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 代表世间女子制裁你(1 / 2)

  “啧啧啧!”

  仔细端详着眼前这只美得不像话的莲足,钟文不禁赞叹连连,“傻妞你长相普通,唯独这双脚倒是生得漂亮。”

  “你放手!”

  江语诗奋力一挣,想要将右腿从钟文的魔爪中抽离出来,却觉对方的手掌犹如铁钳,无比坚固,所有的努力终究只是徒劳,只好在口中怒叱道。

  “刚才被你揍了这许多下,也该轮到我打回去了。”钟文哪肯放手,反倒伸出食指,在她光滑的足底轻轻划过。

  “啊!!!”

  江语诗如遭电击,娇躯剧烈颤抖着,无力抵抗之下,娇美的嗓音之中,已然带上了一丝哀求,“不、不要!”

  “哼哼,现在讨饶,已经晚了。”钟文故作凶恶状,“承受我的怒火吧!”

  “我不会放过你的!”江语诗自知无法抗拒,只好放着软绵绵的狠话,闭上双目,强作镇定地接受将要到来的折磨。

  然而,不停微微颤抖着的睫毛,却令她内心的紧张和动摇暴露无遗。

  感受到钟文的手掌触碰,一股温热的气息顺着足底直往上涌,瞬间流遍全身,江语诗忍不住浑身一颤,紧闭着的眼眸中,隐隐泛起一丝晶莹的泪光。

  然而过了许久,记忆中那种教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奇痒却还是没有出现。

  江语诗忍不住睁开眼睛,看向钟文所在的位置。

  却见前一刻还一副恶棍模样的白衣少年,此时正似笑非笑地凝视着自己,眼神中透着些温柔和调皮。

  而他那只宽阔的手掌仍旧握着自己右足,并不搔痒,只是以轻微而柔和的动作缓缓摩挲着。

  这种程度的抚摸并不会令人感到痛苦,反而隐隐有些舒服。

  当然这一点,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意识到自己又一次遭了戏耍,江语诗再也忍受不住,猛地扑上前去,抓了狂似的对着他又抓又挠。

  “停!停!”钟文大声呼痛道,“傻妞你疯了么?”

  然而从他的面部表情,却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痛苦之色。

  在接受地龙心血的改造之后,他那强悍的肉身,显然已足以抵御世间任何女子的指甲攻击。

  “打死你!打死你!”

  江语诗一边尖叫着,一边不停地施展指甲大法,挠了半天也没抓破半点皮毛,忍不住抬眼望去,却见钟文嘴里大呼小叫,脸上却挂着嘚瑟的笑容,非但不觉痛苦,反倒似乎有些享受。

  心高气傲的江语诗哪里能忍受这等屈辱,眼见指甲无用,干脆一低头,一俯身,对着钟文的肩膀张口咬去。

  “邦!”

  一声脆响传来,江语诗感觉自己仿佛咬在了铁板上,一时间脑瓜嗡嗡,连牙齿都险些被震掉几颗。

  “你、你肿么这么硬?”她满怀怨气地瞪着钟文,捂着嘴唇含含糊糊道。

  “当初在军营里,某位女将军似乎也说过要将我碎尸万段之类的话。”钟文凑到她跟前,笑嘻嘻地说道,“吓得我心惊胆寒,夜不能寐,谁知过了这许多日子,她也没能要了我的性命,看来女人的话,果然当不得真。”

  “你……”江语诗粉嫩的脸颊气得一鼓一鼓的,对面前这个比铁块还硬的男人恨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莫要得意得太早,本姑娘总有一天要让你好看!”

  “就凭你那点三脚猫功夫,还是省省吧。”钟文哈哈大笑道,“就算我站在这里一动不动,任你攻击三天三夜,都破不了防御。”

  “你……”江语诗很想反驳说自己已经是灵尊大佬,然而一想到在钟文强得变态的实力跟前,普通灵尊还真的只能算是“三脚猫”,不觉有些气馁,话到嘴边,又给生生咽了下去。

  “现在的你想要打败我,只有一个办法。”钟文一而再,再而三地变着花样激怒她,却又仿佛毫无自觉,反倒凑得更近了一些,两人的脸颊几乎就要贴到一起。

  “什么办法?”

  分明知道对方嘴里多半吐不出什么象牙,江语诗却还是本能地脱口而出道。

  “还能是什么法子?你虽然脑子不灵光,可毕竟还是个勉强能看的女人,而我又是个身体健康的男人。”钟文脸上带着少儿不宜的邪魅表情,“正所谓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只要你能把我榨干……”

  “滚!”

  江语诗的人生至少有一半在军营里度过,对于那些男人们粗俗的荤段子自然不会陌生,瞬间便听懂了钟文话里的“内涵”,顿时七窍生烟,明知揍不疼对方,却还是忍不住挥动粉拳,再次狠狠捶打了上去。

  能够在这样的年纪成为一军统帅,她自然不会是性格莽撞之辈,甚至在大多数人眼中,江语诗都是属于那种极度冷静的冰山性格,运筹帷幄,有勇有谋,然而一旦碰上钟文,她那高冷女神的人设却总是瞬间崩塌。

  有时候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少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总是能轻而易举地让自己失去理智,变得易怒易激,心绪震荡。

  “不考虑试一试么?”钟文轻而易举地将她双手抓住,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她的剪水双眸,缓缓伏下身去,目光之中流露出强大的侵略性。

  这是一种强烈的觊觎感,是一种赤果果的占有欲。

  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在看见江语诗的时候,都曾露出过这样的眼神,却独独不包括钟文。

  自从相识以来,这是钟文第一次展现出想要霸占她的念头。

  素来坚定果敢的江大小姐,顿时陷入到极度的混乱之中,迷茫、惊讶、胆怯、无措……各种各样的情绪纷至沓来,几乎要将她的思绪挤碎。

  然而在这许多情绪之中,却又夹杂着点点喜悦,丝丝期待。

  此时此刻,堂堂伏龙女将,当世最为出色的青年俊杰之一,竟如同十六七岁的思春少女一般,脸颊生晕,小鹿乱撞,大脑完全陷入到宕机状态,眼看着钟文的嘴唇越凑越近,却作不出任何反应。

  四瓣嘴唇紧紧贴在了一起,第三次的亲吻,与前两次又有所不同。

  钟文可以明显感觉到江语诗初时有些慌乱无措,随后渐渐沉醉其中,最终却又猛地扭动挣扎了起来,竟似十分抗拒。

  “邦!”

  这是江语诗试图咬破钟文嘴唇未遂,反倒自食其果的声音。

  该死的小贼,连嘴唇都这么硬!

  江语诗秀眉挤作一团,素手捂唇,口中发出“嘶”的一声,在反震之力的作用下,显然疼得不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