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比我还像主角(1 / 2)

  双剑相交,李青飞快后撤一步,看向手中的黑色长剑,只见剑身完好如初,没有丝毫破损的痕迹。

  果然可以!

  倚天剑毕竟是向钟借来的,在刚才的战斗中,李青生怕宝剑受损,总是不自觉地避让萧问剑手中神剑,多少有些影响发挥。

  此时见兵器不落下风,他长舒了一口气,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地。

  萧问剑看了看手中的日神剑,又抬头望向李青手中之剑,眼中的惊讶一闪而逝。

  两人只是稍停片刻,复又你一剑我一剑地较量起来,这一回,萧问剑感觉李青剑上的气势明显比之前提升了一大截,自己居然隐隐落在了下风。

  “怎么可能!”萧擎右手一拍身旁的茶桌,激得茶杯茶盘同时向上一跳,“李青手上拿的,绝不是鱼殇剑!”

  “父亲,李青手上宝剑的颜色,与先前钟借给薛平西的那把宝刀有些相似。”萧无情忽然开口道,近距离和屠龙刀对战许久,对于这把宝刀的颜色,他印象颇深。

  又是钟!

  这讨厌的家伙,真是无处不在!

  近些年来萧家父子风头极盛,无往不利,却不料在一个小小少年手中接连吃瘪。

  父子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看见了对方眼中的惊诧、气愤与无奈。

  李青放开手脚,剑出如龙,瞬间打破了原本势均力敌的局面,占据了场上七成攻势,渐渐将萧问剑压在了下风。

  萧问剑压力激增,出手空间越来越小,每出一剑都感觉滞涩不畅,失败的阴霾渐渐笼罩心头。

  难道我真的不如他?

  萧问剑愣愣地看着李青刺来的一剑。

  这一剑携着无可匹敌的气势,角度极为刁钻,竟似避无可避。

  输了,又要输了!

  萧问剑仿佛接受了即将败北的命运,缓缓闭上双目。

  一道蓝色倩影忽然出现在他脑海之中,犹如天上仙子一般风华绝代,艳压群芳。

  仙子手执月白色宝剑,对着他当胸一剑刺来。

  剑势如惊芒掣电,带着死亡的气息,瞬间将他卷入无尽深渊。

  不,我不能输!

  仙子的惊天一剑在萧问剑脑海中不断重复,一股狂暴的气息自他身上疯涌而出,瞬间笼罩在擂台之上。

  他忽地张开双目,手中长剑看似缓慢地向前刺了出去。

  明明是李青先出手,萧问剑手中的长剑却后发先至,居然比他更快了一步到达,逼得李青不得不回剑后撤。

  李青退开一步,心神不乱,手中长剑微调,刁钻地袭向萧问剑左肩。

  眼看着就要被击中,萧问剑眼中瞳孔扩张,右手再次缓缓刺出一剑。

  也不知为何,这看似缓慢的一剑,居然先一步来到李青胸前。

  李青额上微微冒汗,身形猛地一扭,险而又险地躲过了袭来的这一剑,只觉对方招式无比玄妙,令人难以捉摸。

  两个回合下来,萧问剑仿佛掌握到了诀窍,开始持剑反攻,每一招看上去都慢吞吞的绵软无力,却将李青逼得连连后退,竟然丝毫没有反击之力。

  “这、这是!”

  酒尊者嘴巴张得老大:“此子剑术,居然隐隐摸到了一丝道的痕迹,三殿下怕是危险了。”

  “酒老,何谓道?”李炎修为最低,听得一头雾水。

  “太子殿下,修为到了我这样的地步,再一味地堆砌灵力,已经没有了意义。”酒尊者解释道,“若想更进一步,便需寻找自身的修炼之道,老夫这一把年纪,也才堪堪触摸到一丝道的影子,始终不得其门而入,萧问剑年纪轻轻,居然也已经达到了这一步,此等天才,当真是闻所未闻。”

  “萧擎倒是生了个好儿子。”李九夜盯着擂台两人,颇为郁闷地说道。

  场上风云变幻,顷刻间萧问剑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他缓慢地刺出一剑又一剑,李青不断后退,手中长剑采取守势,应对得十分吃力。

  擂台并不大,李青一步一撤,不多时便已来到擂台边缘,处于退无可退之绝境。

  赢了!

  萧无情狠狠握紧拳头,情绪罕见地失去控制,露出兴奋激动之色。

  他原以为李青中了暗算,萧问剑可以轻松问鼎,而自己有心算无心之下,也多半能够战胜薛平西,重回榜单前十之列。

  然而整个过程一波三折,完全出乎意料,在神奇少年钟的干扰下,父亲和自己的谋划频频落空,几乎就要功亏一篑。

  看见萧问剑被李青压得束手束脚,这位足智多谋的“多情公子”一度失魂落魄,彻底放弃了希望,却不料从未被他真正寄予希望的大哥竟然发动了绝地反击,以神奇剑术将武王李青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就是专注的力量么?

  短短一瞬间,他竟然有些羡慕起萧问剑的纯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