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六百零三章 姑姑还真是看走了眼(1 / 2)

  前一任大乾皇帝李九夜的寝宫,唤作“养心殿”,自从李忆如登基之后,便将之更名为“静心殿”,而钟文也是事后才知晓了这三个字的读法。

  按说皇帝被称作孤家寡人,除非宫廷宴请,否则绝不与人一同用膳,而是独自一人面对满满一大桌子菜,甚至都不需要自己动筷子,而是直接由宫廷女官将食物送到嘴边。

  这便是民间俗称的“吃独食”。

  然而此时静心殿的膳桌前,却是一派热闹欢愉的景象。

  除了女皇李忆如和随侍的两名俏丽女官,“盛宇商行”大小姐上官明月,“顺丰速递”大掌柜十三娘以及“神锻传人”沈小婉这三个妹子也是赫然在席,年龄性格各异的一众美女们聚在一起,莺环燕绕,群芳荟萃,端的是赏心悦目,无比养眼。

  而被“养”了眼的男子,却只有钟文一人。

  按说女皇款待女客,本不该有男人在场,然而在场诸女中,李忆如和上官明月曾分别被誉为帝都第一和第二吃货,沈小婉更是险些将沈大锤吃到破产的大胃王,如此一来,钟文作为“大厨”出现在这里,反倒成了顺理成章之事。

  “这是什么?”

  上官明月盯着眼前好大一个黑乎乎的泥团审视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莫不是要让咱们吃泥巴?”

  “瞧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钟文脸上带着鄙夷之色,故意刺激她道,“这可是人间美味,若不是为了忆如,我还不舍的拿出来呢。”

  “你……”上官明月气得胸口一起一伏,好容易才忍住没有拿筷子丢他,“你自己咬一口看看!”

  钟文嘿嘿一笑,伸手轻轻一拍,泥团表面登时碎裂开来,泥块四散脱落,露出了藏在其中的一整只土鸡来。

  一股浓郁的香气瞬间弥漫在大殿之中,其间隐隐夹杂着一丝薄荷气息,令本就撩人的鸡肉香味愈发清新。

  只是闻到这股香气,便令在座诸女口舌生津,垂涎欲滴,且不说眼睛放光的两大吃货,便是素来沉稳睿智的十三娘脸上,都不禁流露出向往之色。

  沈小婉嘴角挂着口水,心绪激荡之下一个不慎,没能控制住右手的力气,居然悄无声息地将桌角掰下一块来。

  她心头一惊,慌忙东张西望了一番,却见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土鸡之上,根本没有人发现自己破坏公物的举动,不禁吐了吐舌头,悄悄将这块桌角藏在了椅子底下,目光重新落在了土鸡身上。

  “这道菜名为‘叫花鸡’。”钟文一面将泥块连同鸡毛一齐剥落,一面耐心讲解道,“相传乃是由一名乞丐所创,须得以特殊泥土与荷叶包裹鸡肉,配以独门调料,再埋入地下,上生篝火,直至火熄方成,至于味道如何,各位一试便知。”

  当初他曾在“新华藏经阁”中抽取到《黄蓉的菜谱》,而这道叫花鸡,正是黄蓉用来讨好洪七公的名菜之一,如今却被他拿来款待李忆如等人。

  众女闻言,无不啧啧称奇,跃跃欲试,待到钟文处理好泥土,李忆如作为主人,竟是一马当先,直接夹起一块鸡肉送入口中,细细咀嚼了起来。

  “好吃!”这叫花鸡方一入口,她便觉鲜嫩爽滑,满口生香,忍不住大声赞道,那险些连舌头都要吞下肚去的嘴馋模样,哪有半分皇帝的威严。

  见她开动,上官明月等人终于不再矜持,也一个个急不可耐地将筷子伸了出去。

  如今在座诸女皆已修为大进,便是十三娘也在不久前,得钟文赠送了一颗“玄天珠”,成功迈入灵尊境界。

  然而四女为了一只土鸡你争我夺的模样,却教人无论如何都没办法与高高在上的灵尊大佬联系到一起。

  笑眯眯地欣赏了一会美女抢食的优美画面,钟文终于转身离去,过了片刻,又端着一个菜盘出现在餐桌前:“这一道菜,叫做‘八宝肥鸭’……”

  “呼!”

