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想变强(1 / 2)

  “小老弟咧?”

  钟买完菜回到林府,待要替郑齐元再梳理一番经脉,却发现房中已经失去了这个柔弱少年的影子。

  “齐儿说是想一个人出去走走。”郑玥婷语气有些低落,“不要我跟着。”

  想到弟弟说这话时空洞的眼神和低落的情绪,郑玥婷颇有些黯然神伤。

  “他一个人?”钟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小家伙不会想不开吧?”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郑玥婷脸色“唰”地白了:“我去找他!”

  我是不是该注意一下言行了?

  看着绿衫少女匆匆离去的身影,钟一拍脑门,自我反省了一秒,随即快步追了上去。

  郑玥婷来到府门口,与外头进来的林朝哥迎面碰上。

  “郑姑娘,出门去么?”林朝哥眼睛一亮,笑嘻嘻地迎了上来。

  “嗯,我去找小齐。”郑玥婷与他本就不熟,忧心忡忡之下,哪有心思寒暄。

  “刚刚看见郑小弟往西边去了。”林朝哥却并不放弃,锲而不舍道,“你初来帝都,人生地不熟,我带你去吧。”

  “好!”郑玥婷爽快地点了点头。

  林朝哥只觉这美貌少女嗓音清脆悦耳,性子豪爽大气,当真令人喜欢,不禁心头痒痒的:“郑姑娘,请随我来。”

  两人一前一出了林府大门,朝着西边街道快步而去。

  一路上,林朝哥闻着身后飘来的淡淡少女幽香,只觉心情愉悦,精神振奋,脚下步伐都不由得轻快了许多,端的是龙行虎跃,矫健如飞。

  郑姑娘也是飘花宫弟子,不知道能不能让大姐给我做媒,若是能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他脑中神游天外,浮想联翩,很快便开始考虑起将来要和郑玥婷生多少个小孩,堂堂尚书公子,思维跳跃之快,竟与平日里YY女神的穷苦屌丝无异。

  然而,带着郑玥婷在西边数条街道上晃荡了数圈,却连郑齐元的影子都没见到,林朝哥脸色渐渐有些尴尬,他偷眼瞄向身旁郑玥婷,只见女神面上忧色更浓,心中也不禁暗暗焦急。

  又过了一条街道,仍旧不见郑小弟踪影,林朝哥清了清嗓子,正想说两句话缓和气氛,却见郑玥婷忽然神色一凝,脚下莲步轻移,化作一道翠绿色的虚影,疾如闪电般朝着左侧街角蹿了过去。

  这是什么速度!

  林朝哥只觉眼前绿影一晃,便失去了女神的影子,嘴巴长得老大,心中忽然生出一丝自卑。

  我姐姐是飘花宫宫主!

  他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快步朝着郑玥婷离开的方向赶去,靠近街角处,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嘈杂之声。

  转过街角,郑玥婷窈窕纤细的背影出现在了眼前。

  “郑姑娘。”林朝哥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她身旁,只见女神的白皙的俏脸蛋涨得通红,贝齿紧紧咬住嘴唇,双手紧紧攥在一起,美眸之中射出愤怒的光芒。

  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映入林朝哥眼中的,竟然又是那位兵部尚书府的二公子连玉堂。

  而郑玥婷的宝贝弟弟郑齐元则躺倒在地,面色惨白,嘴角带血,胸口被连玉堂右脚狠狠踩住。

  他紧紧抱住连玉堂的右小腿,努力想要将之掰开,然而双方实力相差太过悬殊,瘦弱的手臂在连玉堂粗壮的右腿面前,犹如撼树蚍蜉一般,起不了丁点作用。

  此时的连玉堂身边已经换了两名侍卫,从气势上来看,比先前被郑玥婷秒杀的二人,似乎要更强一些。

  四人左侧站着一名身着粉色纱裙,前凸后翘,于秀丽之中带着一丝妩媚的年轻女子。

  女子眼角含泪,嘴唇发白,面上流露出恐惧之色,丰盈的娇躯止不住地颤抖着,一副手足无措的可怜模样。

  怎么哪里都有你!

  见此情形,林朝哥哪里还不明白,这位连二公子怕是病又犯了,而今天的郑齐元,正是昨天的自己,只不过境遇更要凄惨几分。

  “你这小子,那么垃圾的修为,居然也敢我的闲事?”连玉堂右脚将郑齐元牢牢钉在地上,手上折扇轻轻拍了拍他惨白的脸颊,轻蔑地笑道,“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有几斤几两么?”

