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章 灵晶多得没处花(1 / 2)

  堪堪寅时,钟怀着愉悦的心情,踏着无比轻灵的步伐,在山林中飞快地前行。

  若是近看,可以发现他脚尖如蜻蜓点水,身体好似浮在半空,姿态优雅灵动,前行速度极快。

  云中仙步是一门非常高明的身法,却只被药王谷弟子用来在悬崖峭壁等地方采集灵药。

  在钟看来,这简直是暴殄天物。

  有了灵力,他现在施展这门身法,感受着晚风呼呼吹在脸上,眼看着两边的树木飞也似的退到身后,觉得自己真乃风一样的少年。

  我要是去送快递,其他快递小哥还有活路么?

  他觉得自己发掘出了云中仙步真正的潜力。

  在药王谷中打开戒指的那一刻,他被储物空间内的物品给震惊到了,药王谷谷主甚至都不屑往戒指里放灵晶。

  大约十个立方大小的空间里,除了谷主随身携带的炼丹炉、针灸用的金针之外,到处散落着各种奇珍异宝,稀有灵药和灵药种子,一堆灵晶核犹如乐色一般被弃置在角落里,和被钟塞进去的普通灵晶作伴。

  和种植在药王谷中的灵药不同,戒指里的灵药和种子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枯死,反而充满了勃勃生机。

  这也是储物戒指的特性之一,在戒指空间内,时间是停止流动的,东西放进去是什么样,出来就是什么样,不会有任何变化,当然也因为如此,并不能存放活物。

  除了变得富可敌国,钟还得到了一个意外之喜。

  在离开药王谷之前,口渴的钟打算去湖中取点水解渴,一口水刚咽下去,呛得他赶紧吐出来。

  好咸!

  咸到发苦!

  钟先是恼怒,转而惊喜。

  是盐水湖!

  这几天粗茶淡饭吃得苦不堪言的钟,二话不说从戒指里取出药王谷谷主的炼丹大炉,用湖水灌得满满的,随身装走。

  若是让药王谷谷主知道,自己花费重金请人打造的顶级炼丹炉被钟拿来装湖水,只怕那具骷髅要气的从床榻之上爬出来将他带走。

  回到飘花宫的时候已接近卯时,天色开始微微泛白。

  踩着云中仙步一路赶来,刚踏入人轮境界的钟毕竟灵力微薄,即便这门身法消耗并不大,却还是累得满头大汗。

  轻手轻脚推开门,他惊讶地发现,柳柒柒已经在院子里练剑。

  要不要这么勤奋!

  两人四目相对,空气中飘过一丝尴尬。

  “你昨晚出门了?”柳柒柒问道,语气里带着一丝警觉。

  “我半夜里醒来睡不着,起床出去跑了一圈,锻炼一下身体。”钟急中生智道。

  “你的身体确实太弱了。”柳柒柒见钟满头大汗地喘着气,倒也接受了他的说辞,“赶紧去后面冲一冲,你没修炼过灵力,出了汗不擦干容易着凉。”

  钟点了点头:“柳姑娘,你每天这么早就起来练剑了么?”

  “师父起的比我还早呢。”柳柒柒提到她师父,眼中闪过一丝崇拜,“不知道何时才能达到师父的境界。”

  “你这么努力,一定可以的。”钟笑着鼓励了一句,便跑回房间抓了洗漱盆,来到后院的井边打水。

  看着钟离开的背影,柳柒柒感觉他身上似乎有些变化,却又说不上来。

  疑惑地摇了摇头,她又重新投入到剑法训练之中。

  回到房间,钟脱了上衣,便拿布挤着盆中的井水擦拭身体。

  即便是夏天,山上也并不如何炎热,井水擦在身上有些凉,好在钟已经开始修炼“一气长生诀”,倒也可以忍受。

  擦完上身,刚褪下长裤,外面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

  “请进!”钟一边应着,一边赶紧提上裤子。

  推门进来的王嫂一眼看见钟着的上身,脸微微一红,却也并不回避,反倒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

  “王嫂,有什么事吗?”钟一边问着,一边拿起上衣要穿。

  “我正要去洗衣服,想问问钟先生有没有什么需要换洗的衣物,我可以顺带着一起洗了。”王嫂的口音软绵绵的,有一种温柔娴淑的感觉,“既然钟先生在擦洗身子,那换下来的衣物就交给我吧。”

  “这......我只有这么一身衣服。”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噗嗤!”王嫂愣了愣,随后忍不住笑出声来,“对、对不住,是我疏忽了,钟先生,我给你量一量身材,等会下山买菜的时候,替你捎几身合适的衣裳吧。”

  王寡妇本就生的俊俏,这一笑起来更是说不出的妩媚动人,看的钟心里一大跳。

  “王嫂,你要下山?我可以和你一起去么?”钟一夜之间心态有了很大的变化,不再畏首畏尾,对于山下的世界也多了一丝好奇。

  “清风山可有八百来米高呢,钟先生伤愈不久,现在下山会不会太过疲累了?”

  “不会,我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再静养反而不美,不如活动活动筋骨,有助康复。”钟摇头道,“还有,王嫂,也别钟先生钟先生的叫了,不嫌弃的话就叫我钟好了。”

  “那好吧,钟,等下你便一起下山,我带你到村里走走,顺便买几套成衣回来。”王嫂爽快地道。

  “那、那你稍等,我再擦下身体。”钟憋了半天没有说出“下体”两字。

  “我再去拾掇拾掇,咱们一刻之后院子里汇合。”王嫂毕竟是过来人,很快明白过来,笑着关上门离开了。

  见王嫂离去,松了口气的钟飞快擦洗完,原来身上那套衣服还未吹干,却也顾不得那么多,赶紧穿戴完毕,来到大院里。

  王嫂早已经等在院门口,换了一身浅黄色的布衣,腰间用玫瑰红的带子一束,衬托出婀娜的身段。

  “这是?”钟见王嫂左右两手各提着一个大布袋,好奇道。

  “这是乐色,要到山下去处理掉。”王嫂瘦瘦的身材,提着两个大袋,却也不显得吃力。

  “我来替你拿吧。”钟自告奋勇。

  “不用不用,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提乐色。”王嫂连连摇头。

  钟不由分说,从王嫂手中把布袋抢了过来:“有我堂堂一个大男人在,怎么可以让美女干体力活。”

  “钟你这说的什么话,有我这个老婆子在,怎好叫你们男人干这些脏活。”王嫂显然没理解钟的逻辑,毕竟这是一个极度男尊女卑的世界。

  “王嫂哪里老,要是不说,我见了你定以为是位二八年华的千金大小姐咧。”

  王嫂笑得前仰后合:“本以为你是老实人,不料也是个油嘴滑舌的。”

  这么调笑了一回,两人之间亲近了不少,有说有笑地向一同下山去了。

  钟提着两个大布袋,只觉体内的灵力源源不绝地流向四肢百骸,在山路上行走了好半天也没有一丝疲劳的感觉,不禁感叹一气长生诀果真有过人之处。

  而走在钟前头的王嫂,竟然也步履轻盈,精神抖擞。

  “王嫂,你也是修炼者么?”钟忍不住问道。

  “我一个农妇,哪有这个福分,只不过一直在飘花宫里帮工,宫主不忍见我辛苦,传授了一些练气的法门,每天坚持,身子骨倒也健壮了不少,在山里爬上爬下的,也不会疲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