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 好好笑话他一番(1 / 2)

  “都是通教女无方,才让王爷受辱,令祖宗蒙羞。”上官通面露惭色,一口答应道,“若是这丫头还要一错再错,通也唯有以死谢罪了。”

  说罢,他缓缓抬起右手,按在自己的天灵盖之上,掌心之中,隐隐闪耀着银色光芒。

  “住手!”上官明月见老爹摆出一副要自决性命的架势,顿时花容失色,对着李荣怒目而视道,“你莫要太过分了!”

  “二皇兄,收手罢!”李忆如亦是苦口婆心地劝道,“今天的事情,父皇已经知晓了,又被这许多人看在眼中,纵然明月姐姐一时答应,又有什么意义?”

  “都是你们逼我的!”李荣眼中布满血丝,表情几近疯狂,“若非你们这些人多管闲事,本王又何至于此?”

  “早就知道你这小眼睛不堪,却不想竟至于此!”薛平西眼中满是不屑,大摇其头道,“实在难以想象,你和武亲王身上居然流着相同的血。”

  “少在本王跟前提他!”

  听他提起李青,李荣仿佛被触动了逆鳞一般,暴跳如雷,双目通红地看着上官明月道,“本王没耐心和你们墨迹,我只数三声,答应不答应,你看着办吧!”

  商行这一边,各方势力无不高呼无耻,破口大骂,恨不能一拥而上将这位恶劣至极的怡亲王直接乱刀砍死,唯有上官明月樱唇紧咬,眼眶湿润,心中乱糟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李荣这一手看似低劣,却无疑击中了她的软肋。

  对于母爱缺失的上官明月而言,上官通在处理商行业务的同时,还要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含辛茹苦将她拉扯大,从来不肯让宝贝女儿受半点委屈,其中的艰难辛苦,绝非普通人所能想象。

  在她心中,上官通不仅是父亲,更是英雄,也是这个世界上最最亲近的人,连姑姑上官君怡也远远无法媲美。

  即便知道此时屈服,绝非明智之举,她却忽然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法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死在跟前。

  哪怕付出的代价,是将父女二人耗尽毕生心血打造的“盛宇商行”拱手让人。

  哪怕上官通所谓的“活着”,只是一个受人操控,任人摆布的傀儡。

  “三!”李荣恶狠狠地数道。

  “我、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上官明月光洁的额头上冷汗直冒,口中兀自倔强着,声音落在旁人耳中,却可以明显感觉出一丝色厉内荏的味道。

  “二!”

  “若是你愿意交出解药,我可以将自己名下的商行产业赠送与你。”上官明月一双粉拳紧紧攥起,手背上隐隐浮现出青筋。

  “一!”李荣丝毫不为所动,脸上的表情愈加疯狂。

  “全部,商行的产业,全部归你!”上官明月娇躯乱颤,几乎站立不稳,内心的动摇已是展露无疑,“你快让爹爹住手!”

  “上官家主,看来在明月妹妹心中,你的性命并没有多少价值啊!”李荣似乎并不满足,冷笑着看向上官通道,“她居然宁愿看和你死,都不肯嫁给本王为妃,辛辛苦苦养大了这么个冷漠无情的女儿,连本王都忍不住要同情你了。”

  “通教女无方,让王爷见笑了。”上官通面带戚容,对着上官明月缓缓说道,“月儿,从今往后,爹爹不能陪在你身边了,你一个人要好好照顾自己,若是有什么困难,不妨去南疆找你姑姑,以飘花宫如今的实力和地位,解决不了的问题,想来已经不多了。”

  说话间,他的右掌又向上抬起数寸,显然已经开始蓄力。

  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他虽然对李荣言听计从,这最后的遗言之中,却并未奉劝上官明月嫁给二皇子,言辞之间,唯有满满的慈爱与不舍。

  “爹爹,不、不要!”耳边萦绕着父亲温柔的话语,上官明月心如刀绞,泪流满面。

  “再见了,月儿。”上官通眼中满是慈爱,右掌被银白色灵光所笼罩,对着自己的天灵盖缓缓落下。

  “住手!我、我答应了!”

  这一刻,上官明月的意志终于崩溃,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螓首无力地低垂着,声音无比颓丧,“我愿意嫁你为妃,商行的财产,也统统归你。”

  哪怕是个没有自我意志的活死人,我也要爹爹活着!

