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十八章 我可是妇科...医道圣手(1 / 2)

  “我们要考虑一下。”上官明月拉着上官君怡走出了房间。

  “钟,赛神仙的配方,完全可以卖的更好,你不用考虑清风阁的事情。”林芝韵一直旁听,知道钟为了飘花宫做出了不小的牺牲,“盛宇商行的人情,我会另外想法子还的。”

  “宫主姐姐,我做出些许让步,也不全是为了飘花宫,和上官家这样的顶级商行打好交情,总会有好处的。”钟笑道,“再说了,我要那么多灵晶有什么用?”

  不知不觉间,他在“宫主”的称呼后面加了个“姐姐”,试图潜移默化地消除林芝韵心中的辈分差。

  林芝韵知道他说的不尽不实,却也没法反驳,只好心中领情:“对了,你真的会看病?”

  “那是,我可是妇科医道圣手。”钟满脸自信。

  “你不是失忆了么?”林芝韵这个问题已经憋了好久。

  “宫主姐姐,我只是记不得自己的身世和大乾字。”钟早就想到应对之法,“从医学上来说,这个叫做选择性失忆,其他很多东西都还是记得的。”

  林芝韵不懂医术,听着挺像那么回事儿,便也不再深究:“钟,上官小姐的姑姑也是天轮境界的修炼者,实力很可能还在我之上,若是你没有十分把握,还是不要随便把麻烦揽在身上,免得将人得罪了。”

  “放心吧宫主姐姐!”钟浑不在意地说道,“这个世界上医术比我高明的,应该不多了。”

  看着钟膨胀的表情,想想他的年纪,林芝韵怎么都觉得有些不靠谱。

  与此同时。

  “姑姑,这位钟医师年纪轻轻,医术能高明到哪里去,你真的要接受他的治疗?”上官明月正在极力劝解,“大不了我答应用一万灵晶买下他的配方就是了,只要配方是真的,早晚可以赚回来。”

  “月儿,若是只看年纪,你能想到这位钟医师会有如此高明的厨艺么?”上官君怡柔声反问道。

  “...”上官明月一时语塞,但很快又反应过来,“姑姑你想啊,他这么年纪轻轻却厨艺惊人,可见一定花了大把功夫用在钻研厨道上,哪还有时间学习医术呢。”

  “你呀,从小就那么伶牙俐齿。”上官君怡摇头轻笑道,“姑姑知道你担心我,不过反正圣地的夫子们也治不好我,让他试试又何妨,我也不想一辈子做个怪物啊。”

  “什么怪物!姑姑是仙女!”上官明月不依道,“一辈子不嫁人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我以后也不嫁人,一直陪着你。”

  “那可不行,你爹爹知道了绝对会来找我拼命的。”上官君怡又道,“还是让那个小医师给我看看吧,便是治不好,想来也不会再差到哪里去。”

  “那就让他试试,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一定扒了他的皮。”

  “扒了他的皮,你可就再也尝不到那样的美味了哦。”上官君怡眼中带着戏谑。

  “姑姑!”

  再次回到房间,双方很快达成了交易。

  “钟医师,这是契约灵纹,还请滴血确认。”上官明月取出一张带有灵纹的契约纸,熟练地在上面书写了一些条款,随后轻轻咬破玉指,滴了一滴血液在纸上的灵纹位置。

  这是一种神奇的灵纹,一旦契约各方在灵纹上滴血,就算是达成约定,绝对无法伪造。

  钟看着这种药王谷书籍里未曾记载的灵纹,啧啧称奇,边滴血边问道:“上官姑娘,既然交易达成,可否用这些灵晶向贵商行采购一些灵药和灵药种子?此外还请想办法令人送一些海水来,这是制作赛神仙的主要材料,具体如何操作,我会向你当面演示。”

  “可以。”上官明月不假思索道,“我现在就传信,让人把你要买的东西跟海水一起送来。”

  说着,只见她又取出纸笔,记下了钟的采购需求之后,拇指和食指搭成一个圈,放在唇边轻轻一吹,发出一种类似于口哨的悦耳声音。

  很快,一只浑身灰色的小鸟不知从哪里飞来,站在了她的肩膀之上,小鸟的腿上绑着一个木制圆筒,蹦蹦跳跳的很是活泼。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飞鸽传书”?

  小鸟的模样与钟印象中的信鸽相去甚远,却也勾起了他对于前世古装电视剧里的一些回忆。

  “我这只顶级信使,可以日行六千里,小半个时辰就能把信送到苍云城,你要的东西三天之内应该就可以送来了。”上官明月看着钟道,“钟医师,我姑姑的身体,就交给你了。”

  怎么感觉这句话有点怪怪的

  钟心中遐想连篇,嘴上却道:“放心吧,保证还你一个健康的上官姐姐。”

  上官明月忽然想道:“钟医师,若说赛神仙需要海水才能生产,那你之前在山上又是怎么做出来的?”

