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施以精神打击(1 / 2)

  “钟,你想做什么?”

  感受到钟身上浩瀚如海的恐怖气势,李九夜忍不住面色一变,终于意识到,此刻的钟,早已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天才少年。

  站在眼前的,已经是一位修炼界巨擘,能够以一人之力颠覆整个大乾的牛叉存在。

  “陛下,今天我没有杀太子,算是给您一个面子,从今往后,若是大乾帝国之中,再有任何人胆敢伤害我的朋友。”钟身体缓缓漂浮至半空,手中现出一柄通体乌黑的古朴长剑,“我钟可不会顾忌什么律法,什么规矩,前面那座金銮殿,便是此人的下场!”

  说罢,他的身体猛地向上一蹿,破开层层屋顶,直接跃至半空之中,手中长剑遥指远方,口中轻喝一声:“星辰坠落!”

  霎时间,四周一片昏暗,如同黑夜降临,一颗巨大的陨石自高空斜斜坠落,遮天蔽日,石头表面黑烟滚滚,火光四射,对着金銮殿当头砸了下去。

  “轰!”

  伴随着一声震天巨响,宏伟壮丽的金銮殿的顶部被陨石撞得碎裂,凹陷,最终,伴随着一片“哗啦啦”之声,整座大殿竟然完全塌陷,陨石冲破大殿建筑仍不停歇,继续一往无前,竟然在大殿下方的地面上砸出一个数尺深的半圆凹坑。

  “你是在威胁朕?”李九夜看着七零八落散了一地的金銮殿,气得面色发青,浑身哆嗦。

  “不错,我就是在威胁陛下。”钟眼中精光大作,浑身散发出睥睨天下的惊人气势,“若是陛下不服,尽可以命人将我拿下。”

  “你”李九夜闻言气极,险些就要亲自出手。

  然而,一想到适才那惊天动地的陨石一击,他便如同一盆凉水当头泼下,瞬间熄了出手的念头。

  他知道,即便同为灵尊,钟那一剑的威势,却绝非他所能抵挡。

  “若是你那些朋友主动招惹别人,却又如何?”堂堂大乾皇帝,竟然忍气吞声,用一种讨价还价的口气问道。

  “还能如何,当然是算他们倒霉。”钟蛮横霸气地说道。

  “你还真是”李九夜一时语塞,竟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钟。

  原来看似至高无上的皇权,竟然如此脆弱!

  我这么多年的努力,究竟是为了什么?

  呆呆凝望着半空中那道如同战神般耀武扬威的身影,李九夜心头苦涩,眼神无光,忽然觉得十分无趣。

  “朕知道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李九夜才用略微有些沙哑的嗓音说道,“朕会约束帝都权贵,尽可能不去招惹你的那些朋友。”

  “多谢陛下。”钟微微欠身,彬彬有礼地说道。

  “钟。”眼见钟打算转身离去,李九夜忽然开口道。

  钟的身形闻声而止,回头静静地看着他。

  “在今天以前,朕可算是你的朋友?”李九夜问道。

  “我进宫来,是为了救你。”钟淡淡地答了一句,随即转身飘然而去。

  就在钟离开的当口,空中一道虚影闪过,现出酒尊者的身形。

  “陛下,您没事吧?”酒尊者看着远处坍塌了一地的金銮殿,心头一惊,焦声问道。

  “朕没事。”李九夜苦笑着摇了摇头,“酒老,朕是不是做错了?”

  “或许当初陛下的考虑并没有错。”酒尊者望着钟远离的方向,叹息一声道,“可谁又能料到他的成长速度这般惊人?短短数十日间,竟然就能以一人之力,压制整个大乾,只从结果上来看,陛下终究还是选错了。”

  “走罢。”李九夜沉默半晌,终于不再纠结,轻轻踏出一步,身形漂浮至半空,“去见一见朕的兵部尚书。”

  听说钟进入到皇帝寝室,舒云便知道,李九夜的苏醒,已然无可阻挡。

  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拿下李忆如,以三公主的金贵之躯作为人质,换取逃跑的筹码。

  然而,李忆如身边那只白头雕的恐怖战力,却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这头凶禽双翅展开足足可达十二尺,每挥动一下翅膀,便有数名士兵被吹上天空,摔得筋折骨裂,完全近不了身。

  正当他打算命人调来弓手,远处的惊人异象,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金銮殿上方,竟然出现一块遮天蔽日的恐怖陨石。

  随后,他眼睁睁地看着宏伟壮观的金銮大殿被巨石轻松压垮,彻底坍塌。

  过于惊悚的场景,令他瞠目结舌,一时间竟然丧失了思考能力。

  等到他回过神来,钟白色的身影,已然出现在眼前。

  “舒云老哥。”钟脸上依旧带着懒洋洋的笑容,“又见面了。”

  “钟、钟”舒云心中一黯,知道事不可为,叹息一声道,“刚才那股声势,是你弄出来的么?”

  “是啊,皇帝老儿惹得我不开心了。”钟一脸的云淡风轻,“我就拆了他的金銮殿。”

  看似很不靠谱的说辞,舒云却有种感觉,钟并没有夸大其词。

  “钟,你、你没有伤到父皇吧?”李忆如闻言大吃一惊,俏脸上不禁露出担忧之色。

  傻丫头,你怕是不知道,皇帝陛下连你这个女儿的性命都已经放弃了。

  “本来还打算把皇帝老儿暴揍一顿。”钟看着李忆如清丽柔嫩的脸颊,忍不住口花花道,“不过看在公主妹妹这么美丽温柔又可爱的份上,我最终还是决心放了他一马。”

  “谢谢。”李忆如脸颊微红,眼波流转,本就柔婉俏丽的容颜更显妩媚,直看得钟一愣一愣的,险些流出口水来。

  “嗯哼!”舒云很是无奈地发出声响,“钟老弟,为兄投降了,还请勿要再和公主亲亲我我,对为兄施以精神打击了。”

  此言一出,李忆如顿时粉面通红,螓首低垂,两只洁白如玉的小手在身前揉搓着,羞得再也不敢抬头看人。

  “舒云老兄倒也光棍,投降得这么干脆。”钟看向舒云的眼神颇为复杂。

  “你连金銮殿都能轰塌了。”舒云表情淡然,无喜无悲,“为兄身边并无灵尊大佬,拿什么和你斗?”

  “舒尚书为何要这般助纣为虐?”钟面色一正,认真问道,“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大臣在储君身上投资,不是再自然不过了么?”舒云微笑着道,“等到新君继位,自然可以飞黄腾达,水涨船高。”

  “呵呵。”钟皮笑肉不笑。

  “哎,这个理由果然骗不了人么?”舒云也忍不住笑出声来,“为兄也不瞒你,家父的目的,便是要彻底搞垮李氏皇朝。”

  “为什么?”一旁的李忆如不解道,“父皇待舒家不薄,赐予六部大员之位,舒大人还有什么不满?”

  “我不知道。”舒云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钟颇觉意外。

  “父亲想要做什么,我这个当儿子的便帮他,仅此而已。”舒云仿佛在说一件理所当然之事,“又何必要知道理由?”

  “你是一个好儿子。”钟点了点头,似乎有些理解舒云心中所想,随即又摇了摇头,“却不是一个好朋友。”

  “是我对不起你们。”舒云脸上的笑容终于散去,略微有些黯然地说道,“希望你能替我向长孙他们道声歉。”

  “我会的。”钟柔声应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对了,小林子还被关在皇城的一处密室之中。”舒云想了想又道,“劳烦你去解救一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