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零六章 你可以试试(1 / 2)

  季薇竹虽然资质上佳,修为毕竟还停留在天轮境界。

  面对这记惊天动地的灵力锤,她只觉呼吸困难,心胆俱寒,一时竟生不起抵抗之意。

  “小竹!”

  钟无烟神色一紧,正要出手替她挡下这一击,却觉眼前白光一闪,身旁的钟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空中,右手食指轻轻一点,一道耀眼白光自指尖射出,准确击打在巨锤之上。

  看似无可匹敌的灵力大锤在这道指力之下,竟然如同纸糊一般,瞬间被击得粉碎,化作点点金光,很快就消失在天地之间。

  “小子,你是什么人!”

  邓长老这一击虽然未出全力,但见眼前少年破解得如此轻松,也不觉心头一凛,沉声问道,“敢来管老子的闲事?”

  “说话便说话,动手做什么?”钟双手负在背后,静静地悬立在空中,冷声说道。

  他感觉心情莫名糟糕,竟然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老夫乃是圣地长老,教训一下门人子弟,与你何干?”

  能够凌空飞行,乃是灵尊强者的标志,尽管钟的面容过分年轻,邓长老依旧满脸警惕,不敢存有轻视之心,“阁下到底是哪一个?咱们凌霄圣地,似乎并没有你这号人物。”

  “我是她的朋友。”

  面对十余名圣地长老,钟依旧一脸轻松,丝毫不露怯色,“有我在,谁也别想动她。”

  “小师弟”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在季薇竹心中激起阵阵涟漪,教她久久难以平静。

  “好大的口气。”邓长老冷笑一声道,“不过是个灵尊,莫非还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么?圣地岂是你撒野的地方?”

  “你可以试试。”

  钟傲立空中,淡淡地说了一句,白色长衫的衣角随风摆动。

  他只是静静站着,不抬手,不投足,却不知为何,于无形中给四周之人带来了莫大的压力。

  这少年人,不简单!

  所有圣地长老心中,都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

  “小家伙,钟无烟师徒违背了圣地的规矩,理应接受惩罚。”杨长老大声说道,“你年纪轻轻便修炼到灵尊境界,的确是天纵之才,但是想要护住她们,却是痴人说梦。”

  “是么?”钟只是淡淡一笑。

  “灵尊修为在世俗之中或许能称王称霸,可到了圣地,却也稀松平常。”另一位胡子拉碴的黑衣大汉跟着威吓道,“莫非你要以一人之力,对抗我们十多位灵尊么?”

  “那又如何?”钟耸了耸肩,满脸的不以为意。

  他这副无所谓的模样,令四周一众长老大为不爽,连原本并无恶感的黑衣男子等人,也不禁对他生出些许敌意。

  那位身穿白衣的闻长老与齐宣夫妇颇为交好,眼见一名少年为了保护钟无烟,竟敢挺身直面十余名圣地长老,心中颇为赞赏,碍于圣地规矩,却又不好出手相帮,不禁暗暗焦急。

  “好个狂徒,当真不知天高地厚!”邓长老见气氛倒向自己这一边,终于按捺不住,跃跃欲试,“就让老夫见识见识,你到底有何倚仗,敢在圣地放肆!”

  话音未落,他双臂猛地高举过头,灵力在空气中幻化出两个更为凝实,体积更大的巨锤,对着钟劈头盖脸砸将过去。

  面对灵尊级别的对手,他自然不再留力,这一出手便是雷霆之势,想要一举将对方拿下。

  瞅着两个灵力巨锤当头砸来,钟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身躯依旧挺立着,纹丝不动。

  在靠近钟约莫一丈距离之际,两个大锤忽然莫名转向,如同觉醒了灵智一般,一左一右,行踪飘忽,分别打向两旁的红发男子和黑衣大汉。

  “邓老儿,你做什么!”

  两名长老哪里料到邓长老的锤子会突然拐弯,一时间手忙脚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总算二人修为俱是不俗,又只是各自分担一锤,在纷纷祭出灵技绝学之后,才勉强化解了这一波突袭。

  即便躲过一劫,这两人却还是狼狈不堪,心悸不已。

  “不、不是我!”邓长老哪里见过这般诡异的情况,一时间目瞪口呆,本能地辩解道,“是锤子自己拐弯了”

  话一出口,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言语多么可笑,不禁老脸一红,连忙转头怒视钟道:“小子,竟敢搞鬼!”

  “你都下如此重手了,莫非还指望我乖乖站着让你揍么?”钟颇为无语,感觉这位邓长老脑子有些秀逗。

  “小子,你是铁了心要与凌霄圣地为敌么?”杨长老怒喝道。

  “我说过,没有人能动她们。”

  钟就这么挡在钟无烟师徒前方的高空之中,如同一面铜墙铁壁,将所有的敌意和威胁统统阻隔在外。

  在这一句话出口之际,他忽然感受到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共鸣。

  一丝丝的灵魂震荡,仿佛在传达着来自另一个“钟”的感激与认同。

  这一刻,他忽然感觉状态出奇的好,浑身上下充斥着无穷力量,仿佛可以一拳轰破苍天。

  望着空中这道伟岸的白色身影,钟无烟与季薇竹心中不自觉地生出一股安心感,就仿佛这个世间,没有任何人能够突破钟的守护,对自己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

  “有种!”红发男子眼中露出一丝赞许之色,似乎对钟的强硬态度颇为欣赏,“这才是真男人该有的样子,你小子,很不错!”

  “老郭!”杨长老眉头一皱,厉声谴责道,“搞清楚你的身份。”

  “吵死了。”这位姓郭的长老掏了掏耳朵,十分不耐地说道,“我又没说要放他走,这样的好汉子,夸他两句不行么?”

  “你的头发挺好看的。”钟对这位红发长老报以善意一笑。

  “诶?你也觉得我的头发好看么?果然有眼光。”这一句随意客套,似乎挠到了郭长老心中的痒处,直教他两眼冒光,激动不已,“他们都说这颜色太鲜艳,我偏不这么认为,凭什么男人就不能配这样亮丽的发色,你说是不是?”

  “人这一辈子,又不是活给别人看的。”钟随声附和道,“只要自己喜欢不就得了?”

  “此言大善!”郭长老更加兴奋,就如同遇到了人生知己一般,恨不得拉着钟把酒言欢,“既有眼光,又有担当,老郭我已经许久没有遇见你这般出色的年轻人了,等到此间事了,咱们好好联络联络!”

  “荣幸之至。”钟笑着对他抱了抱拳。

  原本剑拔弩张的氛围,被郭长老这么一通搅合,竟然缓和了不少,隐隐有些其乐融融的感觉。

  “够了,老郭,你闭嘴!”杨长老终于忍无可忍,厉声喝止了这出儿戏,纵身跃上高空,对着四周的一众长老说道,“还请诸位出手,将这这狂徒和钟无烟师徒一并拿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