  钟心头一跳,暗道这妹子太过聪明:“其实制作赛神仙需要的是带有咸味的水,山上有少量的咸水井,但是若想量产,还是以海水为佳。”

  上官明月点了点头,还要再问,却听钟道:“上官小姐,你刚才说送信到苍云城需要小半个时辰?”

  “不错。”

  “那信使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钟突然一指天空。

  众人抬头,看见一个小小的黑点正自空中以极快的速度向众人飞来。

  上官明月:“...”

  林芝韵忽然开口道:“这是我们飘花宫的信使。”

  果不其然,飞来的信使小鸟落在了林芝韵的肩膀上,只见她从小鸟腿上的木筒中取出一张纸条,摊开看了看,脸色一变。

  “我要去趟苍云城。”林芝韵面色凝重地道。

  上官明月马上反应过来:“林宫主,是不是清风阁出事了?”

  林芝韵点了点头道:“清风阁上下全都被抓去了城主府。”

  “什么罪名?”钟问道。

  “说是清风阁兜售的假药吃死了人。”林芝韵秀眉紧蹙道,“清风阁里出售的药材,全都产自清风山周围的药田,由我亲自经手,绝对不可能掺假。”

  “看来是澹台家出手了。”钟想了一想道,“宫主姐姐,你去了苍云城打算怎么做?”

  “自然是去找城主理论。”林芝韵不假思索道。

  “苍云城城主是个什么样的人?”钟的目光转向了上官明月。

  相比过分善良的林芝韵,他更愿意相信上官明月看人的眼光。

  “据我观察,苍云城主赵天豪表面上平易近人,内里却是个奸诈狡猾之辈。”上官明月想了想道,“他平日里不会主动得罪人,可一旦出手,就绝对不会给人留下翻身的机会,近年来澹台家族越来越强势,和城主府之间也只是表面和睦,这一次城主府抓捕清风阁的人,多半也是迫于澹台谨背后萧家的压力。”

  钟又问道:“上官姑娘,扣除我采购的灵药和种子,那一万灵晶还剩下多少?”

  上官明月心算片刻,答道:“大约还有两千灵晶。”

  “是否可以先预支给我?”

  上官明月似乎明白了钟的想法,爽快点头道:“可以。”

  说完,她取下戴在左手中指上的一枚翡翠戒指,递给钟:“凭着这枚戒指,可以在苍云城的“盛宇商行”分行预支五千以内的灵晶,不需要利息。”

  “感激不尽。”钟也不客气,接过戒指,直接塞在了林芝韵手中,“宫主姐姐,这次的事情并不简单,你到了苍云城不要省钱,直接砸灵晶把清风阁诸位从城主府接出来,然后赶紧带着他们回清风山来,千万不要在苍云城逗留。”

  “这、这太多了,我不能收。”林芝韵连连摇头。

  “救人要紧。”钟轻描淡写道,“何况刚才要不是宫主出手,我说不定就被上官姑娘的气势给压死了,救命之恩,岂是区区两千灵晶所能报答。”

  上官明月听得钟满嘴胡邹,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显得娇媚动人。

  “哎,就当再向你借一些吧,我也是债多不愁了。”林芝韵心中焦急,便也不再推辞,“只是城主会同意放人么?”

  “若是按上官姑娘所言,城主府和澹台家族之间面和心不和,应该不会为了清风阁里的人而拒绝两千灵晶,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城主这个位子,最是缺钱。”钟说道,“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澹台家族对城主府的委托,应该是把你骗到苍云城去,只要你亲自去要人,城主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何以见得?”林芝韵不解道。

  “只要你这唯一的天轮高手不在清风山,他们就可以对飘花宫动手了。”

  林芝韵面色一变:“那我随身携带地契?”

  “没有用的,小蝶她们还在山上,那几名地轮高手完全可以抓住你的弟子来以此要挟。”钟接着道,“现在清风山下一定有澹台家族的人在盯梢,你一离开,对方就会知道,若是发现你把所有弟子都带走,那么城主府就绝对不会放人。”

  林芝韵面露难色,她是一个天赋绝佳的修炼者,却并不擅长勾心斗角,从前这些事情总是交给大弟子来处理,如今大弟子未归,她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宫主,你莫非忘了我们的盟友了么?”钟微笑着看向上官明月。

  上官明月不禁又好气又好笑:“钟医师当我是免费票号么,什么好处都还没拿到,就又出钱又出人的。”

  “上官姐姐,既然你身体的异样是功法所致,那么一旦我将你治好,原来的功法定然不能再修炼了吧?”钟并不理会上官明月的质问,反倒又和上官君怡闲聊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