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 尽管让他来找我便是(1 / 2)

  此时的珊瑚心中五味杂陈,情绪无比复杂。

  她永远都无法忘记,柳柒柒离开之际,那冷漠而空虚的眼神。

  只是对视了一眼,她就已经满头大汗,浑身汗毛竖起。

  那一刻的柳柒柒不似一个人,反而更像一柄剑,一柄锋锐无匹,足以捅破苍穹的绝世神剑。

  会死!

  珊瑚的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

  因而,眼睁睁地看着柳柒柒飘然而去,她却生不起半点阻拦的念头,在内心深处,甚至还隐隐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我为什么没有留下柳师姐?

  难道她还真的会杀我么?

  面对南宫灵与冷无霜略带惊讶的眼神,珊瑚的内心忽然被懊恼填满,眼眶中泛起了丝丝水雾。

  南宫灵是何等伶俐之人,自然不会问出“你为何不阻拦她”这样的话来。

  “这个傻丫头。”

  回想起这些日子以来,性情日渐淡漠的柳柒柒,她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办?”冷无霜想了想道,“要不我去将她追回来?”

  “我去罢,她这是心病。”南宫灵摇了摇头,“除了师父,恐怕也只有我能劝得动她。”

  “可是你的伤……”冷无霜目光扫过她光洁小腿上的淤青,颇为担忧地说道。

  “服用了钟文的丹药,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南宫灵微微一笑,“况且我心中也有了一些猜测,找到柒柒,应该花不了多少时日。”

  “大、大师姐。”珊瑚擦了擦眼眶中的泪水,大声说道,“我和你同去!”

  南宫灵微微一愣,瞥见珊瑚脸上的坚毅之色,恍然大悟,并不加以劝阻,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说道:“你也是个傻丫头!”

  “灵姑娘,我这还有些跌打膏药,你赶紧在腿上敷一些罢。”

  “清风阁”早已被开阳砸得一团糟乱,乔二娘好容易才从横七竖八的柜子里翻出一个青灰色小罐,慌慌张张地递到南宫灵跟前。

  “多谢二娘。”南宫灵也不客气,顺手接过罐子,取了一些土黄色的膏药便朝着小腿抹去,口中吩咐道,“劳烦师叔回山知会师父一声,就说灵儿与珊瑚要外出几日,待寻到了柒柒,自会一同归来。”

  “大师姐!”珊瑚眨巴着大眼睛,惊喜地望着南宫灵。

  她深知自己的修为太弱,即便与南宫灵同行,也不过是个累赘,起不了多少作用,之所以要去寻找柳柒柒,大半是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

  却不料南宫灵竟然一口答应,丝毫没有嫌弃的意思。

  “好。”冷无霜对于南宫灵的能耐极为放心,爽快地颔首道,“你们自己小心些。”

  话音未落,她的娇躯便化作一道白光,瞬间消失在二女眼前。

  “事不宜迟,趁着柒柒还未走远,咱们赶紧出发。”南宫灵对着珊瑚回眸一笑,随即拉着她的臂膀,左足在地面上轻轻一点。

  二女的身形登时腾空而起,直奔西北方向而去渐行渐远,很快就消失在视野之外。

  ……

  还真是完全变了模样啊!

  眼前的仇府显得极为陌生,与仇天龙印象中的“家”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时隔二十年再次回到这里,他只觉心中百味杂陈,感慨万千。

  仇风、仇雷、仇云和仇雨这四大家将紧紧跟随在他身后,目光炯炯,身姿挺拔,显得威武不凡。

  被仇必学引入府中,仇天龙走了片刻,终于来到主院的祭祖堂前。

  映入眼帘的,是一名身穿宽大白袍的中年男子,白皙的脸蛋,长长的山羊胡须,以及那严重发福的身躯,令此人看上去略显滑稽。

  “洪尊者!”看见这名白袍男子,仇必学不觉吃了一惊,“您怎么会在这里?”

  “此次仇家遭遇大难,陛下深感担忧。”被称作“洪尊者”的发福男子缓缓说道,“特命老夫前来探望一番,看看贵府有没有定下新任家主的人选。”

  “陛下厚爱,我仇家真不知该如何感激才是!”仇必学眼中的感动,不似作伪,“好教洪尊者知晓,小老儿身边这位,正是咱们新选出来的家主仇天龙。”

  “仇天龙……”洪天官口中轻声重复着这三个字,只觉隐隐有些耳熟。

  “他是谁?”仇天龙扫视了洪尊者一眼,冷冷地问道。

  “天龙,这位洪天官大人乃是皇帝陛下麾下的护国灵尊之一。”仇必学介绍道,“洪大人乃是代表陛下前来,你身为家主,切不可失了礼数。”

  “仇长老,你们选出来的新家主,莫非就是那位曾经被赶出国境,落草为寇的仇天龙?”洪天官皱了皱眉头。

  “这……”仇必学面色一僵,支支吾吾道,“洪大人,天龙乃是前任家主仇天爵胞弟,修为精深,颇具人望,虽然先前有些误会,如今却已与家族尽释前嫌,正是接替家主之位的最佳人选。”

  “仇长老,仇家毕竟还挂着四大家族的名头。”洪天官连连摇头,“若是让人知晓仇家家主曾经当过马匪,你可曾考虑过,对于咱们伏龙帝国会造成何等恶劣的影响?”

  “这……”仇必学被洪天官怼得无言以对,脸上不禁流露出迟疑之色。

  “三族叔。”

  仇天龙依旧以“三族叔”相称,众人却无法从他的言语中听出丝毫对于“族叔”的敬重之意,“既然你们请我仇天龙回来当家主,那么接下来我会宣布一些重要的事情,这位洪大人并非仇家之人,麻烦将他请出去罢。”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没有料到他被赶出仇家二十年,好容易才重回家族,位子尚未坐稳,居然就敢挑衅皇帝陛下派来的使者。

  “区区一个自甘堕落之人,竟敢对护国灵尊不敬。”洪天官冷笑一声道,“仇长老,看来仇家是不打算在帝都混下去了,莫要忘了,若非陛下出面,你们早就被萧无恨灭门了。”

  “洪、洪大人,都是误会,天龙绝没有对您不敬的意思……”

  仇必学心中一惊,刚要出言缓和气氛,却听仇天龙语气强硬地打断道:“三族叔,你没听清家主的话么?那我就再说一遍,麻烦让这个胖子滚出去。”

  “胖子”二字一出,现场的空气登时凝结如冰,一股暴怒之气自洪天官身上疯涌而出,瞬间将仇家诸人笼罩在内。

  修为稍弱之人早已“扑通扑通”倒了一地,而仇必学等天轮长老在洪天官的威压之下,亦是面色惨然,摇摇欲坠。

  “你叫我什么?”洪天官的声音无比森冷,令人不寒而栗。

  “死胖子,识相的赶紧滚!”仇天龙咧嘴一笑,“否则我不介意把你扔出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