  李忆如斜靠在檀木椅上,媚眼如丝,气息微促,懒洋洋的神情,如同一只沐浴在阳光下的猫咪,“撑死我了,好久没有品尝过这样的美味了。”

  “忆如,如今你已是大乾皇帝。”上官明月轻抚着微微鼓起的小腹,笑着打趣道,“须得以‘朕’自称才是呢。”

  “上官小姐,如此说来,你岂不是也该改口称忆如为‘陛下’了?”坐在十三娘身旁的钟文忽然插嘴道。

  他嘴里说笑着,藏在桌子底下的右手却在不知不觉间滑到了十三娘丰腴的大腿之上。

  十三娘当真是哭笑不得,轻轻白了他一眼,又刻意将椅子往旁边挪了一寸,这才避开了咸猪手的骚扰。

  “那是对别人。”李忆如眨了眨眼睛,略显俏皮地说道,“在明月姐姐面前,我才不要那么严肃呢!”

  “那敢情好,在外人面前,你要自称‘朕’,我也称呼你为‘陛下’。”上官明月立马举双手赞成,“私底下,咱们还是按原先那般来罢……”

  沈小婉对于四周诸人的言谈举止毫不关心,依旧一门心思埋头干饭,其余诸人俱已酒足饭饱,钟文准备的一整桌子硬菜,倒有大半进了她的胃里。

  “你今天就要出发了么?”上官明月忽然转头看着钟文道。

  “是啊,吃了饭就走。”钟文点了点头,忽然坏笑着道,“怎么,舍不得么?”

  “少臭美了!”上官明月啐了一口,白皙柔嫩的脸颊上,却隐隐浮起一抹红晕,“早走早好,省得在这碍眼!”

  “才吃完我做的菜,便翻脸不认人了么?”钟文故作忧伤道,“真是个薄情的女人。”

  “你这厨艺,还真是当世无双。”李忆如在一旁笑道,“今日一别,以后也不知何时才能再品尝到此等佳肴呢。”

  “忆如要是哪天嘴馋了,尽管来清风山寻我便是。”钟文笑嘻嘻道,“怎么也不能让皇帝陛下挨饿不是?”

  “那就一言为定啦。”李忆如“噗嗤”一笑,随即又微微蹙眉道,“只是如今家国危难,刀兵四起,接下来诸事繁忙,也不知何时才能再得空闲呢。”

  “怎么,战况还是不利么?”听她聊起战乱,钟文面色一正,“听说‘闻道学宫’已经参战了,莫非连夫子们也未能扭转局势?”

  “西岐那边暂时还能稳住。”李忆如俏丽的脸蛋上带着一抹淡淡的愁云,“北疆那一头却是兵败如山倒,听说连学宫夫子都吃了大亏,也不知鱼将军和镇北军的将士们能不能平安脱险。”

  “这样么……”钟文微微一惊,忽然想起南宫灵的兄长似乎还在镇北军中,忍不住问道,“忆如可有增派援军?”

  “曾将军和薛老将军的部队都已开拔,分别赶往北疆和西岐进行增援。”上官明月插嘴道,“咱们三大商行也已经组成联盟,会尽可能为前线将士提供充足的物资保障。”

  “三大商行?”钟文闻言一愣,“除了晶东和你们盛宇,还有哪一家?”

  “你没听说么?如今天茂商会打通了与伏龙帝国之间的商路,强势崛起,规模已经直追咱们盛宇商行。”上官明月说着说着,忽然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听马会长说起,这还多亏了你的功劳?只知道照顾外人,怎么不见你对咱们上官家的生意这般上心?姑姑还真是看走了眼!”

  钟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