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七十一章 这不是老牛吃嫩草么?(1 / 1)

  江语诗静静地站在擂台之上,体态婀娜,白衫飘飘,好似神仙中人。她手中的长枪不偏不倚地捅进若言胸口,又从他背后穿了出来,玉臂微微抬起,竟然将这名“诸葛草堂”弟子如同旌旗一般挂在了半空之中。“你、你怎么能反抗?”若言面容煞白,神情惊恐,再也不复从容。“这世间可不止你一人拥有秘法。”江语诗淡淡的说了一句,嗓音如黄莺出谷,悠扬婉转,令人心醉。“超越黄金品级的灵技,还有这种可以抗衡灵尊的秘法。”若言惨笑着吐出一口鲜血,“看来江家早就意图不轨,和圣地有所勾结。”“打输了,便开始乱泼脏水么?”江语诗不屑地冷笑道,“弟子如此,看来诸葛先生多半也是个徒有虚名之辈。”“贱人,胆敢侮辱师尊!”若言闻言,勃然大怒,拼命挥舞着手脚,“我杀了你!”然而,不等他动手,江语诗右臂一震,灵力喷涌而出,银枪表面忽然华光大作。“噗!”若言只觉一股狂暴的气息在体内炸裂开来,仿佛连五脏六腑都要粉碎成渣,口中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气势一滞,瞬间萎顿了下来。江语诗随手一挥,若言的身躯便脱离枪杆,狠狠向后飞了出去,“砰”地一声砸落在擂台之外的地面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慕容秀“砰”地一拍桌子,再次站起身来,心中的震惊,简直难以用言语来形容。这么一场比武,他坐了站,站了又坐,也不知道循环往复了多少回,身下木椅在这位天轮高手的反复施压下,竟然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响。“花老,她刚才做了什么?”皇帝焦急地问道。“这…难道是…”素来淡定从容的花老眼中,也不禁流露出讶异之色,口中喃喃道,“不、不可能,她才多大岁数?应该也是某种秘法吧?”同样震惊的,还有宫九霄与仇天爵这两位灵尊大佬。两人遥遥对视了一眼,似乎都想从对方的目光里,确认心中的猜测是否属实。江天鹤与江玉龙拼了命赶来救援,却不料台上情形瞬息万变,江语诗居然将实力堪比灵尊的若言击败,父子二人傻呆呆地站在擂台边缘,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当真是既惊且喜,还带着些许的尴尬。四周的围观群众们再次一片哗然,议论纷纷。“竟然又赢了!”“一穿六啊!江小姐的实力,恐怖如斯!”“若言公子刚才的气势,差点吓尿我了,还以为是绝世大佬,怎么一打起来竟败得如此轻松?”“看来是个银样镴枪头,实力经不起推敲。”“江小姐果然是武神转世,军神投胎,咱们伏龙帝国有她这样的天才在,何愁不能一统天下!”“我要回去把她的画像供起来,求江小姐保佑我突破人轮五层!”“你们说,江小姐打了这么久,是不是也挺累的,如果我现在上去挑战她,有没有希望捡个便宜,抱得美人归……”“是你做的?”叶青莲瞥了钟文一眼,语气之中带着些许不满,“只要是漂亮姑娘,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你都会掏心掏肺么?”“青莲姐姐放心,小弟只是稍稍帮了傻妞一把。”钟文连忙辩解道,“她并不知道我的能力。”“不过是早晚之事罢了。”叶青莲冷笑一声,不再言语。钟文尴尬地挠了挠头,只是嘿嘿嘿地陪着笑,心中有愧,完全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好。