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 请容许我插个队(1 / 2)

  “一招!又是一招!”

  “仇不二竟然连一招都接不下!”

  “那可是仇不二啊!仇家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

  “这就是江将军的实力么?难怪可以将惊羽帝国打得落花流水!”

  “江将军万胜!”

  寂静过后,欢声雷动,山呼海啸。

  “听说仇不二乃是帝都年轻一辈数一数二的高手。”江天鹤转头看着江玉龙道,“怎么这般弱小,连语诗的一枪都接不住?”

  “这……我曾经和仇不二有过一次交手。”江玉龙原本阴郁的脸色已然松弛下来,换上了一副疑惑的表情,“他虽然打不过我,却也不至于到此地步,会不会是故意留手?”

  “哪有故意留手,险些把自己性命都留走的?”看着下方气急败坏的仇天爵,以及奄奄一息,任由旁人抬走抢救的仇不二,江天鹤摇了摇头,并不认同儿子的观点。

  “下一个!”江语诗甩了甩手中长枪,声音清脆,语气高冷。

  慕容秀看似平静地端坐城头,眼中却闪过一丝惊异的光芒。

  “父皇的计划,似乎执行得并不顺利。”身后传来了一道深沉的嗓音。

  “甫儿么?”慕容秀并不回头,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何出此言?”

  原来说话之人,乃是伏龙帝国二皇子,皇帝慕容秀最最疼爱的儿子慕容甫。

  “萧焱与仇不二都败得这般轻巧,根本没能消耗掉江语诗多少体力。”只听慕容甫答道,“而最为关键的是,姬烈神竟然回来了。”

  “寡人并不想针对语诗,只要她愿意从此离开军界,安心嫁人,帝国自然不会亏待了她。”慕容秀并未否认心中所想,“再说寡人本就想让姬烈神参加比武,他愿意回来,有什么不好?”

  “若是儿臣所料不差,恐怕父皇在召姬萧然进宫之时,便已经知道姬烈神去了混乱之地。”慕容甫不卑不亢地答道,“要求姬家出战,不过是走个形势罢了。”

  “哦?”慕容秀饶有兴致地问道,“为什么?”

  “只因江家、宫家和仇家由于种种原因,相互之间并不和睦。”慕容甫侃侃而谈,“唯有姬家一心从商,与人为善,和三大家族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一旦两家嫡系联姻,以江家的权势,配上姬家的财力,难保不是另一个隐患。”

  “是么?”慕容秀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色,“语诗却也未必会输在姬烈神手中。”

  “江语诗征战沙场多年,精通谋略,智计过人。”慕容甫眼神扫过下方已然纵身跃上擂台的宫青云,“若是自知久战必败,她一定会选择败在姬烈神手中。”

  “听你口气,似乎料定宫青云会败?”慕容秀微微动容。

  “仇不二是个武痴,喜欢四下挑战各大家族子弟。”慕容甫坦言道,“儿臣曾亲眼目睹他与宫青云之间的战斗,宫青云虽胜,却远没有江语诗这般轻松。”

  “这可如何是好?”慕容秀回头瞥了儿子一眼,似笑非笑地问道。

  “儿臣不才,愿为父皇分忧!”慕容甫忽然跪倒在地,恭声说道。

  “你天资虽佳,却也未必能够胜过宫青云。”慕容秀皱了皱眉头,“就不怕落得仇不二的下场么?”

  “江语诗是个聪明人。”慕容甫笑道,“只要江家没打算彻底与皇室撕破脸皮,她是万万不敢对儿臣下此狠手的。”

  “你是个好孩子。”慕容秀上前两步,轻轻拍了拍慕容甫的肩膀,柔声说道,“既然甫儿有此孝心,寡人便允你出战,只是切记要保护好自己!”

  “多谢父皇!”

  “请指教!”

  下方擂台之上,宫青云淡淡地说了一句,手中长剑斜指地面,脸上的表情冰冷,哪有半分求亲的模样,若是让不知情的人见了,怕要以为是来寻仇的。

  这位宫家二少生得玉树临风,身姿挺拔,气质高冷,长衫飘飘,妥妥的男神模样,就仿佛在脸上刻了“我很牛”三个字,可谓深谙装逼之道。

  “你确定要打么?”江语诗眼中带着戏谑,“若是宫家再损失一位嫡系,可教语诗于心何忍啊?”

  此言一出,台上的宫青云和观战席上的宫九霄等人齐齐色变。

  “这丫头,吃错药了么?”江天鹤以手抚额,头疼不已,“是打算和宫家彻底撕破脸皮了?”

  “她才没这么傻,这是做给陛下看的。”江玉龙反倒笑得颇为开心,“四大家族之间关系越差,对于陛下而言,才会更加安心。”

  “生了你们这一对儿女,当真让我这老头子折寿不少。”江天鹤不停地摇头叹息道。

  “贱人!”宫青云终于抛弃了男神人设,眼中透出暴戾之色,狞笑着说道,“待我先断你一手一脚,再将你娶进门,日日折磨,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小子,真是空有天赋,没有脑子!”宫九霄皱了皱眉头,对于儿子的言语颇为不满。

  江语诗毕竟是帝国功臣,若说先前的舆论还站在宫家这里,那么宫青云一通肆意宣泄,却已经把不少同情者推到了江家那一边。

  “这小子,好胆!”江玉龙眼神瞬间阴沉了下来,用冰冷的语气说道,“我会让他死得很惨。”

  妹控的称号,名不虚传。

  “恐怕轮不到你出手了。”江天鹤抚摸着胡须,神色阴晴不定。

  就在宫青云话音刚落之际,江语诗已经展开身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