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零六章 带着这几个废物作甚(1 / 2)

  “末将来迟,还请小姐恕罪!”

  王萌手中长枪竖起,对着司马柔单膝跪地,满脸愧疚地说道。

  “王将军,快快请起!”司马柔连忙上前将他扶起,苦涩地说道,“如今我已不是什么总督小姐了,不过是个朝廷钦犯罢了。”

  “在末将心中,司马总督永远是我的主公。”王萌语气坚定地说道,“主公遭遇不幸,末将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殒命帝都,天幸如今寻到了主公后人,自当倾尽全力,护得小姐周全。”

  “王将军,听闻你在帝都大战中失手被擒,身陷大牢。”司马柔眼中闪过一丝感动,随即问道,“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小姐有所不知,帝都又经历了变故,似乎是太子和兵部尚书掀起了什么风浪。”王萌如实答道,“某一日大乱之时,不知道是谁趁机打开了天牢的锁,将咱们这些犯人统统放了出来。”

  “竟有此事?”司马柔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这两位兄弟,乃是来自乐山派的东大木东兄和汪嵩良汪兄。”王萌指着身后那两名造型夸张的青年剑客说道,“是末将在天牢之中交到的挚友,也都拥有天轮修为。”

  “多谢两位壮士仗义援手。”司马柔闻言,对着东汪二人微微屈膝,施了一礼。

  “司马小姐言重了!”

  东大木和汪嵩良连忙弯腰作揖,只觉眼前的司马小姐美丽温柔,高贵端庄,面对这样的大家闺秀,丝毫不敢失了礼数。

  “王将军,这位是鬼魈兄。”司马柔指着身旁一言不发的鬼魈介绍到,“是我的朋友。”

  她一时不知该如何界定自己和鬼魈之间的关系,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以“朋友”相称。

  “你救我一命,我帮你杀钟,仅此而已。”鬼魈冷冷地说道,“谈不上什么朋友。”

  司马柔脸色一僵,在王萌等人跟前被他落了面子,顿觉尴尬不已。

  “你们要去对付钟?”王萌闻言一惊,对着鬼魈上下打量了一番,连连摇头道,“此人实力深不可测,主公身负灵尊修为,都死在了他的手中,适才看阁下实力了得,但要说与钟为敌,恐怕还有些不不足。”

  “不试试怎么知道?”鬼魈不以为然道。

  “不行,你们这般前去挑衅钟,实在太过冒险。”王萌斩钉截铁地反对道,“阁下与王某无亲无故,想要做什么都是你的自由,但却绝不能让小姐跟着去冒险!”

  “笑话!这本就是她的委托。”鬼魈冷笑道,“与你何干?”

  “阁下行事莽撞,不懂得谋定而后动。”王萌见他执迷不悟,也不禁有了些火气,“这般横冲直撞,恐怕还没见着钟,就已经葬身于大乾官兵手中,我如何放心让小姐跟着你走?”

  “你想死么?”鬼魈阴恻恻地说道。

  “怕你不成?”王萌右手刷了一个枪花,银光闪闪的枪尖在太阳照耀下,散发出夺目寒光,直指鬼魈胸前。

  “很好,那我就成全你。”鬼魈左手中指与食指并作一处,在长刀表面轻轻一拂,刀身瞬间被黑色灵焰所覆盖,灼热的火焰将四周温度瞬间抬高了一大截。

  “鬼魈兄,王将军,还请住手。”司马柔连忙站在两人中间,焦声劝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要做意气之争?”

  “小姐,钟来自飘花宫,非但本身实力高强,背后还有数位灵尊大佬撑腰。”王萌一脸严肃地说道,“此时与他正面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绝非上策!”

  “王将军,我明白你的意思。”司马柔脸上露出凄婉之色,“只是如今我已一无所有,生死早就置之度外,但求能够报了杀父之仇,便是与钟同归于尽,我也无怨无悔。”

  “小姐,还请三思啊!”王萌急道,“主公在天有灵,也会希望你好好活下去,绝不愿看你这般自暴自弃!”

  “我意已决,将军不必再劝。”司马柔的眼神之中,带着坚毅与仇恨,“这次刺杀行动太过危险,我并不想牵连到诸位,将军且与两位壮士自行离开,就当未曾遇见过我便是。”

  王萌没料到司马柔的心意如此坚定,不禁愣在当场,半晌没有说话。

  “既然小姐已经下定决心。”良久,他才缓缓开口道,“那末将和你们同去。”

  “王将军,你”

  “钟并非单枪匹马,只依靠他一个莽夫,绝难成事。”王萌眼中灵光闪动,“须得细细谋划,务求一击必中,末将不才,在这方面却颇有些经验,再说多一个天轮,也能多一分胜算不是?”

  “王将军,你这又是何苦?”司马柔眼眶微微有些泛红,“爹爹在世的时候,你为他鞍前马后,可谓忠心耿耿,说起来还是我们司马家亏欠你更多一些。”

  “小姐,末将心意已决!”王萌朗声说道,“还请莫要再劝了。”

  “好罢。”司马柔伸出雪白的柔荑,轻轻擦拭眼角,柔声说道,“只是须得记住,一旦情况不对,能跑则跑,千万莫要为了我丢弃性命。”

  王萌微微一笑,并不作答,反而回头看向东大木和汪嵩良道:“两位兄弟,王某有要事在身,无法再陪你们浪迹江湖了,咱们后会有期!”

  “王兄说的什么话?”东大木与汪嵩良对视了一眼,忽然哈哈笑道,“你在天牢之中,对咱们师兄弟多有照顾,如今要挑战强敌,我二人岂能袖手旁观,自然要助你一臂之力。”

  “不错。”汪嵩良接口道,“再说乐山派早已被李氏剿灭,我等都成了无家可归之人,正该相互扶持,共度难关才是!”

  “好,好兄弟!”王萌眼中闪着激动的泪花,用力拍打着两人肩膀,“能得两位兄弟相助,此行又多了几分把握,你们的恩义,王某永生不忘!”

  “带着这几个废物作甚?”鬼魈皱了皱眉头,冷声说道,“只会碍手碍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