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六百零一十一章 这么短的棍子(1 / 2)

  “这、这么快?”

  看着眼前一排排整整齐齐的黝黑色金属管子,曾锐将军颇为吃惊地问道,“齐师傅,你们这许多人,竟然在一天时间内,就掌握了一门灵纹武器的锻造方法?”

  倒不是他少见多怪,只因平日里这些军中工匠学习一项新技艺,往往至少也需要十天半个月的光景,然而钟跟随上官明月来到大营还不足一日,如今他的面前却已经堆满了上百根神火铳。

  根据齐师傅所言,这些新式武器全部是由工匠们亲手打造,而钟只是负责绘制其中的灵纹。

  也即是说,除去灵纹部分,这些匠人很可能在不到半天的时间里,便掌握了一种强力新型武器的打造方法,学习速度之快,不可谓不惊人。

  “还多亏了钟大师提供的图纸。”齐师傅满脸兴奋之色,“我老齐干这活也有几十年时间,却从未见过如此详尽易懂的图纸,只要掌握了这种绘图法,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什么器具能够难倒咱们了。”

  “钟,你又鼓捣出什么新玩意儿?”曾锐将军对钟的各种古怪早就不陌生,听了齐师傅言语并不如何惊讶,而是转头看向钟,好奇地问道。

  出现在眼前的怪异景象,即便已经看了大半天,还是让曾老将军颇有些不习惯。

  “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一种绘图方法罢了。”钟俯卧在一张木塌之上,懒洋洋地答道,“小月月,往下一点,再往下一点,对对,就是这里,用力,用力!”

  上官明月正站在一旁,一双雪白娇嫩的柔荑在他身上又揉又捏,忽点忽按,堂堂上官家大小姐,按摩手法居然耍得颇为娴熟。

  然而她脸上的表情,却绝对算不上愉快,以曾将军敏锐的洞察力,似乎隐隐能够感受到这位绝世美人身上,正在散发出阵阵凌冽杀意。

  居然能教上官小姐亲自给他按摩!

  这小子,果然不是普通人啊!

  “依靠一种绘图方法,就可以让理解速度这般突飞猛进?”曾锐将军心中暗叹,嘴上却一本正经地问道。

  “从前你们用的图纸只画正面,连侧面和底面都看不见。”钟耐心解释道,“器物真正的构造全靠口口相传,理解起来自然困难,我只不过是将细节统统画出来罢了,一旦明白了道理,便毫不稀奇。”

  既然答应了技术转让,钟便不再藏私,而是直接祭出了前世最为常见的“三视图”。

  “钟大师过谦了。”齐师傅一脸亢奋,声音无比恭敬,看向钟的眼神,就如同这个躺着接受按摩的惫懒货,乃是传说中的工匠之神,“您提出的绘图理念,乃是老齐我生平仅见的奇思妙想,一旦推广开来,绝对可以令大乾的制造力达到新的高度,说是盖世之功也不为过啊!”

  对于曾经的工科生来说,绘制一张三视图,当然算不得什么难事。

  若是放在二十一世纪的任何设计院所或生产车间来看,钟绘制的图纸都只能用“简陋”和“粗糙”来形容。

  然而,对于从来只看简笔图的大乾工匠而言,这样详尽的描绘,却绝对是令人惊艳的高新科技。

  神火铳的结构并不复杂,最为核心的部分,反倒是绘制在铳筒表面和内部的特殊灵纹。

  军中并没有多少灵纹师,钟不得不无偿客串了一回军用灵纹师,如此一来,工匠们所需要负责的部分便十分有限,兼之图纸上对于神火铳的结构绘制详细,在三个视图之外,还加上了剖面图作为辅助,这些人在兴奋与新奇的心情驱使下,居然真的在短短半日世间之内,打造出了上百支尚未铭刻灵纹的神火铳来。

  随后,钟将所有人都赶出帐外,一个人神秘兮兮地躲在里头不知鼓捣了些什么。

  小半个时辰后,当他再次走出营帐之时,这上百支神火铳居然全部完成了灵纹绘制,惊得一众工匠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当然不知道在钟身边,还有一个手速奇快的隐形工具人,只道是大师亲自动手,顿时对他顶礼膜拜,奉若神明。

  兼之曾锐军中有不少人曾经参与过当初的西岐边境大战,关于“钟神仙”的传说很快就扩散开来,居然隐隐有再度风靡的迹象。

  “过奖过奖,不值一提,不值一提。”钟假模假样地客气了两句,随即忽然转头对着上官明月抱怨道,“用点劲啊小月月,没吃饱饭么?”

