了上去。

  “殿下宅心仁厚,钟文佩服。”钟文眼看着李炎在契约上摁下手印,哈哈一笑,来到风夕两位奄奄一息的尊者身旁,以一阳指点在二人咽喉处,迫得他们张嘴,将生生造化丹送入两人口中。

  见两人吞下丹药,上官父女皆是神色紧张,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视着风尊者,而孑然一身的夕尊者,却甚少有人关注。

  过了不到小半刻时间,原本面如死灰,呼吸几乎微不可闻的两位尊者面色逐渐红润,胸口的起伏越来越大,虽然双目依旧紧闭,身上却已散发出勃勃生机。

  又过片刻,两名灵尊大佬几乎同时睁开双眼,接着竟然一咕噜坐了起来,目光四下扫视,脸上红光满面,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几十岁,表情却显得有些怪异而懵懂。

  “我还没死?”这是风尊者的第一句话。

  “要么大家都翘辫子了,要么咱们俩都还活着。”夕尊者看着围在四周的人群说道。

  “可我明明记得被成百上千支破灵箭射中了。”风尊者仔细打量着自身,满脸疑惑道,“就算还没死透,身上怎么可能会连一道伤疤都没有?”

  “被你这么一说,倒也奇怪。”此时夕尊者也已回想起先前的遭遇,右手抚摸着胡须道,“我也记得身中无数箭,就算没死,精神怎么会这么好?现在的我有种感觉,可以一拳打爆一座山。”

  “不错,我觉得浑身轻松,打娘胎起就没这么舒服过。”风尊者连连点头称是,“会不会是咱们已经死透,化作幽魂,所以身体才这么轻飘飘的。”

  “有可能,或许周围这些人根本看不见我们。”夕尊者的思维开始发散,“也不知道咱们身为幽魂,能不能触碰到活人。”

  “要不……你去试试?”风尊者怂恿道,“那太子甚是可恶,竟然埋伏战车偷袭咱们,夕尊者不妨上去给他两个耳刮子,看看他疼不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