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说我能不能代表她的意思(1 / 2)

  “听闻将军因为萧家之事身陷囹圄。”只听南宫玉接着道,“不想却在咱们北疆地带逍遥快活。”

  “原来是南宫大少。”王萌苦笑着道,“如今王某不过是一介钦犯,可当不得‘将军’这个称呼。”

  “将军智勇双全,在下素来钦佩。”南宫玉柔声道,“在我看来,参与谋逆的乃是司马洸,将军不过是忠心事主,身不由己罢了。”

  “能得‘夺命书生’这一句评语,王某也算是此生无憾了。”王萌眸中闪过一丝感激之色,目光扫过南宫玉身后的军队,“镇北军此来,可是为了擒拿我等?”

  “镇北镇北,顾名思义,乃是为了镇守北疆边境。”南宫玉伸手一指背后形容狼藉的将士们,声音里带着一丝无奈,“平日里要是得了空闲,顺手抓两个朝廷钦犯倒也并无不可,只不过正如将军所见,咱们如今也是自身难保,只要你不主动出手,我等就算是从未相遇,如何?”

  “南宫大少可能代表鱼将军的意见?”王萌心头一松,眼神却还是忍不住瞟向马上的白衣女将。

  原来大名鼎鼎的鱼玄机,竟是一名绝色女子!

  第一次看见未戴头盔的鱼玄机,他忍不住暗自惊叹道。

  南宫玉翻身下马,上前两步,凑到王萌身前,“啪”地张开折扇,同时将两人面孔遮住。

  王萌见他突然凑近,不觉吃了一惊,正要后退,却见对方挤眉弄眼,低声细语道:“鱼将军的肚子里,还怀着在下的骨肉,你说我能不能代表她的意思?”

  王萌没料到对方堂堂英杰榜前三的人物,竟然也有这样放荡不羁和滑稽有趣的一面,心下好笑之余,也不禁对这位南宫大少生出了些许好感。

  “若如此,自然最好。”他一边回以微笑,一边悄悄在背后竖起一根手指,微微晃动着,示意鬼魈等人莫要出手,“不知诸位意欲何往?”

  “王兄不知,我也不知。”南宫玉不禁露出一丝苦笑,“如今蚩族大军进犯,边境已然沦陷,我等不过是丧家之犬,也奉劝诸位一句,千万莫要往北走。”

  “什么!”王萌大吃一惊道,“素闻镇北军骁勇善战,以一军之力镇守北疆,拒蛮族于边境之外,从未有失,怎么会败得如此突然?”

  即便处于大乾皇室的对立面,他却始终以大乾子民自居,一旦牵扯到民族纠纷,思维方式瞬间便切换到了大乾这一边,而将来自北面的蚩族视为双方共同的外敌。

  “一群蝼蚁,跑得倒挺快!”

  南宫玉尚未开口回答,却听众人头顶上方忽然传来一道尖锐的嗓音。

  镇北军诸人齐齐色变,纷纷抬头看向天空。

  只见一名肤色白皙,容貌俊秀的中年男子正悬空而立,眸中闪耀着难以抑制的凶戾之气,黑色长袍的胸口位置,绣着一个大大的红白两色太极阴阳图。

  “阁下是……?”鱼玄机手中长枪一紧,神情淡然地问道。

  “我叫玉衡,是阎王爷派来催命的使者。”黑衣人咧嘴一笑,露出一排雪白的门牙,眼中带着轻蔑与戏谑之色,“小妞,你就是这支军队的统帅么?”

  “不错,我就是鱼玄机。”鱼玄机毫不退缩地与他对视在了一起。

  “居然让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担任统帅,看来大乾帝国还真是人才凋零。”玉衡狞笑着道,“也好,我就喜看着像你这样漂亮的人儿被剧毒侵蚀,皮肤慢慢发黑,生疮,最终溃烂成泥的模样。”

  “阁下也来自‘七星阁’么?”南宫玉手中折扇“啪”地一合,面色不虞地问道,“‘闻道学宫’的众位夫子怎么样了?”

  “那些‘闻道学宫’的废物么?”玉衡嘴角微微勾起,露出邪魅的笑容,“你猜!”