  “闭嘴!”上官明月满头黑线,恶狠狠地呵斥道,“还有,不要叫我小月月!”

  “身为丫鬟,自然要时时接受老爷的评判。”钟坏笑着道,“你态度如此恶劣,哪有半点当丫鬟的样子?莫非是想要破坏约定么?”

  “端茶倒水,捶肩揉腿,我可一样没少干呢,哪里破坏过约定?”上官明月嘴角微微上扬,分明在笑,却不知为何给人一种阴森而诡异的而感觉,“再说了,谁规定丫鬟就必须对老爷客气了?”

  “真是笔亏本买卖。”钟心头一寒,十分不满地嘟囔了一句,随后将脑袋深深埋在双臂之间,如同沉睡了一般,再也不愿抬起头来。

  上官明月见他认怂,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却又很快恢复了气呼呼的表情,继续用力在他背上摁来摁去。

  这家伙,怎么这么硬?

  在这具经过地龙心血二次改造的身体上按摩了老半天,已经步入灵尊境界的上官明月居然手掌生疼,险些难以坚持,教她在不爽之余,也隐隐感到有些吃惊。

  “来了!”

  过得片刻,趴着装死的钟忽然抬头看向帐外,口中淡淡地说了一句。

  咚!咚!咚!

  约莫一刻之后,一阵阵如同鼓点般的巨响传入众人耳中,营帐之外登时响起了人来人往的嘈杂之声。

  “迎敌罢!”

  曾锐将站起身来,眼中射出锐利精光,脚下迈开大步,朝着营帐外头走去。

  “曾将军。”上官明月忽然停下了手上的按摩动作,“要不要试一试这件新式武器的威力?”

  “”曾锐犹豫了片刻,眼神逐渐坚定,“也好,那就试试罢!”

  作为蚩族苍狼部落首领的第三个儿子,阿拉雷始终坚信,男人一定要有肌肉,有力量!

  而他本人也正是因为体格壮硕,力大无穷,在部落里备受尊崇,赢得了族内外无数少女的芳心,更是被父亲视作下一任首领的候选人。

  因而对于头顶上那两个细胳膊细腿的“七星阁”长老,他是打心底里看不上的。

  “少族长,您才是草原上的第一勇士。”

  说话之人,乃是阿拉雷的亲信蒂奇,“那两个老家伙有什么资格对您指手画脚?”

  “小声点,莫要让他们听见了。”阿拉雷口不对心地答道,“圣地还是有些厉害角色的。”

  “咱们的语言,他们又听不懂。”蒂奇瞥了瞥上空的两名黑衣灵尊,不屑地说道,“少族长还是太谨慎了,要我说,您大可以直接杀入七星阁,砍下那个什么圣人的脑袋,看看草原上还有谁敢对咱们苍狼部落不敬?”

  他也是个人高马大,身形健硕的壮汉,在肌肉崇拜方面与阿拉雷不相上下,始终认为那些圣地强者不过是会飞的弱鸡,只要逮到机会,便能轻而易举地一巴掌拍死。

  “这些圣地中人虽然讨厌,却终究是咱们这一边的。”阿拉雷被他这么一捧,不禁心情舒畅,哈哈大笑道,“还是先解决了那些软弱的南人,再去砍了圣人也不迟。”

  “还是少族长的脑袋好使。”蒂奇谄媚道,“不像我,只知道战场厮杀,不懂得运筹帷幄。”

  “跟着我好好学,总有一天你也会变聪明的。”阿拉雷被这么吹捧一番,不禁得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待会开战的时候,记得让天上那两个老家伙冲在前头。”

  “为什么?”蒂奇挠了挠头,脸上露出迷茫之色。

  “南人虽然孱弱,武器却比咱们要好。”阿拉雷耐心讲解道,“苍狼部落纵然不缺勇士,却也不可折损太多力量,免得日后和其他部落争斗的时候吃亏。”

  “是!”蒂奇连连点头,满脸崇拜之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