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二十章 你们果然是坏人!(1 / 2)

  少女身旁的地面上,躺着一名白发白须的年迈老者。

  老者面色灰白,双目紧闭,或许是心口处遭受了致命一击,衣服上沾满了鲜血,一动不动地平躺在地,已然失去了呼吸。

  一个红色包袱在老者的尸体旁边散落开来,露出了一些银票、银元,以及为数不多的几颗灵晶。

  一名蓝衫人迫不及待地抢上前去,将散落在地的财物统统收拢起来,重新用包袱包好,挂在了肩膀上。

  其余几人,则纷纷拿色眯眯的眼神盯视着红衣少女,脸上无不露出淫邪之色。

  “你们这些恶贼,竟然杀了爷爷!”极度悲伤之下,红衣少女撕心裂肺地哭喊着,居然压制住内心的恐惧,对着一名蓝衫人狠狠扑了过去,“我跟你们拼了!”

  然而,为首的那名蓝衫人身上忽然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天轮气势,红衣少女只觉浑身一僵,便再也无法动弹,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

  “哎哟,小娘子这样心急么?”蓝衫人一脸淫笑地走上前去,伸手在少女白里透红的脸颊上轻轻摸了一把,“放心,大爷们今天定会让你体会一下的滋味,教你此生难忘。”

  身后几名蓝衫人齐声大笑,口中污言秽语不断,只听得红衣少女惊恐万分,泪水止不住地潸然而下。

  跟随爷爷在乡间住下的那一刻,她便开始怀念帝都的繁华生活,整日闷闷不乐,郁郁寡欢。

  老头只有这么一个孙女,自然是倍加疼爱,将她视若掌上明珠,见宝贝疙瘩无法适应乡间生活,短短十数日间便憔悴不少,痛定思痛之下,最终还是决心将买来不久的田产房屋全部变卖,带着孙女重新返回帝都。

  然而,少女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回帝都的旅途,竟然造成了爷孙二人间的诀别。

  “真是岂有此理!”眼见几名蓝衫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残杀百姓,淫辱妇女,季薇竹紧紧攥住双拳,俏脸上露出忿忿不平之色。

  “季姐姐,那位红衣服的姐姐好可怜啊。”珠玛小脸蛋上满是义愤填膺之色,拉着季薇竹的袖子道,“咱们帮帮她罢?”

  “珠玛妹妹,不是姐姐不想帮她。”季薇竹面露难色,“只是姐姐来自凌霄圣地,根据七大圣人制定的规则,圣地之人不得干涉世俗之事。”

  “那些人这样坏,都不能出手教训他们么?”珠玛不解道,“那圣地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季薇竹娇躯一颤,仿佛被她说中了痛楚,脸上的尴尬之色更浓:“你年纪还小,有些事情,现在还讲不明白。”

  “钟钟。”珠玛见季薇竹无法出手,便转身来到钟身边,软语央求道,“咱们帮帮那个红衣服的姐姐罢?”

  “傻丫头,你已经是小高手了,这种事情还需要问我么?”钟抬起头来,笑着摸了摸珠玛的小脑瓜,“想要帮她,直接出手不就行了?”

  自从转修了修罗阴煞功之后,小丫头的修为便如同坐了火箭一般,“噌噌噌”地直往上蹿,短短数日之间,居然达到天轮一层,让钟直呼“天煞体”变态,一旦选对功法,修为进境之快,几乎可以与黎冰的“通灵体”比肩。

  “可是我、我”珠玛秀气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犹豫。

  “昨天晚上你在神锻阁不是挺有气势的么?”钟伸出食指,轻轻弹了弹珠玛雪白的前额,笑着说道,“怎么现在遇见两个杂鱼,都畏首畏尾的?不要怕,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有我在呢!”

  “嗯,那我去了。”珠玛心头一定,再无迟疑,身形一闪,已经蹿至车厢外,身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体型堪比大象的巨型蛤蟆。

  “小师弟,珠玛妹妹是驯兽师?”望着太那硕大无朋的身躯,季薇竹惊得合不拢嘴,“她一个人没问题么?”

  “算是吧。”钟轻描淡写地答道,“虽然她还缺少些战斗经验,但应付这几个杂鱼,还是绰绰有余的。”

  就在季薇竹将信将疑之际,载着珠玛的太一个猛扑,重重落在几名蓝衫人之间,激得泥沙四溅,尘土飞扬。

  “什么人我去,好大的蛤蟆!”一名蓝衫人正要开口喝骂,转头看见比自己还要大上数圈的太,惊得一屁股跌坐在地,口中惊呼道。

  其余三名蓝衫人也注意到形貌恐怖,身上长满了彩色毒疙瘩的蛤蟆太,脸上无不露出惊恐之色,口中惊声尖叫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来者何人?”为首的蓝衫人毕竟经验丰富,很快镇定心神,看向太背上的珠玛,一脸严肃地问道,“何以要插手我五行门之事?”

  五行门?

  马车上的钟心中一动,想起了那位与太子狼狈为奸的五行门掌门钱万龙。

  根据从李忆如那里传来的消息,在太子和舒殊的阴谋失败之后,五行门已经被皇帝暗中派人屠灭,若是蓝衫人所言非虚,那么眼前这几人,很可能是五行门的漏网之鱼。

  “你们几个坏人谋财害命,还要欺负这位红衣姐姐。”小丫头气愤地说道,“就算是仁慈的达拉天神,也不会宽恕你们的罪行!”

  原来是个见义勇为的雏儿!

  “这位小妹妹请了,在下徐松,忝为五行门长老。”心知对方不是冲着己方四人而来,蓝衫人心头一松,眼珠滴溜溜地转着:“小妹妹你有所不知,这爷孙俩都不是什么好人,仗着家里有些臭钱,横行乡里,无恶不作,徐某正是受到附近村长的百姓所托,才出手对他们施以严惩,否则我五行门堂堂名门正派,又岂会对普通人随意出手?”

  达拉族人大多生性淳朴,珠玛从小在族中长大,哪里懂得这些阴谋诡计,被蓝衫人徐松随意胡扯几句,便没了主意,转头打算找红衣少女对峙,却发现少女早已被太恐怖的形象吓得昏厥在地,全无意识。

  心思稚嫩的珠玛顿时六神无主,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忍不住转头看向马车所在的方向,试图寻求钟的帮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