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三十七章 耿耿吾道悠悠吾心(1 / 2)

  “师妹!”

  眼睁睁地看着剑轻眉死在面前,剑以城和剑星罗同时发出悲凉的怒吼之声,身上爆发出惊人气势,双剑齐出,剑势如龙,分取沈巍的面门和心口。

  “蝼蚁!”

  沈巍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冷笑着吐出两个字。

  曾经与他齐名,甚至实力还隐隐在他之上的“天剑山庄”大长老,在如今的他看来,也不过是一只稍微强壮一些的蝼蚁。

  “天剑山庄”两大长老只觉四周氛围一转,连空气都变得粘稠了起来,本该近在眼前的沈巍,忽然变得无比遥远,就好像位于另一个世界,无论自己如何奋力向前,都永远无法触及到这个可恨至极的恶魔。

  “剑星罗,看来咱们今天要交代在这儿了。”剑以城苦笑着看向斗了一辈子的老对手。

  “老鬼,活着的时候,师妹没有做出选择。”剑星罗哈哈笑道,“等到黄泉路上,咱们再一较高下,看看谁才是真正配得上她的男人!”

  “好!”

  两人相视一笑,互相从对方的眼神之中,读到了释然,读出了默契,读出了一丝惺惺相惜。

  “参合剑!”

  这两位“天剑山庄”最强的长老齐声喝道。

  两道耀眼白光自长剑顶端疾射而出,精准而巧妙地汇聚在一点之上,融为一道威猛绝伦的恐怖剑气,直奔沈巍面门而去。

  这一剑,锋锐难当!

  这一剑,霸气冲霄!

  这一剑,居然顶着沈巍强悍的圣人之域砥砺向前!

  这是“天剑山庄”最强的两大长老燃尽生命的最后一击!

  目睹了这惊艳一击的威势,沈巍终于变了脸色,一股玄奥莫测的气息瞬间笼罩四方。

  这一刻,他本能地释放出蕴含着“迟滞之道”的域。

  白色剑光几乎就要击中他的脸颊,却终究还是无法抵消圣人之域的影响,速度骤然减缓了不少。

  沈巍微微侧首,轻而易举地躲过了两大长老穷尽心力的一击,随即转头狠狠地看向二人,眼中浮现出恶毒的红色光芒。

  “不识好歹的老东西!”他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英俊而苍白的面容略显扭曲,右手狠狠朝着二人挥去,“统统给我去死!”

  “本想在临走之前,让他脸上挂点彩。”剑星罗嘿嘿笑道,“看来,只好待老子死后化作厉鬼,再来给他点颜色瞧瞧了!”

  言语间,他的身躯表面已经被黑色火焰缠绕,覆盖,皮肉筋血逐渐化作飞灰。

  “想不到,老子纵横一世,居然会死在沈巍手上,还是跟剑星罗老儿一起。”剑以城脸上带着一丝遗憾,“真是晚节不保啊!”

  伴随着叹息之声,他的身躯同样为黑色火焰所吞噬,瞬间灰飞烟灭,只余下焦黑色的枯骨“噼里啪啦”落了一地,滚向四方。

  “刚才那是什么?”

  对于沈巍和三位长老之间的争斗,墨迪笙似乎并未放在心上,反而看向黑衣人问道,“天剑老儿没死么?”

  “他当然已经死了。”黑衣人沉吟片刻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道白光,应该是‘幽魂脱壳’?”

  “幽魂脱壳?”厉天帝忍不住问道,“什么意思?”

  “不过是一缕残魂罢了,构不成威胁。”黑衣人轻描淡写道。

  “莫非圣人死后,魂魄可以离体而去?”厉天帝追问道。

  “并非如此。”黑衣人摇了摇头,“圣人虽然强大,却终究还是人类,并不能做到灵魂永生,天剑老儿这道残魂,很可能与他修炼的功法有关系。”

  “他会不会把咱们的事情泄露出去?”厉天帝忽然想到一个关键问题。

  “这……”黑衣人愣了愣,语气并不坚定,“应该不会吧?”

