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十五章 要征服女人的心,就要先征服她的胃(1 / 2)

  “地契到手了没?”金员外急切地问道。

  看着眼前这个艳若桃李,体态丰满的俏寡妇,金员外眼中闪过一丝邪火,只是地契之事关系到性命安危,他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

  毕竟,身后还有四名地轮高手和十几个精壮大汉在虎视眈眈。

  在这些人眼中,金员外不过是扶风城里一个小小的富户,完全可以生杀予夺。

  “拿到了。”王嫂点了点头,看着金员外臃肿丑恶的嘴脸,在心里叹息一声。

  今生今世,就要在这个人渣身边度过了,也不知道这样的选择是对是错。

  “好!好!王家妹子立了大功了,赶快把地契给我。”金员外大喜,心头的压力去了大半,目光不觉扫向了王嫂突翘的下半身,眼神之中充满了淫念。

  真是个俊俏的婆娘,老子要好好玩两天,再卖到窑子里去。

  至于娶进门,那是想也不要想,一个下贱的农村妇女,还是个寡妇,我堂堂金员外也是要面子的好不?

  只要这件事情办成,获得澹台家赏识,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

  王嫂强忍着恶心,探入怀中去取地契。

  然而,怀中竟然空空如也。

  她面色大变,拼命搜寻,却丝毫找不着地契的踪影。

  “怎么了?”金员外看见她的表情,心中一紧。

  “地、地契不见了。”王嫂面色苍白,额头渗出晶莹的汗珠。

  “什么!你、你再仔细找找。”金员外心头一沉,还不死心地催促道。

  “真的不见了。”王嫂脸上浮现出绝望的神情。

  “怎么会这样,你这个蠢妇,是怎么办事的!”金员外忍不住破口大骂,撸起袖子就想上去踹她。

  “怎么回事,会不会遗失在山上了,你再回去找找?”祁大伸手制止了金员外的暴行。

  “我偷取地契的事情,被那个叫钟的年轻人发现了。”王嫂无力地摇了摇头道,“他没有阻拦我下山,但那张地契绝对是被他夺走了,虽然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

  “你,你个贱人,居然敢耍我!”金员外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我杀了你哎哟!”

  祁大只是轻轻一挥手,金员外肥硕的身躯就飞出很远,重重摔在地上,砸得地面上尘土飞扬。

  “怎么被发现的?”

  “我,我不知道,偷取地契的时候,周围明明没有人的。”王嫂眼神呆滞,一板一眼地答道。

  “既然事情败露,这两个人已经没有价值了,处理掉吧。”祁大转头对着十几名大汉冷冷道,“不要留下痕迹。”

  说罢,带着另外三人转身便要离开。

  “大人,不要啊大人,不要杀我啊,都是这个贱人办事不利,我还有价值,我还有价值!”金员外狗一般地爬过去抱住祁大的小腿,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我有钱,我可以给你们很多很多钱,还有房产,还有店铺和酒楼,统统给你们,求求您饶我一命罢!”

  祁大将面露厌恶之色,一脚将他踹开很远,头也不回地走了。

  “求求你们,求求你啊!!!”

  待到四人走远,余下的十几个壮汉之中走出一人,果断一刀插向金员外下体,紧接着又是一刀捅进心窝,结束了他丑陋的一生。

  “老大,这个女人长得还挺不错的,杀她之前能不能先让兄弟开开荤?”一个壮汉盯着灵魂出窍般发着呆的王嫂淫笑道。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动作快点,不要耽误了正事。”头领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大汉笑嘻嘻地朝着王嫂的方向走去 ......

  “你们盯着清风山的动静,有情况立即汇报。”头领叮嘱了一声,便带着众人离开了,只留下两名大汉继续盯梢。

  “这小子倒是快活。”

  被留下的那两人听着药田里断断续续传来的声音,眼红不已。

  厚厚的云层飘过,遮挡住皎洁的明月,失去了月光照耀的药田伸手不见五指

  “你?”林芝韵一双美眸盯着钟上下打量,几乎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话。

  “是啊,再也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了。”钟眼神毫不闪避,和女神对视着。

  “你一个大男人,要接替王嫂的工作?”林芝韵一再确认。

  “在我眼中,男女平等。”钟语气铿锵,“一份工作应该由最适合的人来做,而不是以性别来决定。”

