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二十四章 生个七男八女不算多(1 / 2)

  过了大约两刻时间,大堂众人用饭已毕,纷纷来到院子里。

  躺在地上的十几名大汉又开始嬉笑怒骂,当着几个年轻姑娘的面污言秽语不断,惹得林芝韵等人心中愠怒,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再说一个字,我就割了你们的舌头。”似她这般心慈手软之人,也忍不住起了动刀子的心思。

  “来呀,美人儿,皱一皱眉头就算大爷输。”一个大汉硬气道。

  “林宫主,对待这般人渣何必手软,杀了便是。”上官明月在一旁看不过去,忍不住出言劝道。

  “小美人儿,有种便杀了大爷,否则哪天落在大爷手里,定要将你蹂躏百遍千遍,再挑断了手筋脚筋,卖到窑子里去接客。”大汉显然也没打算活命,肆无忌惮地放着狠话。

  见识了这些大汉的狠劲,乔二娘在一旁暗暗心惊,对于澹台家的厉害又有了新的认知,不由得担忧起飘花宫未来的处境。

  就在林芝韵心情犹疑之时,钟提着大汉重新出现在大院之中。

  “宫主姐姐,已经问清楚了。”他一把将大汉扔在地上,大汉的身体在撞到地面的那一刻,发出了“咔”的一声轻响,似乎摔断了两三根肋骨。

  然而这名大汉脸上的表情十分怪异,似乎有些半梦半醒,对于身体的痛楚竟似毫无所觉。

  “这些人都是澹台家的死士,澹台谨手底下明面上有七个地轮高手,皆以祁姓称呼,这次除了祁五还留在苍云城,其他六个,都已经死在了山上,对于澹台大少爷来说,算是伤筋动骨了。”钟居然真的从大汉口中套出了信息,“不过据此人所言,澹台家有一位一百八十岁的天轮老祖,算得上是家族的定海神针,就是因为他,澹台家才能稳居苍云城四大家族之首。”

  被捆在地上的十余名大汉面色大变,纷纷怒目看向被钟带走的那名大汉:“闫老六,你这个软骨头,居然敢背叛少爷!”

  柳柒柒好奇道:“钟,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居然能让这样的硬骨头开口说话。”

  钟一脸的大慈大悲:“我哪里能做什么,无非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以德服人吧。”

  柳柒柒:“...”

  以德服人个鬼,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骚?

  林芝韵看着钟,眼神变换,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上官明月在一旁插嘴道:“真的要放他们走么?斩草不除根,只怕日后会有麻烦。”

  钟笑道:“根据此人所言,澹台谨是个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的人,若是看见自己的得力手下死了个干净,而一群炮灰却活着回来了,你猜他会怎么想?”

  “我明白了。”上官明月恍然大悟,“他必定会迁怒于这些人。”

  “不错,所以他们回去以后,多半会生不如死。”钟点了点头,“即便不回澹台家,只怕也会被追杀到天涯海角,从此再无一刻安宁。”

  一众大汉闻言,纷纷色变,怒骂钟歹毒。

  “怎么,自己跟错了主子,却要怨我们么?”钟冷笑一声,“是直接毙命于此,还是回去搏那一线生机,你们自己心里没数么?”

  刚才还闹哄哄的大院,忽然安静了下来。

  钟的话狠狠扎进了大汉们内心深处。

  无论经受过何等残酷的训练,求生终归是人的本能。

  “宫主姐姐,是杀是放,还请做个决断罢。”钟不再理睬地上众人,把决定权交到了林芝韵手中。

  犹豫片刻,林芝韵叹了口气,说道:“放了吧。”

  这就是林宫主啊!

