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十九章 代表月亮消灭你(1 / 2)

  “少爷,暗哨来报,林芝韵已经离开了清风山。”祁大低着头,恭恭敬敬地汇报道。

  “很好,事不宜迟,你们马上进攻清风山,拿下飘花宫,里面的人尽量活捉。”澹台谨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另外再派人去和赵天豪打个招呼,让他尽可能拖住林芝韵。”

  “是!”

  “还有,注意搜查飘花宫的功法秘籍,林芝韵年纪轻轻就突破到天轮境界,我怀疑她很可能有黄金品级的功法。”澹台谨补充道。

  “遵命。”祁大领命而去。

  澹台谨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嘬了一口,眯着眼,露出古怪的笑容。

  像祁大这些他最亲近的手下都知道,一旦澹台大少爷露出这种表情,就一定有人要倒霉了

  “钟!”

  前往扶风城的路上,钟看见迎面而来一位绿衫少女,容貌秀美,英姿飒爽。

  正是金刀门大小姐郑玥婷。

  “郑姑娘,你这是要往清风山去么?”钟明知故问道。

  “是啊,你怎么这个时间还下山,是要去扶风城?”郑玥婷本就是冲着钟的西游记去的。

  “我正要去和你通报一声,最近这几日千万别上山,可能会有危险。”

  “怎么,有人要对飘花宫不利?”郑玥婷天生是江湖儿女的性子,听见“危险”二字,非但不害怕,反倒有些跃跃欲试,“那我也来助你们一臂之力。”

  钟好说歹说,总算劝得郑玥婷打消了上山的念头,跟着他回了扶风城。

  在扶风城门口,两人遇见了几名极乐帮喽啰正在欺凌一个农家女,郑玥婷路见不平,上前一顿拳打脚踢,将那几名喽啰打的抱头鼠窜。

  “总有一天要灭了极乐帮这些畜生。”送走那名农家女,郑玥婷挥着粉拳狠狠道。

  “你们金刀门和极乐帮有过节?”

  “虽然表面上没什么仇恨,不过扶风城就这点大,我们两大势力又理念不合,暗地里少不得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摩擦不断。”

  “听说极乐帮两位帮主遇刺,一死一伤,若要消灭他们,现在岂不是绝佳的机会?”钟笑道。

  “极乐帮帮主段长虹伤得并不重,他毕竟是个地轮高手,虽然打不过我爹爹,却也不是那么好杀的。”郑玥婷摇了摇头,有些郁闷地说道,“一旦全面决战,万一没能杀死他,一个没有了帮派牵绊的地轮高手若是一门心思想要报复,很难应对。”

  “那如果段长虹死了呢?”

  “哪有这么容易,若真是这样,我们金刀门肯定第一时间就会出手,将极乐帮连根拔除。”

  那一天很快就会来了。

  钟在心中暗道。

  完成采购之后,钟在回山之前特地去了趟山洞,用醍醐灌顶把“夺命一剑”传授给冷无霜,又叮嘱她这两天务必隐藏好,莫要让人发现。

  “你会不会有危险?”听说有人要来攻打飘花宫,冷无霜担忧道。

  “不会,山上有一尊大神,保管让那些人有来无回。”钟潇洒地挥了挥手,扬长而去。

  “林宫主,你这就有些为难赵某了,我这个城主的职责就是为民请命,既然有百姓状告清风阁假药害人,虽然赵某也不信林宫主的手下会做出这等丧尽天良之举,但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我也不好随便放人啊。”苍云城城主赵天豪态度显得十分友善,“还请林宫主耐心等待几天,我一定让人秉公审理,绝不会冤枉任何一个无辜之人。”

  “赵城主,清风阁的灵药全部都是由清风山周围的药农悉心种植出来的,我以人格担保,绝对不会有兜售假药的情况发生。”林芝韵皱了皱眉,“只怕是有人想要制造事端,借此打压清风阁,还请城主明察。”

  “林宫主,凡事要讲究证据,那人确实是服用了清风阁的灵药之后才暴毙而亡,仅凭林宫主的一面之词就下定论,只怕不能服众啊。”赵天豪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赵城主,我愿意出一千灵晶把人保释出来。”看出赵天豪不会真的“秉公办理”,林芝韵便也不再浪费时间,直奔主题道,“仅仅只是保释,若日后查出来确实是清风阁的问题,我一定亲自把人送回城主府接受制裁,还请大人通融。”

  “这”赵天豪不禁犹豫了起来。

  一千灵晶可不是个小数目,即便对于城主府来说也是一笔巨款。

  见林芝韵果真取出一张灵晶票,赵天豪眼睛一亮,心中贪念顿生:“林宫主,今天已经不早了,要不就先在城主府休息一宿,保释的事情咱们明天再谈?”

