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 贪图我的盛世美颜(1 / 2)

  房间里一片寂静,仿佛可以听见针掉在地上的声音。

  “还不赶紧滚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江语诗终于娇声呵斥道。

  “不装了么?”钟文一骨碌爬起身来,笑嘻嘻地说道。

  江语诗瞪了他一眼,气呼呼地扭过头去,酥_胸一起一伏,蔚为壮观。

  “你刚才这一出,还真是险些把我骗到了。”钟文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只可惜演技终究是嫩了些。”

  江语诗冷哼一声,并不理睬。

  “这样的美人计,你对多少人施展过?”钟文打量着她曼妙的身姿,若有所思地问道。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此言一出,江语诗的面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冒犯一般,冷冽的声音给人一种如堕冰窟的感觉。

  钟文挠了挠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明天就滚出江府别院。”江语诗毅然决然地转身朝着屋外走去,“再也不要让我看见你这个混蛋!”

  然而不等她跨出房门,眼前忽然毫无征兆地现出了钟文的身影。

  前一刻还站在床边伸着懒腰的白衣少年,不知如何已经挡在了门前,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闪开!”江语诗厉声叱道,“好狗不挡道!”

  “火气这么大做什么?”钟文嘟囔着道,“来亲戚了么?”

  “滚!”江语诗气得脸颊通红,若非没带兵器,只怕早就拔出宝剑砍将过去。

  钟文往前踏出一步,瞬间出现在江语诗面前,脑袋微微前倾,两人的脸蛋相隔不过半尺距离。

  江语诗微微一惊,忍不住向后退出一步。

  钟文看似上身不动,然而无论江语诗如何后退,两人之间的距离却始终保持在半尺以内,竟是如影随形,甩之不去。

  如此这般,江语诗退一步,钟文便进一步,很快就将她逼到了墙角。

  江语诗还要再退,却为屋墙所阻,正要向右移动,只见钟文猛地伸出左手,按在她右侧的墙面上,脸上的神情深邃沉静,竟然如同霸道总裁一般,摆出了“壁咚”的造型。

  “你、你做什么!”江语诗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气势大不如前。

  钟文也不曾料到自己竟然会摆出这个姿势,见美人气息急促,神态慌乱,他忽然顽皮心起,喉咙一沉,用冷酷的声音说道:“女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江语诗一脸懵逼,完全不明白他在做什么。

  “说出你的愿望。”钟文甩了甩头发,继续耍酷,“我会满足你。”

  江语诗终于忍不住道:“你在发什么神经?”

  “诶?”钟文大受打击,“你不觉得我刚才的样子很帅很霸道吗?”

  “就这副蠢样?”江语诗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我还以为你患了脑疾呢。”

  “切,没品位的女人!”钟文颇为扫兴地嘀咕了一句,随即又懒洋洋地问道,“说吧,想要我怎么帮你?”

  “你、你愿意帮我么?”江语诗眼中闪动着晶莹的光芒。

  “堂堂江家大小姐,都愿意放下身段跑到我房间里来使美人计了。”钟文哈哈一笑道,“看了这么一出好戏,小爷我好歹也要打赏一番不是?”

  “什么叫打赏一番?你到底会不会说话?”江语诗娇嗔着拍打了他一下,脸上的愠怒之色却已消去了大半,“说得我像个戏子似的!”

  “就冲你刚才的表现,只怕世间大部分戏子的演技,还不如你。”钟文嘻嘻笑道,“即便没有了江家小姐这层身份,你也一定能在戏班子里混得风生水起。”

  “去你的!”江语诗轻轻啐了一口,随即面色一正,“说正经的,你能不能参加几天后的比武?”

  “我?”钟文闻言一愣,“你们皇帝会允许大乾人参加么?”

  “哎,只怕多半是不会同意的。”江语诗眼神一黯,语气低落地说道,“而且有萧家人在,你的身份也隐瞒不了。”

  “萧家?”钟文好奇道,“莫非是萧无恨和萧无情他们?”

  “不错。”江语诗点了点头,“如今萧家在咱们伏龙帝国混得风生水起,已然跻身顶级权贵的行列,这一次比武,他们也会派人参加。”

  “莫非你是想让我打败其他所有人,再故意输给你?”钟文又问道。

  “并非如此。”江语诗摇头道,“比武的规则,乃是由我出手,与所有人一一较量,谁若是打赢了我,便能成为江家的女婿。”

  “啥?车轮战?”钟文吃了一惊,“从未听说过如此扯淡的规则,那岂不是谁排在后面出场,谁的胜算就越大?你纵然实力再强,终究也有力竭之时。”

  “不错,这是陛下定立的规则。”江语诗面上露出苦闷之色,“在我被击败之前,这场比试,怕是不会结束。”

  “听说这次你立下大功。”钟文大惑不解道,“怎么反倒落得这般下场?”

  “便是因为功劳太大。”江语诗苦笑着道,“江家如今的势头,已经远远超过其余三大家族,只怕引起了陛下的不安。”

  “看来你们伏龙皇帝的肚量,也不过如此。”钟文呵呵一笑,眸中闪过不屑之色。

  江语诗秀眉微蹙,沉默不语。

  或许连她自己都未曾意识到,唯有在面对钟文的时候,这位在伏龙帝国享有盛名的女强人,才会展现出最真实、最鲜活的一面,变得有血有肉,活色生香。

  “既然是车轮战,就算我参加了比武,又有什么用?”只听钟文又问道。

  “若是你能早些出场,我可以故意败在你手里。”江语诗白皙的脸颊上,莫名浮起一抹红云,“到时候便对外宣称择你为婿,再假装成亲不就行了?”

  “什么叫做‘故意败在我手里’?”钟文不满道,“说得好像你本来能打赢我似的。”

  “少啰嗦!”江语诗瞪了他一眼,“行不行,给句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