  乔二娘看着这位仙女容貌、菩萨心肠的飘花宫宫主,心中感慨万千。

  她总是觉得自己这位老板心肠太软,难以成事,却又忍不住被她的人格魅力所吸引,甘为驱策,情绪十分矛盾。

  “把他也带走。”钟看着被解开了捆绑的大汉们,指了指还处在“摄魂大法”效果之下的闫老六,“要杀要剐,下山之后你们再自行决定。”

  众人之中走出两位,不情不愿地架起那个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的大汉。

  看着一瘸一拐,互相搀扶着狼狈下山的一众大汉,钟又道:“宫主姐姐,只怕过不了多久,澹台谨就会收到夜袭失败的消息,这一次他损失惨重,定不会善罢甘休,还需早作准备。”

  乔二娘也在一旁道:“宫主,既然和澹台家撕破了脸皮,只怕清风阁是开不下去了,苍云城毕竟不是我们的主场,若是澹台家一心要找麻烦,飘花宫鞭长莫及啊。”

  “这位姐姐如何称呼?”钟这才注意到乔二娘等人。

  乔二娘年近三十,穿着一身褐色短袖上衣,下面着一条月白色中长裙,容貌颇美,不输王嫂,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少了一丝柔媚,却多了一份干练。

  “奴家乔二娘见过公子。”乔二娘落落大方地答道,在赶回清风山的路上,她已经听林芝韵提到过钟的事迹,“后面这几个丫头,都是在清风阁讨口饭吃的可怜人。”

  钟向她身后望去,看见四个容貌清秀的小丫头,年龄比小萝莉稍大,却少了许多生气,一个个缩在乔二娘身后,似乎有些怕生。

  “真是苦了你们了。”林芝韵叹了口气,“是我飘花宫对不住你们。”

  “宫主说哪里话,若非你好心收留,这几个丫头只怕早就饿死街头了。”乔二娘连忙道,“便是这辈子给您做牛做马,也是应该的,她们哪里能够埋怨宫主。”

  几个小丫头虽然胆怯,却也连连点头表示认同。

  林芝韵看着几个懂事的孩子,不由得鼻子发酸。

  “既然药铺在苍云城里经营不下去,何不开在扶风城?”钟突然问道。

  “扶风城地处偏远,客流又少,来的也都是些批发商人,本地客人往往一年都买不了几株灵药,如何能够经营得下去?”乔二娘也曾想过在扶风城开店,最终却是未能成功。

  “乔姐姐,你也说了,来扶风城的都是批发商人,清风阁何不以这些人为目标,做些灵药批发生意呢?”钟谈到商业,顿时来了兴致,“虽然利润薄一些,可胜在量大,正所谓薄利多销,一旦打开渠道,只怕收益还会更高一些。”

  上官明月在一旁听了,忍不住插嘴道:“钟,你这是要和我们盛宇商行抢饭碗么?”

  “盛宇商行经营种类繁多,不会在乎多我们一家小小药铺吧。”钟笑道,“而且就算都卖灵药,也未必不能合作,我有把握将药材的成本再降下来不少,到时候你们商行也算一个潜在客户”

  钟和上官明月都精通商道,乔二娘虽然格局小一些,却也是个精明能干的主,三人很快就凑到一处,聊得热火朝天。

  我这个老板当得,是不是有点不够格?

  林芝韵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颇为无奈地想道。

  “什么!”

  澹台谨手一抖,茶杯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张老三伏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其余大汉都选择逃离澹台家,各自谋生去了,他却还是忠心耿耿,回来如实禀报。

  “祁大他们都死了?”澹台谨再三确认。

  “是,除了小人侥幸,其他夜袭清风山的弟兄们无一幸免。”张老三为人还算义气,并没有捅出那十余个逃跑之人。

  “都死了,都死了!”澹台谨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喃喃自语,“完了,全完了。”

  不仅没能夺到清风山的土地,还搞得手底下精锐尽失,澹台谨只觉整个世界天旋地转,一时间有些惶惶不知所措。

  “大少爷还请保重身体。”

  “林芝韵不在山上,飘花宫哪里来的高手可以胜过祁大他们?”澹台谨百思不得其解。

  “昨晚上飘花宫中另有一位不知名的天轮高手,小人偷听她们说话,似乎是来自什么上官家。”张老三如实答道。

  “上官家!真是被摆了一道。”澹台谨眼中寒光大作:“好一个林芝韵,居然勾搭上了盛宇商行的人。”

  “大少爷,是否可以请萧公子出手”张老三献策道。

  “萧问剑是何许人物,我澹台谨于他来说,不过是一颗便于使唤的棋子罢了。”澹台谨黯然摇头,“没能夺取清风山,我就失去了利用价值,他是断然不会为我出手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