  此时此刻,她的脑中唯有这样一个念头,其他的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

  “明月姐姐,不可以!”李忆如焦声喝道。

  “小姐,万万不可!”曲掌柜也忍不住大声劝道,“纵然能保得家主性命,待他清醒过来,知晓了这一切,怕是会比死了还要痛苦!”

  “忆如,曲叔叔,莫要再劝了。”上官明月目光涣散,有气无力地说道,“我绝不能看着爹爹死去。”

  “明月妹妹果然是个孝顺女儿!”李荣见阳谋得逞,不觉大喜过望,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哈哈笑道“不过只是口头承诺,却也未必可靠,劳烦你将这瓶中药物服下,才好教本王安心!”

  “二皇兄,你……”眼见李荣露出这般丑恶姿态,饶是李忆如脾气温顺,却还是忍不住大为光火,脸上罕见地流露出愤怒之色。

  “这个混账!”薛平西性子耿直,早已是火冒三丈,猛地抽出长刀,便要冲向李荣,“老子砍了他!”

  “上官家主,哦不,岳父大人!”李荣当然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然触犯众怒,十分机警地又一次躲在了上官通背后,“这里有不少贼子想要对本王不利,劳烦您护持一二。”

  “王爷有命,安敢不从。”上官通微微一笑,浑身散发出强悍的天轮气息,将这位“未来女婿”牢牢护在身后,丝毫不给薛平西等人可趁之机。

  “砰!”

  沈大锤是跟随上官明月的车队来到帝都的,一路上颇受照料,“神锻阁”的生意能够火起来,更是离不开上官家的帮衬,因而对这位刀子嘴豆腐心的上官大小姐总是心存感激,如今见她遭人这般欺侮,心中的怒火无法抑制,激愤之下,手中大锤狠狠砸在地面之上,伴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声响,竟然将商行大堂撞出了一个深深的凹坑。

  “明月妹妹,还不快过来服药?”面对四周诸人的愤怒之情,李荣却视若无睹,只是得意洋洋地躲在上官通身后,脸上摆出一副“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的欠抽表情,“莫非你想要反悔么?”

  上官明月挣扎着站起身来,一步一晃地朝着上官通和李荣的方向走去,眼神木讷,动作迟滞,身上毫无生气,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明月姐姐!”李忆如大感焦急,待要冲上前去阻拦,却见远处忽然飞来一道灵光,对着她的胸口狠狠袭来,势头凶猛,锐不可当。

  居然是上官通施展灵力化形,隔空对她出手。

  “公主小心!”福伯离得较近,身形疾闪,瞬间挡在李忆如身前,大手一挥,轻而易举地化去了这道恐怖灵气。

  只是被这么一阻,上官明月已经来到李荣跟前,动作僵硬地伸手接过了药瓶。

  “很好!”李荣激动得连声音都开始颤抖,“明月妹妹,赶快将这瓶中药物服下,从此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谁若是敢阻拦你,小心上官家主的性命!”

  原本想要冲上前去的薛平西和沈大锤等人听了这一句,不禁身形一滞,面露迟疑之色,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登时陷入到十分尴尬的境地。

  上官明月伸出纤纤玉手,拔开瓶塞,将药粉缓缓倒在掌心之上。

  李荣努力将小眼睛瞪到最大,紧紧凝视着上官明月的每一个动作,过分激动之下,鼻孔中“呼哧呼哧”地直冒热气。

  我的下半辈子,就要任凭这个畜生摆布了么?

  罢了,或许服了这药,我便不会如现在这般痛苦了!

  也不知道那家伙如今怎么样了?有没有好好对待姑姑?是不是还在外头到处拈花惹草?

  他是姑姑的男人,我管那么多作甚?

  不过……忽然有些……羡慕姑姑呢!

  上官明月将药粉缓缓送到唇边,作势欲吞。

  赢了,终究还是我赢了!

  李荣的心脏从未如现在这般鼓动,几乎连呼吸都要停止,而潜藏在激动情绪之下的,却是无法言喻的狂喜。

  “好个孽畜,当真以为这大乾帝国之中,没有人能管得了你么?”

  一个低沉的嗓音忽然自众人头顶响起,语调平静,却蕴含无上威严,落在耳中,教人不自觉地肃然起敬。

  听见这个声音的瞬间,李荣神情剧变,面如土色,双腿无法抑制地哆嗦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