  郑齐元使尽力气挣脱不开,只好瞪大了眼睛狠狠盯着连玉堂,“呸”地将口中鲜血朝他脸上吐去。

  “臭小子,找死!”连玉堂头微微一偏,轻松躲过这记偷袭,所有中折扇狠狠抽在郑齐元脸上,划出一道鲜艳的血痕,“也不知道你这样的废物,如何能够活到今天!”

  郑玥婷早就气得肺都快要炸了,此时见弟弟受辱,哪里能忍,正要上前给连玉堂一个教训,手臂却忽然被人拉住。

  自从步入天轮,她的感知范围就有了大幅提升,可以很轻易地察觉周围人群的动向,此时居然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靠近身旁,不由得吃了一惊,慌忙转头。

  “钟。”看见来人懒洋洋的笑容,她这才松了口气,“你拦我作甚?”

  “你保护了他这许多年。”钟摇了摇头,难得正经道,“就没想过要了解自己弟弟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么?”

  郑玥婷闻言一愣,不服道:“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齐儿了。”

  “最亲近的人,未必是最了解自己的人。”钟脸上表情严肃不过数秒,又恢复了嬉皮笑脸,“再说就算他给人抽死了,只要有我在,也能救活过来,怕什么,且再观察观察!”

  郑玥婷:“...”

  能救得回来,就要看着他先死一回么?

  她被钟带得思维有些混乱。

  “啪!”

  连玉堂正手抽完,又反手来了一扇子,在郑齐元脸上留下两道深深的血印:“臭小子,服不服?”

  “胆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强抢民女,就算我实力低微,奈何不得你。”郑齐元感觉两颊火辣辣的,疼痛不已,口中却毫不退让,“也总有人能治得了你!”

  “实话告诉你,我爹爹乃是兵部尚书连绝城,莫说只是带走这位芙蓉姑娘两三日。”连玉堂哈哈大笑道,“就算要了她的命,你又能耐我何?”

  “这郎朗乾坤,便没有王法了么?”郑齐元神色黯然。

  “傻小子,你现在才知道么,在这帝都之中,我连玉堂就是王法。”连玉堂脚下用力,地轮修为爆发出来,踩得郑齐元口吐鲜血,“你实力这么差,却拼了命地强出头,莫非是看上这位芙蓉姑娘了么?”

  说着,他淫邪的眼神扫向一旁浑身发颤的粉裙女子道:“眼光倒是不错,只可惜这等姿色的女人,唯有我这样的强者才配拥有,似你这般蝼蚁,除了眼睁睁地看着心上人躺在我床上承欢之外,什么也做不到。”

  “只、只有你这样心存邪念之人,咳、咳咳,才会以为世人都、都与你一般思想龌龊。”郑齐元感觉胸口承受的力量剧增,骨头喀喀作响,连呼吸都变得无比困难,“我相、相信这世间,终、终究会有天理在,你这样的人,绝对不得好死!”

  望着脚下这名蝼蚁般弱小的少年脸上倔强的表情,连玉堂心中忽然一阵烦躁,极为不爽,眼中隐隐透出一丝杀意。

  “芙蓉姐姐,你、你赶快跑!”郑齐元用尽最后的力气,双手死命抱住连玉堂右腿,对着粉裙女子大声喊道,“去林府求援,自会有人救你。”

  钟旁听两人对话,正为郑齐元的骨气暗暗叫好,忽闻“芙蓉姐姐”四字,登时哭笑不得,瞬间出戏,再看那名粉裙美女,只觉别扭无比,似乎远不如刚才那般漂亮。

  “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去死罢。”连玉堂右腿一振,轻松荡开郑齐元双臂,右手高高举起,手中折扇化剑,对着他的胸膛狠狠刺了下去。

  我要死了么?

  郑齐元心头一片宁静,竟没有太多的悲伤和愤慨,他缓缓闭上双眼,坦然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小老弟,你明白了么?”耳边忽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他睁开双眼,只见连玉堂的扇子堪堪就要刺中自己胸膛,却忽然停滞不前,这位连二公子面上露出惊恐之色,身体保持着将刺未刺的姿势,一动也不动。

  “钟大哥?”他转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钟笑嘻嘻的脸庞,“明白什么?”

  “芙蓉姐姐沾不得不对,是明白这个世界的至理。”钟轻轻抓住连玉堂肩上的衣服随手一甩,将他扔出很远,“砰”地一声重重砸在地面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