  “多谢城主好意,芝韵想今日就把人带回去,还请成全。”林芝韵知道赵天豪在拖延时间,哪里肯答应。

  “林宫主,赵某乃是一城之主,不能因为一些小利而放弃原则啊。”赵天豪摆出一副正义凌然的表情,贪婪的眼神却出卖了他的心思。

  “大人,您看这样如何,我们飘花宫再另外出五百灵晶,安抚逝去百姓的家属。”林芝韵咬着嘴唇道,“总共一千五百两,这是我的底线,再多实在是拿不出来了。”

  钟虽然说让她不要吝惜花钱,可林芝韵还是想为钟节约一些灵晶,所谓“安慰家属”的五百灵晶,也不过是冠冕堂皇的漂亮话,她当然知道,这些灵晶最终还是会落到城主府的腰包里去。

  赵天豪还打算再拿捏一下,却见林芝韵作势欲走,连忙劝阻:“林宫主说的哪里话,你愿意自掏腰包安抚逝者家属,这等深明大义之举,赵某若是再拦着,岂非成了不明是非之人,这件事我应下了,人你就先带回去好生看管,随时等候传唤,你放心,灵晶票我一定会亲自送到逝者家属的手中。”

  “城主英明,芝韵佩服。”林芝韵施礼道,心中对于赵天豪万分鄙夷。

  灵晶票给出去没多久,乔二娘等人就被人恭恭敬敬地送了出来。

  “林宫主。”见到林芝韵,乔二娘松了口气,“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委屈你了,二娘。”林芝韵见乔二娘等人面容憔悴,知道在城主府中的处境必然十分艰难,不由心中忿忿,“我一定会为你们讨回公道的,现在先跟我回清风山去,即刻出发,独角马车我已经备好了。”

  “这么急?”乔二娘一愣道,“我还想去清风阁看看情况呢。”

  “先别管清风阁了。”林芝韵急忙道,“我们的敌人是澹台家族,现在他们的人应该已经往清风山去了,我要立刻往回赶,你们也不能留在苍云城,否则会有危险。”

  “竟然是澹台家族!”乔二娘大吃一惊,“好,我们现在就走。”

  “走吧。”林芝韵回头幽幽地看了一眼城主府,“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再回来的。”

  林芝韵等人离开不久,澹台谨手下的祁五便出现在了城主府中。

  “城主大人,林芝韵已经在赶来苍云城的路上,大少爷让小人带个话,还望城主尽可能拖延时间,无论如何要让她在苍云城里留到明天。”

  “这祁壮士来晚了一步,林芝韵刚刚已经带着清风阁的人离开了。”赵天豪故作惊讶,“这可如何是好啊?”

  “什么,不可能!”祁五大惊失色,“我们收到信使的时候她应该才下山没多久,怎么会来得这么快,而且这边的哨子也没有通报她入城来的信息啊。”

  “想来她进城的时候刻意隐藏了身份,好一个狡猾的飘花宫主!”赵天豪脸上作出愤然之色。

  “大人与我家少爷有过约定,怎可轻易将清风阁的人放走?”祁五声音不由得大了几分。

  “祁壮士,澹台大少只是让赵某抓人,再假装看管不慎,给她们机会放出信使,将林宫主诱来苍云城。”祁五只是澹台谨一个手下,赵天豪却还是十分客气,“适才林宫主已经来到城主府中,赵某幸不辱命,何曾违背约定啊?”

  “你”祁五不擅言辞,一时也不知如何反驳,“还请大人立即下令封闭城门,将林芝韵一行留在城内。”

  “这不瞒你说,林宫主出手阔绰,资助了城主府不少灵晶,换得清风阁众人的保释权,我这才刚拿了人家灵晶,一回头就把人关在城里,岂不是将她往死里得罪么?”赵天豪叹了口气道,“毕竟是一派掌门,又是位天轮高手,还望澹台大少能够体谅赵某的难处啊!”

  林芝韵的产业早已经被澹台家搞垮,连金员外那两百灵晶都是找人帮忙才还清,哪里来的钱资助城主府?

  还有什么一派掌门,不过是几个娘们的自娱自乐罢了。

  分明是你故意放人,想要恶心澹台少爷。

  祁五看着赵天豪脸上左右为难的表情,心头震怒,却也不好当场翻脸,抱了抱拳,便转身愤然离去。

  澹台谨的一个下人,也敢不把我这个城主放在眼里了啊!

  望着祁五大步离去的背影,赵天豪眯起了眼睛。

  飘花宫,说不定是个打击澹台家的助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