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七十八章 择日不如撞日(1 / 2)

  “大小姐!”

  盛宇商行总部之中,曲掌柜望着行色匆匆,颇为狼狈的上官明月与李忆如等人,吃惊地问道,“发生了什么?”

  “曲叔叔,快把所有护卫都召集起来!”上官明月急匆匆道,“二皇子对咱们商行下手了!他的人马,应该很快就会追来!”

  “什么!”曲掌柜闻言一惊,随即目光扫视四周,颇为疑惑地问道,“家主呢?他不是和小姐一同前往王府的么?”

  “风老和爹爹中了毒,被李荣操控了神智!”上官明月言简意赅地解释道,“咱们便在这里与王府的走狗决一死战,定要将爹爹他们救出来!”

  “什么!”曲掌柜跟随上官通已有二十余个年头,两人交情极深,听闻家主被李荣下毒,他吃惊之余,不觉火冒三丈,“敢对家主下毒,怡亲王好大的胆子!我这就去召集高手,跟他们拼了!”

  话音刚落,他便急匆匆地夺门而去,留下上官明月等人在大堂之中愁眉苦脸,心情沉郁。

  “明月姐姐,你也莫要太担心了。”李忆如见上官君怡愁眉不展,便柔声宽慰道,“适才小妹已经派人给宫中送信,父皇绝不会容许二皇兄这般倒行逆施,胡作非为,咱们再坚持一会,情况定会好转。”

  “我也知道李荣绝对猖狂不了太久。”上官明月无精打采地答道,“只是据他所说,那‘血灵种神散’一旦服下,便无物可解,也不知爹爹和风老能不能恢复过来。”

  “二皇兄说话,向来不怎么靠谱,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哪有完全解不了的毒药。”李忆如轻抚其后背,摇了摇头道,“再说姐姐莫非忘了么?就算别人解不了,却多半难不倒某个人。”

  “你是说……钟文?”上官明月眼睛一亮,拉住李忆如柔嫩的小手,激动地说道,“是了是了,那家伙医术通神,想必能解了爹爹他们身上的毒!”

  “所以当务之急,还是要想办法拖住二皇兄他们。”李忆如笑着点了点头道,“在父皇行动之前,决不能让他夺走商行的掌控权!”

  “对了,忆如,你怎么知道李荣会对咱们下手?”心情略微放松之下,上官明月的思维登时活跃起来,瞬间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还能够及时赶来救我?”

  “有人送信给我,说是二皇兄设下陷阱,意图将你们骗入王府,用药物加以控制。”李忆如如实答道,“只是那好心人在街上找了个孩童代为传信,我也未曾见到本人,无法知晓其身份。”

  “这就奇了。”上官明月不解道,“此人若是提前知晓了李荣的阴谋,为何不直接通知咱们盛宇商行,反倒去跟你报信?”

  “这点小妹也想不明白。”李忆如迷茫地摇了摇头,只是胡乱猜测道,“也许他得到消息的时候太晚,亦或是联系不上你们吧,不过他还在信中提及风尊者可能会成为敌人,特意让小妹请一位灵尊大佬助阵,如今看来,倒是统统被他言中了。”

  上官明月还要再问,夕尊者却忽然开口道:“他们来了!”

  几乎就在同时,众人头顶上方传来了风尊者苍老的嗓音:“夕尊者,咱们切磋得好好的,怎么就走了?”

  “轰!”

  紧接着,一道惊天巨响自大堂前方传来,原本设有防御类灵纹阵法的商行总部主楼墙面上,居然凭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灵雷!

  望着自缺口处蹿进来的一道道身影,上官明月等人俱是面色一变,神情无比凝重。

  入侵者竟然多达上百人!

  每一名入侵者身上,都散发着强悍的修炼者气息,而上官通和风尊者也赫然在列,最后进来之人身着华服,眼睛小得如同两条细线,脸上带着饥渴的笑容,正是“怡亲王”李荣。

  眼见李荣非但穷追不舍,来势汹汹,还为了一己私欲,擅自动用灵雷这样的军用物资,李忆如柔婉俏丽的脸蛋上,不自觉地闪过一丝愠怒。

  “小姐,你们没事吧?”