  “男女平等”这句话听得一旁的柳柒柒眼睛一亮,看向钟的眼神更加柔和了几分。

  在这个极度男尊女卑的世界里,“男女平等”这样的话说出来,绝对算得上是离经叛道,林芝韵震惊之余,却又很难生出反感。

  “那如何证明你是最适合的人选呢?”林芝韵忍不住反问道。

  按她原来的想法,是打算再从山下找一个农妇来接替王嫂的工作。

  “我的厨艺天下无双,我打扫房间又快又干净,我洗的衣服看上去就和新买的一样”钟滔滔不绝地吹嘘起来。

  “空口无凭,只是耍嘴皮子的话谁都可以做到。”林芝韵被钟的话逗得有点想笑,为了维持天轮高手的威严,又不得不拼命忍住。

  “这个简单,一试便知。”钟脸上满是自信,“今天中午的饭菜就由我来负责,当作是求职考试吧,若是宫主对我做的菜不满意,就算考核失败,如何?”

  “你说的若是那种加了赛神仙的鸡汤,的确算得上是人间美味。”林芝韵以为他又要故技重施。

  钟有种被轻视了的感觉:“那鸡汤不过雕虫小技,今天才是我展现真正技术的时候。”

  见钟心意已决,林芝韵也不好拂了他的面子,只能点头同意,想着到时候再找个借口让他自己放弃。

  于是,钟怀着膨胀的自信心,兴致高昂地下山采购去了。

  有了哈哈菜谱大乾版,钟可以轻易找到前世一些烹饪材料的替代品,譬如有一种“酸果”果汁的味道,和醋很像;而前世深得他喜爱的花椒,则可以用一种“天麻草”来替代;另有一种名为“蝶红娇”的花朵,取其花瓣放在水里浸泡,可以获得一种甜汁,与白糖水味道相似

  满载而归的钟并没有直接回到飘花宫,反而是先跑去了女刺客冷无霜所在的秘密山洞里。

  “别练你那破剑法了,快来帮我削土豆皮。”

  对于万金楼的杀人术,钟很是鄙夷。

  冷无霜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他,圆润的脸蛋一鼓一鼓的很是可爱。

  她身上穿着钟买的橘色外套,表情看上去柔和了许多,不再像是个冷血的刺客,胸前线条起伏,无比壮观。

  “看什么,快点快点,买菜花了太长时间,有些来不及处理食材了,快过来帮忙,今天可是我在飘花宫的求职考试哩。”钟自说自话道,“拿小刀给这几个土豆去皮,还有那边的菜叶子也帮我切一切,我先把这活鱼处理一下,搞定了我有重谢。”

  “求职?”冷无霜听得一脸迷茫,“你要应聘医师么?”

  钟高超的医术早已获得了刺客妹子的认可。

  “不是医师,是厨子。”钟头也不抬地开始刮鱼鳞,“还有扫地僧。”

  冷无霜:“”

  虽然不知道“扫地僧”是啥,但是“厨子”和“扫地”的意思她还是明白的。

  “还愣在那里干吗,不会是这两天睡太多,把脑子睡傻了吧?”钟催促道。

  “你才傻。”冷无霜白了他一眼,还真的拿起小刀开始给土豆削皮,“你一个大男人,要去飘花宫给一群女人当厨子、当下人,不怕被人耻笑么?”

  “男人怎么了?男人很金贵么?”钟不以为然道。

  “至少在大多数人眼中,男人比女人要高贵得多。”冷无霜是穷人家出生,削土豆的动作非常熟练,“更何况以你的医术,到哪里都能混的很好,地位绝对远远高于飘花宫这样一个小门派的掌门。”

  “记住,没有谁生来就比谁下贱。”钟突然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冷无霜道,“高贵与否,看的不是出身,不是性别,而是这里。”

  说着,他伸手指了指冷无霜丰满的左胸。

  “你这个登徒子!”冷无霜脸一沉。

  “想什么呢,我说的是心灵!”钟哭笑不得,“你的思想怎么这么不纯洁。”

  “哼!”冷无霜脸微红,只是低头削土豆,不再搭理他。

  然而,钟的那一番话,却不时在她耳边回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