  南宫玉瞥了一眼玉衡嘴角边若隐若现的血迹,心情在不知不觉间沉到了谷底。

  他能够看得出,玉衡在追至此地前,必定经过了一番战斗,甚至还受了点伤。

  能够打伤圣地灵尊的,也唯有同样来自圣地的高手,因而他可以判断出玉衡定然是为“闻道学宫”夫子所伤。

  正因如此,他的出现,恰恰意味着适才两大圣地的交锋中,“闻道学宫”多半已经败北。

  失去了圣地的支援,这支镇北军中的所有人都不过是砧板上的肉,只好任人宰割,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抱歉,王兄。“南宫玉心思机敏,瞬间想通了其中关键,略带歉意地转头看向王萌道,“这一次,怕是咱们镇北军拖累了你们啊!”

  映入视线的,是王萌目瞪口呆,震惊万分的表情。

  这位王将军的心理素质,未免也忒差了一点,“离魂枪”好大的名头,怕是有些言过其实了。

  南宫玉脑中不禁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目光扫过其余诸人,他却忽然发现,王萌所在的队伍中,几乎所有人都死死瞪视着上空的玉衡,脸上无不流露出惊讶与愤恨之意。

  “你这恶贼!”其中那个虎头虎脑的男孩眼中更是充斥着仇恨的光芒,扯着大嗓门怒吼一声道,“还我爹娘命来!”

  玉衡这才将注意力转到了王萌等人身上,盯着男孩仔仔细细端详了半天,他脑中忽然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是你!”

  他当然不会不记得作为捕猎对象之一,身负“炎阳体”的刘铁蛋。

  目光在铁蛋周身扫视了一圈,一个令他刻骨铭心,恨之入骨的身影瞬间映入眼帘。

  如同恶魔般凶狠的眼眸,以及那把令他尝尽了苦头的锋利巨刃。

  “是你!”

  他嘴里说出了同样的两个字,心情却是迥然不同。

  正是眼前这个男人,非但斩杀了搭档七杀,彻底破坏了捕捉“炎阳体”的任务,更是令自己险些命丧黄泉。

  “正要去找你咧。”鬼魈舔了舔嘴唇,眼中的红光更甚,声音里透着一丝兴奋,一丝暴虐,仿佛发现了猎物的猛兽一般,“想不到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好,很好。”

  玉衡只觉头皮发麻,心里一个“咯噔”,暗叫晦气。

  莫看他面对鱼玄机等人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碾压模样,实则在与刘老夫子的战斗中,已经被伤及內腑。

  之所以敢堂而皇之的追杀过来,正是因为在靠近之时,他已经用神识感知到整片山林之中,并没有入道灵尊级别的强者。

  他是一个癫狂之人,却并不愚蠢,当然深谙“柿子要挑软的捏”这样的至理。

  只是千算万算,他却还是忽略了鬼魈这个尚未入道,却已经能与自己平分秋色的怪胎。

  “嗖!”

  伴随着一道轻微的声响,鬼魈身形一闪,已然出现在玉衡面前,手中巨刃高高举起,重重落下,速度之快,几乎无法用肉眼捕捉。

  这小子,又变强了!

  玉衡面色剧变,忙不迭地侧身闪躲,同时双臂一挥,两团绿色烟雾自掌心喷涌而出,对着鬼魈狠狠打去。

  鬼魈冷笑一声,四周忽然冒出一层薄薄的黑色焰光,如同衣服一般,将身躯紧紧包裹住,竟然不闪不避,直接冲入毒烟之中,屠神巨刃横着斩出,直奔玉衡腰间而去。

  “混账!”

  眼见鬼魈居然无视毒气,追着自己砍杀而来,玉衡也被激起了傲气,勃然大怒道,“给我死!”

  他左手虚空一指,环绕在四周的绿色毒烟仿佛收到了感召一般,迅速翻滚变换,竟然化作一条拥有无数头颅的怪蛇。

  或许是这条绿色怪蛇的体积形象太过恐怖,甫一出现就引得下方诸人惊呼连连,慌乱不已,仿佛看见了什么毁灭世界的怪兽一般。

  绿蛇的众多头颅同时张开大嘴,露出尖锐毒牙,猩红的舌头一吞一吐,不管不顾地对着鬼魈咬将过去。

  与此同时,玉衡右手一抖,掌心现出一把莹光闪耀的匕首,毒气飞快地凝聚在匕首表面,竟然将之化作一柄绿色长剑。

  他脚下跨出一步,猛地挺剑直刺,剑刃以颇为刁钻的角度,直奔鬼魈心口而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