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这般频率,闻所未闻(1 / 2)

  天色有些阴沉,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湿气,雨水似乎随时会倾盆而下,令居住在帝都的人们心头蒙上一层阴郁的气息。

  距离萧府不远处的一座秘密宅院之中,时不时有人敲门而入。

  每一位造访之人,皆是乘坐封闭式马车而来,身上的服饰非灰即黑,一下车便行色匆匆地进入宅邸,颇有些神秘气氛。

  此时,又一辆马车停在了宅院前,一道人影缓缓跨出车厢来到门前,伸手抓住门环,轻轻敲击着门板,发出“笃笃”之声。

  这一次的访客与先前诸人却是大相径庭,白衣胜雪,身背长剑,在这阴沉沉的氛围之中,显得无比亮眼,惹人注目。

  院门被人向内拉开,露出一身灰衣的门子。

  “还请客人出示信物。”似乎为气候所感,门子的声音也显得格外压抑而低沉。

  白衣人伸出右手,戴在中指上的一枚碧绿色戒指表面透着温润莹光,望而可知绝非凡品。

  “贵客请进!”门子仔细审视之后,恭恭敬敬地将白衣人引入门内,院门再次紧紧闭起。

  被一名黄衫侍女引领着来到偏僻的书房之中,侍女伸出白嫩的小手,对着书架上某一本书的书脊轻轻一按,整个书架向两边缓缓移开,露出一条深不见底的下行阶梯。

  白衣人迈开脚步,轻车熟路地沿着阶梯向下走去,黄衫侍女却并未跟随,而是留在原地,待白衣人的身影消失在阶梯尽头,她轻轻按向书架另一侧的书脊,随着轻微的“隆隆”声响起,分在两侧的书架再次合拢,将密室入口完全遮蔽起来,丝毫不露痕迹。

  下到深处,密室内部的四壁插着寥寥数根灵晶灯,虽然并不明亮,却也不如想象中的那般昏暗,室内摆放着一排排木制靠椅,上面大都已经有人入座。

  “白尊者,你还是真我行我素,穿得这般耀眼。”说话的乃是来自华浙省东江派的灵尊大佬季荒城,“一点也没有密谋的感觉。”

  “白家家规,不允许穿其他颜色的衣服。”白尊者淡淡地说道,“就好像那两位圣地中人。”

  不远处,站着一高一矮两名白衣人,胸前衣衫上绣着类似于“”的黑色图案,四周呈熊熊火焰状,图案下方,用汉字绣着一个大大的“黯”字。

  这两名圣地中人眼神桀骜,态度高冷,完全不与周围之人交谈,显得鹤立鸡群,格格不入。

  “圣地之人,又岂会在意咱们世俗的规矩。”季荒城无奈地摇了摇头,“只怕在他们二位心中,即便你我这样的灵尊强者,也不过是稍微强壮一些的蝼蚁罢了。”

  白尊者冷冷地注视着前方,似乎并没有太多与季荒城闲聊的意愿。

  上方隐隐传来“隆隆”之声,显然又有一位客人被引入密室之中。

  “那不是当阳派的吕掌门么?”季荒城似乎没有意识到白尊者的疏离,依旧与他热情攀谈,“怎么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是家中死了老娘么?”

  “季尊者有所不知,当阳派的另一位灵尊木青风最近死于非命。”身旁忽然传来一个尖锐的嗓音,“吕掌门殚精竭虑,想要将当阳派发展成天下第一大派,如今少了木长老,他这雄心壮志,算是泡汤咯。”

  “原来是凉山的宋尊者。”也不知季荒城一个华浙省的灵尊,如何认得这许多人物,“当阳派竟然有两位灵尊么?季某却是不知。”

  凉山地界势力繁杂,这位名叫宋海的灵尊,正是其中最为壮大的一支匪帮首领,麾下高手众多,兵强马壮,当初大乾军队进山围剿,便曾在他手中吃过大亏。

  “反正木青风已经挂了,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宋海桀桀怪笑着,声音极其刺耳,“依我看,这位萧家主也太过谨慎,整个大乾帝国总共才有几位灵尊,如今大半都聚集在这密室之中,也不要搞什么温水煮青蛙了,咱们几个老家伙一齐杀入皇城中,割下李九夜的头颅,将萧擎推为皇帝,岂不是好?”

  “哪有这么容易。”对面传来南宫世家的灵尊大佬,南宫铁手苍老的嗓音,“李九夜本人也有灵尊修为,身边又有酒尊者和轩辕无敌这样的顶尖灵尊保护,若是打草惊蛇,让他有了警觉,提前跑路,以李氏皇族的名义,不难聚集起一支武装力量进行反扑,纵然能够战而胜之,也会对帝国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萧家主雄才大略,这绝非是他想要看到的局面。”

  “最烦南宫老儿你们这些叽叽歪歪的算计,娘们儿似的。”宋海冷笑一声,脸上露出不屑之色,“宋某人信奉谁的拳头大,谁就有理,这才是真爷们儿的处世之道。”

  “与你这等无知莽夫,当真是无话可说。”南宫铁手眼中露出鄙夷之色,摇头叹息着道。

  “你这老儿,莫非是想跟宋某人过过招么?”宋海化程度不高,大乾字有一半不识,平素最忌讳别人说他“无知”,眼中不觉透出一股戾色。

  “你若想找死,老夫自然可以成全你。”南宫铁手属于老牌灵尊,自认是和酒尊者同等级别的存在,哪里会将宋海这样的新晋灵尊放在眼里。

  两人之间的空气顿时凝结,颇有种一触即发的紧张感。

  正在此时,和众人进来的入口相反处忽然“隆隆”作响,开出另一扇密门,两道人影缓缓出现在密室之中。

  “萧家主。”不少人纷纷起身招呼道。

  萧擎穿着黑色长袍,身形挺拔,双目如电,只是静静站立着,便给人带来莫大的压迫感,在他身后,站着一位白发白须,满面红光的慈祥老人,正是出自萧家的灵尊大佬萧半山。

  “御虚宗的陈长老呢?”萧擎双目在房中扫过,眉头一皱,沉声问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