  听见爆炸声响,曲掌柜急匆匆地赶了回来,在他身后,紧紧跟随着二十余名商行高手,每一人皆是神光内敛,气势不凡,这位老掌柜竟然在短短几句话的功夫,便召来这许多强者,足见其在商行之中的威望甚是不凡。

  “家主!”看清来犯之人,曲掌柜心头一震,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跟随在他身后的商行高手们也是一片哗然,大多陷入到混乱之中。

  “曲老哥,你来得正好。”上官通和言悦色地说道,“我打算将商行资产统统转移到王爷名下,麻烦你尽快将一应契约资料梳理妥当,咱们今天就把这事给办了。”

  “什么!”曲掌柜浑身一震,如闻天方夜谭。

  “曲掌柜,爹爹被李荣下药迷失了心智,万万不可听他的!”上官明月焦急道,“咱们先将爹爹和风老救下来,再想办法请医师替他们解毒!”

  两相对比之下,显然是上官明月的解释更为合理,曲长老等人脸上无不露出愤恨之色,纷纷对着李荣等人怒目而视。

  “月儿,你何时变成了这般胡乱造谣生事的孩子?”上官通面露不满之色,斥责了女儿一句,又转头看向曲掌柜道,“曲老哥,我现在清醒得很,你看哪里像是被人下药的样子?”

  “家主,若非失了智,很难想象您会作出这样荒唐的决定。”曲长老叹了口气道。

  “爹爹,赶快清醒过来啊!”即便知道无法用言语唤醒父亲,上官明月却还是锲而不舍,苦口婆心道,“若是再这样下去,您辛苦了半辈子的成果,就要让李荣这个卑鄙小人平白摘了去啊!”

  “王爷的名声,不容践踏!”上官通面孔一板,厉声说道,“月儿,若是再敢这般胡言乱语,就莫怪为父不客气了!”

  “爹爹,你……”明知上官通所言并非本心,听见最疼爱自己的父亲说出这般绝情的话语来,上官明月却还是忍不住悲从中来,眼眶之中,隐隐有泪花闪动。

  “家主,就冲刚才这一句,老曲便知小姐所言不假。”曲掌柜一拍双手,缓缓说道,“您若神智清醒,绝不会对小姐说出这般话语,劳烦诸位将家主解救出来!”

  他这最后一句,却是对身后的众位高手所说。

  “曲掌柜说的是!”一名高个子刀客哈哈笑道,“二皇子想得倒美,家主哪有平白无故将自家产业送人的道理?老子最讨厌这种暗地里下毒的卑鄙小人,甭管什么皇亲国戚,今天都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老高所言极是!”一种商行高手齐声应和,纷纷抽出兵器,面对堂堂“怡亲王”,竟然没有半分迟疑和胆怯。

  “敬酒不吃吃罚酒!”李荣面色一沉,小眼睛里闪过凌厉之色,“那就统统拿下吧!”

  “连家主的话都不听了么?”上官通长叹一声,“平日里好吃好喝地伺候你们,不想却养了一群白眼狼,要你们何用!”

  话音刚落,他脚下跨出一步,瞬间出现在曲掌柜等人跟前,气势全开,挥拳便打,丝毫不念故旧之情。

  被上官通开了个头,李荣带来的其他人手也齐齐扑了上来,盛宇商行和公主府的高手们当然不会坐以待毙,果断掏出兵刃迎了上去,双方很快就“乒乒砰砰”打作一团,喊打喊杀的声音瞬间响彻四方。

  “夕尊者,咱们找个地方罢!”风尊者一脸淡定地说道。

  “自当奉陪!”夕尊者口中淡定,内心却是叫苦不迭。

  他的实力和风尊者半斤八两,纵然在灵技属性上略微压制对方一头,差距也是极其有限,即便全力应战,都不敢轻言必胜,更何况还得时时刻刻注意出手力度,不敢真的伤害到风尊者,这般憋屈的战斗,当真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