  “无所谓。”墨迪笙脚下跨出一步,瞬间出现在百丈开外,“咱们已经不需要再隐瞒什么了!”

  只见他仰首挺胸,双臂舒张,身形再次拔高数丈,四周被无穷无尽的熊熊黑火所笼罩,滚滚青烟弥漫四方,整片山脉的温度瞬间上升了一大截,犹如来自地狱的魔神,将灭世灾难带入人间。

  “说的也是。”黑衣人笑了笑,同样跨出一步,身法诡异,速度惊人,仅仅一个呼吸之间,居然就出现在了一众“天剑山庄”门人的背面,“天剑山庄的功法和灵技,我需要誊抄一份。”

  “可以。”墨迪笙满不在乎地答道,“灵石、矿石、灵药和兵器,也都会分你一份。”

  两人言语之间,竟已将“天剑山庄”的物资视作己有,开始讨论起如何分赃。

  厉天帝与沈巍二人同样展开身法,分别出现在天空两侧,四大圣人隔空而立,隐隐将整个“天剑山庄”围在了中间。

  “自今日起,世间便再也没有‘天剑山庄’。”沈巍的声音里,透着难以抑制的兴奋,“七大圣地,仅余其六!”

  天剑山脉中心位置的四周,忽然凭空现出一道道灵力屏障,如同一个顶天立地的巨大牢笼,将整座“天剑山庄”笼罩其中。

  “看来是跑不了了!”说话之人,正是曾经与钟文发生过争执的剑沧澜长老,面对无可匹敌的圣人之威,他的表情略显沉重,眼中却闪耀着灼灼光辉,丝毫不露怯色。

  “老子本来就没打算跑!”另一位长老剑中原哈哈笑道,“身为剑修,若是遇见打不过的敌人,就只想着逃跑,实力如何精进?”

  “反正也是一死。”素来好脾气的剑心尘长老,亦是一反常态,“总不能让敌人太好过了。”

  “你待如何?”剑沧澜问道。

  “刚才看了大长老他们的做法。”剑心尘眼中灵光闪耀,“你们还不明白么?”

  “剑心尘,看你平时娘里娘气的,想不到关键时候,还真是个爷们!”另一位长老哈哈大笑,正是曾经与钟文交过手的剑百万。

  “机会只有一次。”剑心尘微微一笑,浑然不以为意,“就用咱们手中之剑,来完成大长老他们的遗愿罢!”

  说罢,他缓缓抬起右手,掌中一口利剑莹光闪耀,直指位于北方的沈巍。

  “正该如此!”

  剑沧澜、剑中原和剑百万等人齐声应道,四周一众长老脸上无不露出兴奋之色。

  面对生命的终焉,这群执着的剑修并未显露出丝毫怯懦,依旧斗志昂扬,一往无前。

  正如同他们手中的利剑,执着而纯粹!

  “耿耿吾道,悠悠吾心,一剑在手,神魔辟易!”

  剑心尘口中轻喝一声,手中长剑亮起夺目光辉,恍如日照。

  “耿耿吾道,悠悠吾心,一剑在手,神魔辟易!”

  “耿耿吾道,悠悠吾心,一剑在手,神魔辟易!”

  “耿耿吾道,悠悠吾心,一剑在手,神魔辟易!”

  ……

  洪亮而坚定的嗓音此起彼伏,每一个吟诵者的脸上,都闪耀着虔诚的光芒,数十上百道强光自四面八方疾射而来,精准地汇聚在了同一点。

  虚空之中,诞生出一柄银光闪闪的巨大灵剑,剑刃表面浮现出一道道玄奥莫测的金色纹路,散发出来的锋锐之气,竟然连上空的四位圣人,都不觉暗暗心惊。

  这是剑修的大无畏,是对剑道的大执着!

  这是心的力量!

  “该死的蝼蚁。”沈巍眼中闪过一丝烦躁与不耐,撇了撇嘴道,“何必要做无谓的挣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