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零九章 投奔河对岸的老奶奶(1 / 2)

  “砰!”

  钟文的身躯笔直坠落,与地面碰撞,发出一道清脆的声响。

  他静静地躺在山地之上,仰面朝天,目光涣散,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嘴角两侧同时有血液缓缓流下。

  看来这一次,是真的要挂了啊!

  自从被地龙心血改造过身体之后,这是他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终究还是血肉之躯。

  在真正强大的力量面前,仅仅依靠一滴地龙心血的强化,再加上未经岁月沉淀的“灵纹炼体诀”,依旧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阵阵钻心痛楚自胸口袭来,钟文已经许久未曾体会过这样的感觉,虽然新奇,却并不美好。

  凌霄圣人这一指所带来的的伤害并未结束,一股怪异的灵力顺着胸前的伤口钻入钟文体内,在他四肢百骸间流动着,所过之处,经脉寸寸断裂,心肝脾肺等脏器亦是无一幸免。

  短短一瞬之间,钟文体内已经没有多少完好的部件,他嘴角流出的血液越来越多,面容慢慢扭曲,意识逐渐模糊。

  “这一指,蕴含了我七成灵力。”凌霄圣人眼中罕见地闪过一丝惋惜之色, “能将一位圣人逼到如此地步,你也足以自傲了。”

  钟文静静地躺在原地,一动不动,没有丝毫声息。

  “无烟违反规定,多半就是为了这小子,也不用再审讯了。”凌霄圣人缓缓转身,对着下方兀自运转功法的杨长老随口吩咐了一句,“直接让她们师徒去‘凌云洞’面壁三十年,切记莫要伤到她肚子里的孩子,齐宣还在外头奔波,不可寒了他的心。”

  “是!”杨长老待要爬起身来施礼,才刚停止运功,丹田处的灵力便再次疯涌而出,吓得他连忙盘膝坐下,拼命催动功法,丝毫不敢松懈。

  “钟文!”

  “小师弟!”

  钟无烟师徒再也无法抑制悲痛之情,拼命朝着钟文所在的方向赶去。

  这一回,那股无形的阻力已然不见,二女顺利地来到钟文身旁,两只雪白的柔荑分别置于其口鼻之间和左胸之上,焦急地探查着他的情况。

  所感知到的状态,却令两人的心沉到了谷底。

  此时的钟文气息近乎于无,心脏间隔许久才会极其微弱地跳动一下,而这心跳的频率,还在不断降低。

  “傻孩子,你怎么这样傻!”

  钟无烟脸上挂满了泪水,猛地伏倒在钟文胸口,悲声恸哭着,“是我害了你!我对不起镇海,更对不起你!”

  季薇竹蹲坐在一旁,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倔强地抿着红唇,紧紧凝视着钟文清秀而苍白的脸庞,似乎想要将他的容颜牢牢印刻在脑海之中。

  圣地中人干涉世俗,真的这般不可饶恕么?

  红头发的郭长老目光扫过悲痛欲绝的钟无烟师徒,以及呆若木鸡的楚秋阳,最终落在了钟文那一动不动的白色身躯之上,脑中第一次对于这条铁律,产生了一丝质疑。

  天色渐渐暗了一些,仿佛就连上苍,也为钟无烟凄绝人寰的悲哭之声而动容。

  便是性格刚硬火爆的杨长老,也不觉流露出些许同情之色。

  唯有凌霄圣人的表情依旧那般平和而淡漠,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他瞥了钟文最后一眼,随即缓缓转过身去,不打算再做逗留。

  扑通!

  扑通!

  扑通!

  就在钟无烟等人陷入绝望,凌霄圣人几欲离去之际,钟文的体内忽然传来一阵阵心跳之声。

  这一道道声音初时微弱,却逐步增强,渐渐达到了震人耳膜的程度。

  “怎么可能?”

  凌霄圣人猛然转身,紧紧盯视着躺在地上的白衣少年,眼中的震惊之色,几乎化作实质。

  扑通!

  扑通!

  扑通!

  钟文体内的心跳声还在不断变强,到了后来,竟然震天动地,响彻云霄。

  “钟文!”

  “小师弟!”

  钟无烟等人俱是面露喜色,紧张地凝视着钟文,原本已经放弃的希望,再次涌上心头。

  不知过了多久,那裂石穿云般剧烈的声响仿佛终于达到了顶点,开始渐渐衰弱下来,逐步恢复到普通人的心跳声。

  也就在此时,钟文紧闭的双目,缓缓张开,眸中射出灿灿夺目的耀眼光芒,竟是如同两道电光,直冲云霄。

  紧接着,他的身躯如同被无形的线条拉扯着,缓缓漂浮起来,又一次站立在了高空之中,双目炯炯,精神饱满,丝毫看不出受伤的痕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竟然比先前更为强大了几分。

  “不得不说,你让我感到很意外。”凌霄圣人对着钟文上下打量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道,“小小年纪,就能修炼到这般地步,假以时日,或许真的可以成为与咱们七个老家伙比肩的存在。”

  “你却让我很失望。”钟文咧嘴一笑,“世间最强的七大圣人之一,便只有这点本事么?”

  我今天是怎么了?

  话刚出口,他便觉追悔莫及,懊恼不已。

  诚如凌霄圣人所言,挑衅一个实力远强于自己的存在,并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与他原本的行事作风也是截然不同。

  然而,此时此地,面对想要责罚钟无烟师徒的凌霄圣人,他却不知怎地心头冒火,只想狠狠地恶怼对方,这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怒意,完全凌驾于理智之上,不受意识掌控。

  难道是……他?

  强行压抑着心中的怒气,钟文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脑中不自觉地闪过了另一个“钟文”。

  “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保命之法。”凌霄圣人的神色已然恢复平静,口中淡淡地说道,“但这样的底牌,你又能故技重施多少次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