“铁大人,若是没有别人的话……”擂台上的江语诗已经转过身来,对着铁阙问道,“比武是不是可以结束了?”“这……”铁阙没料到这么多天才俊彦居然被江语诗一个人打穿,一时间踟蹰不已,想要否认,却又找不出什么理由,只好偷偷瞄向皇城上方的慕容秀。却见慕容秀脸上忽然露出坚定之色,右手轻轻按在了木椅扶手前端的圆角处。“铁大人,戚某不才,愿意一试!”上空忽然传来一道洪亮而浑厚的嗓音。众人抬头看去,只见一道魁伟的人影正悬空而立,五官端正,皮肤微黑,浅蓝色的长袍随风飘荡,竟是一位能够飞行的灵尊大佬。此人看上去不过四五十岁,眼神之中却透出一股历经沧桑的味道,实际年龄显然与外观并不相符。“戚尊者!”铁阙失声惊呼道,“您也想要迎娶江小姐?”“不错。”空中的灵尊大佬神情自若,毫不脸红地点了点头。观战席之中顿时炸开了锅,不少帝都权贵本来只是打算来看个热闹,顺便交际一番,却不料这一场比武反转不断,惊喜连连,令在座诸人无不生出“幸好没有错过”的想法。“是他!”仇天龙看着空中之人,脱口而出道。“老仇,他是谁?”钟文好奇道。“他叫戚威风,是伏龙帝国的护国灵尊之一。”仇天龙缓缓答道,“应该也是目前整个帝国最年轻的灵尊高手。”“哦?有多年轻?”钟文一听,登时来了兴致。“这……属下所谓的年轻,也只是相对普通灵尊而言,似主上与叶姑娘这般绝世天资,自然不算在其中。”仇天龙脸上露出一丝囧意,“戚威风虽然年纪不大,今年也该超过七十了罢。”“七十?还想要娶二十几岁的傻妞?”钟文面色古怪地吐槽道,“这不是老牛吃嫩草么?”仇天龙嘴角微微抽搐,身为百岁老人的他,忽然不想说话了。却不料擂台上方的江语诗,也发出了类似的言论:“戚叔叔,您是长辈,就莫要拿语诗来开玩笑了。”“语诗姑娘,在下并非玩笑。”戚威风正色道,“戚某虽然年纪稍长,却至今孑然一身,未曾娶妻,况且修炼者一旦达到灵尊境界,便会拥有三百年寿元,你我之间的年龄差距,又算得了什么?”江语诗:“.…..”戚威风一本正经的模样,令她颇觉无语,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反驳。“铁大人,此事恐怕不妥。”擂台边的江天鹤皱了皱眉头,对着铁阙抗议道,“咱们江家的女儿,并不愁嫁,怎样也不至于找个年龄相差三倍的罢?”“这……”铁阙虽为慕容秀心腹,却也觉得戚威风此举未免荒唐,不禁再次瞄向皇城上方。皇帝稳稳坐在檀木椅子上,面无表情,双手却神不知鬼不觉地给出了一个肯定的动作。“江、江家主,当初陛下安排江小姐比武定亲之时,并未规定参与者的年龄,戚尊者此举并不算违规。”铁阙无奈,只得硬着头皮违心道,“况且以灵尊强者的年龄来看,戚尊者不过七十多岁,正是青春之时,与江小姐倒也算是郎才女貌。”“铁大人这话,是真心的么?”江天鹤眯起了眼睛,声音渐渐沉了下来。在外人看来,这位第一世家的家主总是和蔼可亲,几乎从不与人翻脸,露出这般表情,已是心情差到了极点。“江、江家主。”铁阙感受到这位大佬身上散发出来的迫人气势,只觉心惊胆寒,欲哭无泪,却又不得不坚持道,“戚尊者天纵之才,修为惊人,想来也不会辱没了令千金。”江天鹤不再理睬铁阙,转头朝着皇城上方看去,碰巧与慕容秀的目光对在了一起。两人都没有说话,眼神中却传达出千言万语,这两位站在伏龙帝国顶端的人物,在须臾之间,便已经进行了无数次的思绪交换。慕容秀的眼神依旧坚定,并未有丝毫的动摇。良久之后,江天鹤终于轻叹了口气,转过头去,看着台上的女儿缓缓说道:“丫头,若是你看不上戚尊者,不嫁便是,没有人能强迫你。”