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我只怕要遭遇不测(1 / 2)

  “钟、你”紫缘闻言吃了一惊,忍不住说道,“师截剑尊者乃是灵尊大佬,你可不要做傻事啊!”

  “灵尊大佬?谁还不是呢!”钟哈哈一笑,足尖点地,整个人蹿至半空,悬立在截剑尊者面前。

  他果然也有灵尊修为!

  截剑尊者看着钟显得过分年轻的面容,心头剧震,强自镇定道:“阁下还有何见教?”

  “看你不爽,想要揍你。”钟咧嘴一笑。

  “你们飘花宫仗着人多,这般欺凌同道,不怕遭到天下人耻笑么?”截剑尊者满脸义愤填膺之色,眼神却瞥向一旁的林芝韵。

  “此事与飘花宫无关,只是我的个人行为,她们都不会出手。”钟摇了摇头道,“再说揍你还需要仗着人多么?”

  说罢,他不再啰嗦,直接照着截剑尊者一拳打去。

  “小儿猖狂!”截剑尊者素来以南疆第一人自居,如何能忍受这般轻视,顿时勃然大怒,猛地伸手拔出背后宝剑。

  然而,他刚要将手中宝剑刺向钟,忽然感觉心脏剧烈跳动,浑身血液一滞,在短短一瞬间竟然丧失了行动能力。

  “喀嚓!”

  钟的拳头狠狠砸在截剑尊者面门之上,伴随着鼻梁骨断裂的声音,老头的身躯如同出了膛的炮弹,飞速向下射去,重重落在地面之上,激起漫天尘土。

  钟身形一闪,以肉眼几乎无法捕捉到的速度,瞬间出现在平躺着的截剑尊者身前,双腿一曲,两个膝盖重重顶在老头胸前,高举右手又是一拳击打在他的右脸颊上。

  “砰!”“砰!”“砰!”

  钟不停挥舞双手,一拳又一拳地捶打着截剑尊者的面部,从身后望去,也可以看见随着他的动作不断飞射而出的血液和牙齿,伴随着“噗噗”声响及阵阵哀嚎,场面一时间血腥无比,变得有些少儿不宜。

  而自诩为南疆第一高手的截剑尊者只是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双臂和双腿跟随者钟挥拳的律动,时不时地抽动、颤抖,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他、他怎么会这么厉害?

  紫缘素手捂唇,一双美眸瞪得老大,看着从前在自己心目中无人能敌的截剑尊者被钟打得如同孙子一般,毫无还手之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住手!”

  秦浩南大惊失色,双脚蹬地,纵身跃起,直扑钟而去,右手一掌击出,灵力在空中显化出一头凶兽穷奇,外貌似虎,背生双翼,张开血盆大口,咆哮着咬向钟。

  眼看灵力穷奇就要得手,钟身上忽然散发出一股磅礴浩瀚的灵尊威压,将秦浩南和穷奇同时笼罩其中。

  秦浩南只觉体内灵力一滞,身在半空却浑身无力,在惯性作用下又向前飞出将近一丈距离,这才屁股向上脸朝下,“扑通”一声跌落在地,结结实实摔了个嘴啃泥。

  看似威猛的穷奇失去了灵力支撑,毫无悬念地化作点点灵尘飘向空中,很快便消失不见。

  而钟却仿佛对身后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依旧挥动着拳头,一下又一下地捶打着截剑尊者的头部,孜孜不倦,毫不停歇。

  渐渐地,截剑尊者手脚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小,惨叫声也越来越弱,紫缘心中不忍,弱弱地开口劝道:“钟,能、能不能放他一条生路?”

  “你这丫头凭的心软。”钟回头看了她一眼,撇了撇嘴道,“这老头待你如此刻薄,还扬言要杀你老爹,留着他的性命作甚?”

  “他、他从前待我还不错。”紫缘低着头,嗫嚅道,“毕竟师徒一场”

  “既然丫头你开口了,那我便饶他一命罢。”钟深深对着她深深凝视了片刻,忽然咧嘴一笑,“只不过你说得太晚,这老头虽然能活下来,实力却要大打折扣,即便养好伤,也只剩下人轮修为了。”

  原来他一边殴打,一边还运转“五元神功”,不断汲取截剑尊者体内的灵力,这一通狂轰滥炸之下,老头身上的灵力早就所剩无几,已然伤到了根基。

  “你你”秦浩南气得双目通红,几欲发狂,“你好狠毒!”

  “我狠毒么?”钟转头看着趴在地上,无力动弹的秦浩南,笑嘻嘻道,“还有更狠毒的,你要不要听听?”

  秦浩南心头一凛,忽然意识到这少年的实力完全凌驾于整个南天剑派之上,自己辱骂于他,实非明智之举。

  “从现在开始,我会时刻关注南天城的情况。”钟不紧不慢地说道,“只要南天城主发生了任何意外,哪怕多掉了几根头发,南天剑派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赵、赵城主出不出意外,与我南天剑派有什么关系?”秦浩南终于认清现实,服软道,“我答应你不去找他麻烦便是。”

  “不,从今天起,南天城主的安危,便与南天剑派捆绑在了一起。”钟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若是他出事,不管是不是你们干的,我就会亲自出手屠灭整个南天剑派,你应该知道我有这个能力。”

  “你”秦浩南心中涌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他意识到,从这一刻开始,他非但不能为难紫缘的父亲,反倒要将其小心翼翼地保护起来,整个南天剑派,竟然要轮为南天城主的私人保镖。

  钟的身材不算壮硕,然而在秦浩南眼中,此时的他却如同一尊头顶苍天,脚踩大地的旷世神魔,浑身散发出无穷无尽的恐怖威势,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明白了么?”钟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问道。

  “我明白了。”秦浩南万般无奈,只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生平第一次体会到遭人威胁的痛苦滋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