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受到上天的眷顾(1 / 2)

  “姑姑!”

  听得爆炸声,上官明月心里担忧,莲步一紧,飞快来到大院之中。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面色惨白、嘴角带着血丝的上官君怡。

  因为身体原因,上官君怡的肤色本就有点苍白,然而,此时她的脸色已经白到发灰,散乱的眼神,凌乱的秀发,嘴角上的点点血痕配上秀美的五官,状若幽魂,充满了鬼魅般的异样美。

  “姑姑,你怎么样?”上官明月大惊。

  “月儿,我、我的病”上官君怡刚开口,就咳出一丝鲜血。

  “发作了?”上官明月面色一变,连忙问道,“夫子配置的丹药还有么?”

  “有,在、在我怀里,你替我取一下。”上官君怡声音很微弱,双臂不停地颤抖着,竟是无法抬起。

  这时候,祁二和三个手下也出现在了院子里。

  院子里的惨状,远远超出了他的意料,地轮境界的死士全都不见了踪影,剩下的十多个人轮级别的手下,横七竖八躺了一地,或伤或残。

  他把目光投向了站在院子中央、姿态略显狼狈的上官君怡。

  灵雷居然都炸不死?

  祁二作为一个死士,本不该有太过激烈的情绪,心中却还是不由得涌起惊涛骇浪。

  他当然知道刚才的爆炸声是怎么回事。

  澹台大少为了以防万一,赐给祁大一枚灵雷作为底牌,这种武器极为珍贵霸道,一旦催发,绝非地轮修炼者所能抵挡。

  能硬抗灵雷一击而不死,上官君怡在祁二心中的危险性瞬间被提升到了顶级。

  绝对是个天轮高手。

  祁二有些绝望地想着。

  紧接着,他看见上官君怡娇躯一颤,喷出一口鲜血。

  上官明月面带忧色地将玉手伸进她的怀中,摸出一个小瓶子,自瓶中倒出一枚丹药,送到上官君怡的嘴边。

  她受伤很重!

  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

  不能让她恢复过来!

  这是他的第二个念头。

  这是唯一的机会!

  祁二瞬间做出了判断,果断出手。

  他的拳头裹挟着一股惊天动地的气势,在空中发出噼啪的爆裂声,狠狠砸向如扶风弱柳般娇立在院中、仿佛被风一吹就要倒下的上官君怡。

  “你敢!”上官明月怒喝一声,拍出一掌。

  拳掌相交,上官明月只觉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力自掌心传来,震得她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了一般,身体毫不受控地往后飞了出去,狠狠撞在身后的院墙之上,只觉心口一甜,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这才是祁二真正的实力,澹台谨手下仅次于祁大的猛将。

  祁二一击得手,不作丝毫停顿,第二拳接踵而至,直奔上官君怡心口。

  他知道,只要能够在上官君怡恢复之前将她杀死,现场就再也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他可以从容地说那句台词:

  不是我针对谁,我只想说,在座各位都是

  上官君怡体内灵力暴走乱蹿,丝毫不受控制,浑身上下都在经历着经脉撕裂般的痛楚,她勉强站住身形,不让自己倒下,只能眼睁睁看着侄女被祁二震伤,想要出手救援,却使不出一丝力气。

  到了上官君怡这个级别的修炼者,区区一枚灵雷并不能带来多少伤害,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这门残缺的霸道功法所造成的灵力反噬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灵雷爆炸的那一刻被诱发了。

  没想到我竟然会死在这里。

  看着祁二砂锅大的拳头越来越近,她苦笑一声,思绪万千。

  我这样一个怪物,死了也就死了,只是无论如何不能让月儿

  她试图引爆灵力和祁二同归于尽,然而体内的灵力却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只是到处乱窜,割裂着自己的身体,丝毫不受掌控。

  “上官姐姐,得罪了!”耳边忽然传来钟的声音。

  紧接着,她只觉身体一轻,整个娇躯竟被人横抱了起来。

  抬眼望去,她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了钟的怀里。

  看着钟清秀的脸庞和坚实的胸膛,上官君怡没来由的心头一颤。

  钟抱紧上官君怡,展开“云中仙步”,不管三七二十一,奔着大院门外的方向撒腿就跑。

  祁二哪里肯罢休,二话不说迈开大步紧紧追来。

  地轮六层高手的速度,远非人轮修炼者可比,祁二三两步追上了钟,伸手便抓,不料钟脚下一晃,不知怎地竟躲过了祁二成竹在胸的一爪。

  “咦?”祁二看出钟身法不凡,不由得认真了几分。

  很快,他又一次赶了上来。

  这一回,他不再留手,直接使出十成力气拍向钟的后心处。

  钟脚尖点地,身体犹如蝴蝶飞舞一般,轻飘飘地再一次躲过了祁二的攻击。

  怎么可能!

  祁二眼中凶光大盛,被一个小家伙接连戏耍,便是他这样莫得感情的死士,也不由得心头起火。

  “去死!”盛怒之下,他的拳头爆发出惊人的威势。

  却见钟居然转过身来,对着他微微一笑,脚下蜻蜓点水,整个身体向后飘去,轻松躲过祁二愤怒的铁拳,并借势抱着上官君怡退到了院门之外。

  “别、别出去。”上官君怡面色煞白,说话已经十分勉强,“外、外面树上还有一个。”

  “啥!”钟吃了一惊,待要再退回去,却见祁二已经从院里追了出来,不由得哭丧着脸道,“姐姐,你咋不早说!他躲在哪个方位?”

  “在咳、咳咳!”上官君怡待要再说话,只觉胸口气血翻涌,忍不住咳嗽起来。

  钟等不到答案,后边祁二又已杀到,只好不管三七二十一择路狂奔。

  飞快料理了那三个人轮修炼者,上官明月和柳柒柒也从院子里追了出来,只是和钟相距甚远,想要驰援也是鞭长莫及。

  钟踩着云中仙步,身姿飘飘若仙,虽然怀里抱着一个人,却也不显得吃力,只是一味躲闪,并非长久之计,他心中不免暗暗焦虑。

  却不知祁二心中也是惊愕不已,眼前这少年看气势明明只有人轮境界,身法却犹如羚羊挂角,毫无规律可循,当真是滑不留手,万一拖得久了,让他怀中那个天轮高手缓过来,自己绝无幸理,登时焦急万分。

  堪堪躲过祁二的锋锐一抓,钟正要向后挪移,却听得身后传来“呲”的一声轻响。

  不好!

  他意识到,自己终究还是跑错了方向,上官君怡口中的另一个敌人,应该就躲在身后的那棵树上。

  回过头去,一道剑光斜斜飞来,如惊芒掣电,长虹经天!

  这一剑,令天地失色,令神佛动容!

  凝视剑光,他仿佛从中读出了生机绝灭,万物轮回。

  剑光擦着他的肩膀飞过,丝丝寒意自空气之中散逸出来。

  认出了“夺命一剑”,钟顿时松了口气,知道这一剑的目标并不是自己。

  剑气携带着世所罕见的锋芒,直奔钟身后的祁二而去。

  剑客选择的出手时机堪称绝妙,正是祁二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又是暗中偷袭,祁二毫无防备,眼睁睁地看着剑光穿过自己胸膛。

  一股透彻心扉的寒意瞬间自胸口扩张到四肢百骸,接着向上蹿升,迅速侵入脑部神经,祁二张嘴欲言,口中却冒出一缕白色的寒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整个身躯犹如冰雕一般直立着,眼中的光芒渐渐暗淡,再不动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