此言一出,四下哗然。江天鹤这位素来处事圆滑的第一世家家主,居然公开抗拒皇帝的旨意。慕容秀并未站起身来,握着的双手却“倏”地青筋暴起,眼中闪过一丝凌冽之色。“江家主,戚某便这般入不得你法眼么?”戚威风眼中的怒意一闪而逝,语气却依旧平和,“连陛下定好的规矩,你都不打算遵守了?”“语诗这丫头才二十多岁,青春正好。”江天鹤淡淡答道,“戚尊者堂堂灵尊大佬,居然想要通过比武来求亲,未免有以大欺小之嫌,胜之不武。”“语诗小姐的实力,在天轮境界只怕已经没有对手,若是还不允许灵尊出战,谁还有资格成为她的夫婿?”戚威风心思敏捷,反唇相讥道,“江家主莫非故意推诿,将陛下的旨意示若儿戏么?”“戚尊者此言差矣,江某并不反对女儿嫁给灵尊。”江天鹤也不是省油的灯,立马反击道,“只不过年龄却也不可相差太大,好歹也不能超过四十岁。”“一派胡言!”戚威风眼中精光闪烁,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一丝怒意,“戚某阅人无数,却也从未见过世俗间有不到六十岁的灵尊强者,江家主未免强词夺理了。”“若是江某不限定未来女婿的年龄,岂不是帝都所有灵尊都有资格参加比武?”江天鹤并不退让,“若是来个两百岁的老牌灵尊,语诗也必须嫁过去么?”两位灵尊竟然当着一众帝都权贵的面唇枪舌剑,你来我往,吵得不亦乐乎,毫无大佬风度可言。“爹爹,戚叔叔,两位勿须再争了。”只听江语诗忽然开口道,“咱们江家身为臣子,又怎能不遵陛下旨意,既然戚叔叔愿意赐教,语诗自当奉陪!”“丫头,你……”江天鹤吃惊地看向女儿,不明白她葫芦里卖的什么邀。“语诗,你真要嫁给这个老货么?”江玉龙也不禁急道。戚威风的身份毕竟不同,若是江语诗败给宫青云,江天鹤还可以想法子在大婚前偷偷将宫家二少做掉,可一旦牵涉到灵尊大佬,即便这位第一世家家主,也并没有把握在短时间内取了对方性命。听见江玉龙称其为“老货”,戚威风满头黑线,面色不觉沉了下来。“既然是比武定亲。”却听江语诗不急不缓地答道,“只要戚叔叔能够战胜语诗,我自然会信守诺言。”“好!语诗姑娘不愧为女中豪杰!”戚威风眼睛一亮,大声赞叹道,“姑娘放心,待到成婚之后,戚某定会善待于你!”“若要成婚,戚叔叔还须打赢了这一场才是呢!”江语诗眼波流转,巧笑嫣然,妩媚娇俏的风韵直看得戚威风心中一荡。“姑娘说的是。”他原本只是受皇命而来,对于江语诗并没有多少倾慕之意,此时却忽然感觉,若是能够取到这样一位绝色尤物,倒也不失为一件美事,心情莫名有些亢奋,哈哈笑道,“那便请姑娘接我一招罢!”说罢,身在空中的他忽然抬起右手,灵力在空中幻化出一只黑色巨爪,对着下方的江语诗当头砸去。与此同时,一股浩瀚磅礴的灵尊气势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瞬间将整个擂台统统笼罩在内,没有为江语诗留下任何躲闪的空间。世人皆知灵尊与天轮之间的实力差距,如同天堑,几乎没有逾越的可能性。江家再强,终究还是要向寡人屈服!在戚威风出手的那一刻,皇城上方的慕容秀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然而,他眼中的笑意很快便化作惊愕。只见一道耀眼的银光如同天外流星,势如破竹,毫不费力地穿透了戚威风释放出来的灵力巨掌,依然去势不减,勇往直前,狠狠扎在这位灵尊大佬的右肩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